01

秋风清,秋月明。曾经的离散,没有挥手的告别,只是装载着各自的心事,踏上征途。如今的你我,已无法演绎不老的青春,却诠释了撕扯的流年。你我都曾盛装出席。在春初的岁月,有着一往无前的气魄,释放着各自的激情。可随着日子的流淌,早已在成长的道路消靡殆尽。

那年初夏,一个黄昏,我和丫鬟翠莲走过来。透过窗户看见墨迹未干的白壁题诗,不由停下脚步。

那造诣深厚、龙飞凤舞的书法深深吸引了我,见房中无人,便走进去观赏。诗云:


我浮黄河去京阙,挂席欲进波连山。

天长水阔厌远涉,访古始及平台间。

平台为客忧思多,对酒遂作梁园歌。

却忆蓬池阮公咏,因吟绿水扬洪波。

洪波浩荡迷旧国,路远西归安可得!

人生达命岂暇愁,且饮美酒登高楼。

平头奴子摇大扇,五月不热疑清秋。

玉盘杨梅为君设,吴盐如花皎白雪。

持盐把酒但饮之,莫学夷齐事高洁。

昔人豪贵信陵君,今人耕种信陵坟。

荒城虚照碧山月,古木尽入苍梧云。

梁王宫阙今安在?枚马先归不相待。

舞影歌声散渌池,空余汴水东流海。

沉吟此事泪满衣,黄金买醉未能归。

连呼五白行六博,分曹赌酒酣驰晖。

歌且谣,意方远,

东山高卧时起来,欲济苍生未应晚。


这首醉酒歌借咏梁园古迹,追怀商丘历史上的名人盛事,抒发诗人欲济苍生的豪情壮志。念了一遍,顿觉心旷神怡。再念竟感觉大气磅礴,气势恢宏,聚山川之奇秀,融天地之神韵,令人叹为观止。

这时,一个小沙弥进来见刚粉刷的白壁被涂得漆黑一团,很不耐烦,举起抹布就揩擦。

“休要动手!”我一声惊呼。

“你是何人,竟敢管本寺的事?”小沙弥扭过脸来叱问。

“瞎了你的眼!这是宗府上的千金。”翠莲道。

小沙弥一听软了下来。

“宗小姐,不知何处狂徒粉壁涂鸦,让你见笑了。”

“不客气,你告诉本寺上下所有人等,任何人不得碰墙上的题诗!”我吩咐道。

“这……”小沙弥面露难色。

“这面墙我买了,你们要妥善保护。”

“小姐休要取笑,你买这堵墙有何用,又搬不走?”

“谁和你开玩笑,你们要多少银两?”

“小姐随便赏点银两,我们就感激不尽了。”

“粉壁不值分文,题了这首诗就价值连城。我马上派人送来一千两银子。”

说罢,我和翠莲赶快离开。留下小沙弥,目瞪口呆了半天。

消息不胫而走,飞快地传遍了全城。

“宗小姐千金买壁,有钱人就是任性!”大街上人们纷纷议论。

他们哪知道,我哪是看中了那堵墙壁?我看中的是墙上题诗的人啊!

我乞巧节过后就28岁了,等了这么多年,千帆过尽,望眼欲穿,我心中的白马王子始终不见出现。虽然登门求婚的不少,但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这些王孙公子没一个能让我看上眼。

这个题诗人,我虽然不知道他的相貌,不知道他的出身,不知道他的年龄,但我想,能写出这么好诗好字的人一定不会差。成不成就看缘分了,但愿上天能可怜可怜我这么多年的苦等。

  02

“子美,你知道昨天咱们回来时路过那户人家,在平台上弹琴的那个女孩吗?”

李白问正在书架旁翻找书籍的杜甫。

杜甫放下书卷,开口笑道:

“李大哥,你不问我也不敢说。这个女孩小弟略知一二,她本是已故宰相宗楚客的孙女,知音律,善操琴,是梁园有名的才女。父母爱如掌上明珠,准许她自己择婿,多少权门显贵、英俊公子上门求亲,都被她婉言谢绝。商丘有句民谣:‘今人难娶宗氏女,除非神仙下凡来。’”

这时,门帘一掀走进一个人来,朗声说道:

“李兄号称天上谪仙人,原来良缘应在你的身上。宗小姐一曲凤求凰,又花费千金买下你题诗的那堵墙壁,难道李兄还要退隐山林吗?”

原来李白不久前丧妻,本无意再娶。那天听了宗小姐弹琴,今又听说宗小姐千金买壁,深深触动了他的心弦,他和宗小姐虽未谋面,但通过诗情琴韵交流心曲,已经互相引为知音。可又担心一有家室,就再也不能像过去那样无牵无挂地遨游四方了。他犹豫不决,恳切地说:

“请二位贤弟为我权衡权衡。”

杜甫说道:

“无情未必真豪杰。宗氏非寻常女子,李兄不必多虑。”

“那就烦请仲武老弟了。”李白向高适说道。

高适见李白颔首微笑,便兴冲冲地去宗府做媒了。

03

听说题诗人遣人上门提亲了,我既紧张又害怕。紧张的是姻缘这么快就来到;害怕的是会不会像前几次一样失望。

在此娴静的流光中,想来,都有着彼此的感悟。世人最为热衷的,莫过于情感。对我而言,寻常风月,等闲笑谈,称意即相宜。此番际遇,原有的基础无法续写,只待时光,看它如何挥就。

上门提亲的高适是我父亲的朋友,父亲还在犹豫。

我一听说是李白,不顾女孩家的羞涩,一掀布帘,冲高适说道:

“李白,我愿意嫁!”

04

回首往昔,甚感羞赧,视你太息般的目光而无赌。料来,当日风态,很是凄楚。此回故,心欲突,声声催忆初。五六载,颦笑疏。料应情尽,还道有情无?惟愿,肯把玉手,窥得鸳鸯字!在馥郁的季节,因花落,因寂寞,因你的回眸,而使我含泪唱出的,不过是一首无调的歌。

那天父亲的犹豫是有原因的,诗人的性情是复杂多变的,我当日确实是考虑简单了。

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婚后第五天,李白就离家出走了,去哪儿,不知道。同时消失的还有他那个如胶似漆的小老弟杜甫。杜甫整天在家里蹭吃蹭喝,还到处给李白指指点点,出歪点子。这会儿二人又不知到哪儿浪荡去了。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既然路开始已错,苦果只能自己来品尝。为什么当初自己爱的人,如痴如醉的那个人,结婚后竟感觉是那么的陌生。

盛夏来了,院子里的梅子已挂满枝头。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那些个如诗如梦的年华再也回不去了,只能够在雨打梨花闭院门的夜晚,独坐窗前灯下,翻卷着早已褪了色的诗章,沉浸在祈求与渴盼之中,幻想着那人早日归来。

2020年1月14日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