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自卫反击作战,从1979年2月17日凌晨打响,我国从广西到云南1300公里边防线上,出动30万大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不到半个月,一举攻克越南北部谅山、高平、老街等20多个重要城镇,再往南一马平川,直逼越南首都河内。

号称世界第三军事强国的越军,只有招架之功,已无还手之力。为了给河内守卫部队争取时间,越南当局不得不断臂割腕,残忍地下令308师、312师继续填进火海,同时给陷入重围的部队下了死命令,一线决战,一线取胜,不惜一切代价,哪怕在阵地上流尽最后一滴血。

事实上我军发动这场战争的目的除了教训一下越南小霸外,主要是摧毁越南的国力,而不是占领和经营。因此,开战几天后,参战部队便开始执行“不要俘虏,不给越南狗子留下一草一木”的半正式命令。不到半个月,越南北方几乎退回了蛮荒时代。

被俘的越军校官说到:“中国军队真狠,他们经常对一个攻不下的山头拿炮轰平,致使上面的越军全部牺牲。轻易不要和中国军人打仗,他们出牌很不讲理,淋漓尽致地体现了‘快、准、狠’的特点,尤其是在狠上,完全不属于当年的美军。越方曾一度提出停战谈判,以获得调整部队的时间,但中方拒绝了我们的要求,他们认为什么时候停战,完全由他们说了算。”

短短一个月时间,在达到预期目的后,我国宣布于3月5日全面停战,在交替掩护下,大部队于3月16日全部撤回国内。

越寇不汲取教训,趁我回撤之时,像疯狗一样,炮火大力反攻,乘机强占我方20多个据点,占领我军事要地,又在我云南边境一带修筑工事,武装挑衅,每年达1000次以上。

为了维护祖国的尊严,保卫祖国领土完整,1984年4月26日收复老山的战斗打响了。前线14军主攻团118团的将士们,在藤萝密布的丛林中连续两个晚上秘密开进、隐蔽接敌中,几千人的行动,不能发出一点光亮,不能有一点响动,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雨夜,有的战士摔下了深山涧也一声不吭,摸着爬起来又继续前进;有的被蚂蟥蚊虫叮咬,起了多少包、流了多少血,谁也不去理它;有的被敌人流炮炸成重伤,为了不发出声响,把手榴弹塞进嘴里,双手紧紧抓住泥土,直到牺牲一声不吭。

两天两夜过去了,到了4月28日,连一点消息也没有,前线指挥所着急地催问14军怎么回事,回答说和一线失去了联系。

老山战区山高林密,大部分地表被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覆盖,电台联络失灵;又因携带行装难以攀登,战士们干脆扔掉背包、干粮袋,拉着树藤一步步前行。

两天后的凌晨,有了一点消息,主攻团历经千难万险,在规定时间内到达了老山预定攻击出发阵地。5:56分我军以三波次猛烈的炮火覆盖了老山表面阵地,在一片火海中,大部敌人被消灭。

6:30分敌炮火反击,主攻团指战员们冒着敌人的炮火发起冲锋,一片片地雷被蹚平,一个个堑壕被攻克,一举占领了老山主峰,与残余的敌人展开了激烈交战。狡猾的敌人躲进了工事,看着地堡里冒出的火舌,战士们冒着枪林弹雨把爆破筒塞入敌工事内,被敌人扔了出来,战士们又立即塞了进去,用身体顶住爆破筒与敌人同归于尽。战士们子弹打光了和敌人展开了白刃格斗,越军共死伤3000多人,其中击毙1320人,俘敌12人;老山战斗打得异常惨烈,我军也付出了233人牺牲的沉重代价,有的战士牺牲后还紧紧抱着敌人。在119团、120团等后续部队增援下,战至中午时分,夺取了老山战场的最后胜利。

擎旗手何天华第一个冲上越军阵地,身负重伤,牺牲前仍用血肉之躯支撑红旗不倒并插上老山主峰,战地摄影师拍下了这一难忘的瞬间,成为历史永恒!

“4.28”,4月28日,是我军历史上值得纪念的一天。老山,越军苦心经营多年的老山阵地,被我军一举攻克,老山又回到了中国人民手中!为表彰老山战斗取得的伟大胜利,中央军委授于118团八连“老山英雄连”荣誉称号。

紧接着,4月30日,前线11军又收复了者阴山,击毙敌人550人,俘敌18人,打得敌人在近期内失去了反攻的能力。但是,我方仍有8个据点被越军占领,战斗仍在继续。

1984年收复老山、者阴山之后,先后有南京军区第1集团军、济南军区第67集团军、兰州军区第47集团军、北京军区第27集团军入滇参战,每个部队轮换作战一年时间。中央军委的作战方针是“长期作战,寸土不丢,以小换大,锻炼部队”。在接下来的几年中,中国军队收回了被越占领的每一寸土地,牢牢控制着战争的主动权。

1986年,前苏联培植的越南政府死党黎笋去世后,继任者长征想阻止黎笋给越南造成的创伤,但未能如愿,仅半年后被迫下台。随后上台的阮文灵虽然表面上让军队继续与中国交战,但国际局势早已大势所去,越来越不利于他们的主子前苏联。89年9月,侵柬越军全部撤出柬埔寨。


到了1990年,中越之战进入第11个年头,战士们日夜坚守在猫耳洞里,忍受着炎热、潮湿、蛟虫叮咬,喝不上水,有时三天吃不上一顿热饭,还经常受到敌人袭扰。但他们为了祖国而战,为了荣誉而战,为了胜利而战,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

中越战争最后一仗,充满传奇色彩,也是最奇葩的一仗,因越军守备团长喝醉了酒命令特工“模摸情况”而引发。

1990年2月13日凌晨,越军以一个排的兵力,对我老山前线阵地实施偷袭,黑暗中敌人向我阵地开了枪,驻守部队换防几个月来未曾开战,终于迎来了一次实战的好机会。

战士们听到枪声,迅速占领阵地进行还击,顿时老山前线枪声大作,老山主峰、松毛岭、八里河东山各个阵地射出道道火舌,像流星雨一样,非常震憾。

接着炮兵群一起开火,炮火覆盖了越军整个阵地,一道道火光划破了夜空。这时,越军炮火开始还击,霎时间老山前线硝烟弥漫……

当时我边防二团三连一位副班长在执勤中发现了敌情,而摸到阵地战壕前沿的越南特工也发现了他,并用微声冲锋枪朝他开了火,副班长腿部中弹,但他临危不惧,卧倒后忍着疼痛迅速还击,与战友们一道将来犯之敌全部消灭。从此,越军再也没有敢向我方发起挑畔。战后副班长荣立二等功。

这是中越战争的最后一仗,以我军的完胜而结束。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对面越军守备部队团长喝醉了酒,命令特工过来“摸摸情况”,既无准备,也无计划,酒壮狗熊胆,胆大敢包天,结果吃了败仗。越南当时已经国库空虚,打不起仗了,越方上级查明情况后勃然大怒,立即将此团长撤职。

至此,从1979年2月17日对越自卫反击战开始,至1990年2月13日最后一战为止,历时11年的中越战争硝烟散尽。


1990年9月,中越两国领导人实现了在成都历史性会晤。

1991年11月,中越发表联合公报,宣布中越实现关系正常化。

对越自卫反击作战,不仅摧毁了越南妄图称霸东南亚的野心,也拖垮了前苏联,一劳永逸地解除了威胁我国北部边境的心头大患。同时也打出了国威,打出了军威,打出了中国军人的士气,打出了四十年的和平环境,如果没有一代又一代军人的奉献和牺牲,就不会有今天的幸福与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