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早到黄昏,

积累步履的跚蹒,

记载稳定与节奏;

撬开岩石的梦魇,

头颅高举的英雄又是谁?

站在脚下的路段,

回顾往昔的路程,

感慨与感动缠绕着梦魇的翅膀;

展开飞翔到意识的云层,

庞大浑厚的花海融入那最高的苍穹。


星光灿烂到晨曦破晓,

是鸡叫的那一刻,

千苍白孔翩翩起舞的又是谁?

火光燃起湖面升起一缕青烟;

硝烟弥漫中紧缩梦魇的是谁的手脚。

历程宽广到狭隘,

风雪交加到阳光明媚,

站在书香苑失落气魄的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