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木栅栏大约一米外,就是结着金黄穗子的野草,草籽已经成熟,有些落在地上,还有更多的被金翅雀的雀跃所惊喜。小鸟知道时序为它们准备了足够的食物,所以毫无心思去採食,反而以颤颤巍巍的样子骑在草穗上为乐 。只是我一旦靠近,它们就会一窝蜂地从一侧飞到另外一侧,于是,另外一侧的草穗不断上下起伏,新的叫声四散开来,一如山顶的阳光。山顶上野茴香已经过了花期,嫩黄色的籽被天空镀上了一层釉质,如果一个女孩子的手指甲涂抹成嫩黄色,那该是怎样的美啊……


(原创,毛歌微信号:maoge19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