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在天津后来去台湾,再去美国的朱津宁,有一本很有名的书叫做《THICK FACE,BLACK HEART》,很多年前翻译成中文《新厚黑学》,以区别于李宗吾的《厚黑学》,现在已经很少有人问津了!这本书在西方一直被列入经典,甚至有人说如果他在机场跑道上奔跑到飞机,手里除开《圣经》就是这本朱津宁的作品了。《新厚黑学》1992年初版,后来不断重版,按照今天的说法,是非常早的而且成系统的人生励志经典,最重要的是作者拥有东西方文化的背景,能够把东方古老文化的智慧融会贯通的运用起来,所以,读这本著作的时候,一个东方的读者尤其是中国读者会感受到亲切温暖,一个西方读者会臣服在中国古老的睿智之中。


既拒绝他人给自己人生设定的局限,也不接受自己给自己命运设定的限制,锁定目标,全力以赴,不在乎他人的意见,活出自己,忠诚于自己,做生命的勇士,以不可动摇的内在力量接受生活的一切挑战,以获得精神的平和,物质的充裕和智慧的圆满。这是全书的宗旨,也是“厚脸皮黑心肠”最好的解释。我这样说的意思是,如果你喜欢写作,你确信写作是自己最大的热情所在,你愿意通过写作来改写自己的命运,那么,你就得拥有朱津宁所说的思想。任何事情的出现都经过两次,第一次是在心里,第二次是真的表现出来,拿起笔来,完成一次写作同样是这样的一个过程。当我们把人生当做一部属于原创的故事的时候,这个原创者只能是我们自己,无人代笔。仅此而言,你和我都是真正意义的作家。


滴水穿石这个成语,朱津宁翻译为“Dripping water, in time, will cut a hole through the stone.”这句话里面,我喜欢 in time这个短语,很有一点湖南人的“耐得烦,霸得蛮”的精神,意思是总有一天会把石头滴出来一个窟窿,迟早会滴穿石头。这种关于时间的信念,实在是最令人感动的地方。我常常说尊重生命就是尊重时间,所以,一分钟不可以变成八十秒,一秒钟不可以变成一分钟,我们的生命从一开始就被逼着加快步伐,总是催促自己,催促孩子赶紧吃完饭,赶紧做完作业,赶紧睡觉,这种暴力谋害的倾向,使得我们这一生都不轻松,紧赶慢赶,也不知道在追赶什么。敬畏时间,让一分钟成为一分钟,让写作成为写作自己。也许我们至今都没有意识到个人努力和臣服的关系,臣服不是无所作为,更不是听命于某种安排,臣服是自我努力的韵律和方向,就写作来说,严格意义上的努力会去除虚伪和造作,会在私底下做更多的付出。我以为私底下每一分的努力都会表现出来,你读多少书,积累多少旅程,思考多少人生,跨越多少障碍都会在你的文字里表达出来,你做到这一点,就是臣服于写作的时间里。


比起任何轻易放弃来说,相信时间带来的好运,无异于我们相信自己的生命故事总有一种命运的奇妙色彩,Patience is the greatest virtue. Give life time。为自己的成长付出足够的时间,为自己的写作付出足够的时间,正如我们为爱付出一生的时间一样。


(原创,毛歌微信号:maoge19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