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的光阴,又自指尖流逝。

想轻轻对雪花低语呢喃:知道否?我的梦,曾是不经意落在你肩头的那朵小花。幽幽地盛开,淡淡地相遇,来不及对你回眸浅笑,就已随着春风,飘逝于天涯。



晨,寂静。心亦是真的冷清。冷清的好像没有白天的车马喧嚣,几乎忘记又走完了一年繁华,又经历了一岁凋零。

这光景,也许更适合读一阙小山词,别离之伤中生着淡淡的愁。多希望情意和美好都能够永恒,不只是悲欢离合来回更替。

山河,静默。我的心事,如此微不足道。



夜,在时钟的滴答声中沉睡。床头的小灯不曾关,任其亮着,也许灯亮着,驿动的心就不会阴暗孤独。

失眠,但心下亦觉安暖。浅酌一杯岁月的酒,任月光泅湿回忆的眸。我相信!这个世界始终究是美丽柔软的,只要你的眼神没有棱角。



活着,你要接受得虚伪和谎言,区别开珍惜和执念。对自己不失信,喝想喝的酒,说想说的话,见想见的人,想来想去,总有千万种欢喜。

你看这年复一年,春光不必趁早,冬霜不会迟到。相聚别离,都是刚刚好。



也想,被人牵着手,像黄花般绽放。

有温暖传递,有爱意围绕。人到中年,才慢慢领悟:有人可爱和被人所爱,都是同样的好。

时间的车轮真是匆匆,太匆匆。而每天的日子,也是崭新如画。

今日,距小年已逾三天。



把心事打成蝴蝶结,款款藏进记忆的妆盒。即便如此,有些人,有些事,依然长久难以释怀,如心头一鲠。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读来那么美,也如此殇!



心头的一坡杏花,已开至荼糜,于娇艳中透着病态的苍白。到底是雨水无情,还是春风太过博爱?

虽然隔着眼睛,但依旧相信任何缘起缘灭,都有自己的来路地址。此处我心,彼处君心,寸寸欢喜皆应如春。



张爱玲经典语录里有这么一句,“一个男人的一辈子都有这样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得了红玫瑰,久了,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而白的还是“窗前明月光”。得了白玫瑰,白的便成了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我知道,我不是红玫瑰,更非白玫瑰。我的灵魂,如此瘦骨俜伶,它格格不入地寄居在我肥硕的外壳里,决绝的与世俗红尘对峙着。



花间小坐夕阳迟, 香雪千枝与万枝。

自入春来无好句, 杖藜到此忽成诗。

……王鏊

冬日,宜洗净心思,滤其杂质,摒弃糟粕,独留清白,煮茶品茗临窗小坐,心底无尘亦无事可扰。

今日就写,"逆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



胸闷,气短,头昏昏沉沉,是病了的节奏吗?一直不喜欢药物,甚至对那种苦涩的味道无比的深恶痛绝,但好多时候,它却比人、比情,更来得妥帖实在些。

我的小屋,没有窗,不知道今夜是不是繁星若水呢?或者星子和月亮也病了吧。如我,无以言喻的哀默苍白着。



停电的日子果然漫长。思忖着好好歇它一下午,终究却不得不去忙自己该忙之事。

有些小累,并略感孤独。

也许会一如既往地失眠吧,只是谁堪做梦中拣我笑靥如花的路人?



"不必用力太多,生活一件事接着一件事,是不会有尽头的。不必爱得太满,有些爱,投入很多,也终不过是路人甲路过路人乙。这样劝,不是想劝下你的至真和至纯,从此走向世故和精明,我只是想表达,用力的人,要好好心疼自己。"看到马德的这段话时,我正在外面和友人聚餐。

很多人说我是个自控力很好的人。其实他们不知道,控制是一种自我坚持,但凡坚持,无不很苦,很疼。



总担心会失去,会渐行渐远。却忘了,人这一世本就是一场盛大的离开过程。出现是因,离散是果,你能不能接受这都是事实……

如果可以,想在最美的年华,遇到最好的自己。然后和自己的影子谈场恋爱,无关风花,无关雪月,只言地久,只说天长!



阴冷却暂无雪花飘落的日子,用大把的文字兼美图来休顿身心,能不能复原,时间说了算。

我只是想说,此刻,我已颓到无底深渊。如不曾深切地爱我,那么,此后请勿打扰。

安!某年某月的这一天。



“这里急需一些更庸常的,

为理想的圈笼得以亲手筑立,

歌声沉痛落地再轻浮地扬起,

而我能给的,恰好大都无意义。”

——陈鸿宇《浓烟下》

多好的一句:而我能给的,恰好大都无意义!


生命,是一座空城,装满了妖言惑众的感情,

爱的,不爱的,一直在告别中!

昨天,不曾去刻意留恋,让它连同过往忧伤随风逝去。未来,容我许个小小心愿好么?愿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永远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繁星微明的夜晚,把自己,缄默成一痕月色

遗落在你必经的路口。只为,你偶尔回头,可以蓦然看到我还在这里等待。

以你怀念的姿势,不远,也不近。



近来睡眠很差,神经总是崩的特别紧。对在乎的人或事,极度缺乏安全感。尽管明白很多时候,越是想要紧握的东西越是无法握住,但明白终究只是明白,并不能代表做到与释然。

光阴似水,再缠心的聚散,也不过一个转身吧。今日不忙,偷闲凑几句小字,手账样繁复琐碎,并无美感,只不过有心读完者与我又小过了一日。

疏远的人从未在乎,纠缠的人尚在忙碌。我心婉转,无谓解语者几人!



梦,尚在心头缱绻,一际星光却已跟天空悄然疏离。当最后一颗星星,也隐藏在了黎明的帷幕后,朝霞便漾着一脸含羞的笑,依偎在新的一天身侧。

听见没,那条鱼又在呓语:我不孤独,却何以倍觉寂寞……

俗世,依旧沉寂。

岁月,荏苒如歌。


本文图片源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