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平八稳的生活,时间长了,就连小孩也不喜欢的,日子总要有点事做,心里早就是草长莺飞,于是我整理行囊又出发了,目的地:乌兰布统。

奔波了一天,终于到了。乌兰布统位于内蒙古克什克腾旗最南端,曾经是康熙天子和叛军噶尔丹的战场,也曾被选为清朝皇家猎场,距北京有500多公里,海拔在1500米至2100米之间。乌兰布统的冬天就像一幅版画,皑皑的白雪与天穹相接,辽阔的草原、幽静的白桦林、沙地云杉全部被白雪覆盖了,一片洁白,踩在上面,有“吱呀、吱呀”的声音,能感受到雪层底下土地柔软的呼吸,那绵绵的白雪,粉装玉砌,宛如白色的童话仙境,有种冷静极致的唯美。


 

天地迢遥,着眼处,皆是白色的原野,乌兰布统的冬天啊,冷的干脆,冷的果断,冷的彻底,我们在雪地里冻得嘎嘣嘎嘣的,却是快乐着,风景是绝美的,但寒风也真的是钻肌入骨的,层层叠叠的松树,扬鞭而起的牧马人,奔驰的骏马驰骋在白雪皑皑的大草原,顺风而起的鬃毛和马尾,飞奔的马儿不时的溅起飞雪,还有周围此起彼伏的喧闹声,让这片冰冷寂静的草原热闹了起来。

 

冬夜里,我们一行围坐一桌,马奶酒、烤羊腿、山野菜、农家饭,一桌子好吃好喝,直吃的打饱嗝,食之所触,心神同醉,在寒冷的冬夜里,时光在这里拐了一个弯,停了下来,我的思绪也跟着停了下来,不再去想日子里那些愁人的事。窗外的天空,漫天的星星,拥着,挤着,闪着光亮,仿佛伸手就能够到,灵魂瞬时在这宁静的时光里禅意了。

 

行在寒风中,寒冷在外,温暖在心,生命的最好,是温暖的善待。人老了,心思也变得单纯了,花开花落,不为旁衬或妆点,花只是花,只在开落本身,静静的开,静静地落,从容而简单,在心底是写意的,做回自己就好了。

 

我在这个冬天里思慕盼怀,奈何雅态妍姿正欢洽,落花流水忽西东。人生真味,有浓,有淡,我在寒冷的冬月,期盼一场迟到的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