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中最深刻的书,莫过于我年轻时读过的,岑凯伦先生的《查弥儿与我》一书。

岑凯伦先生,写作高手啊!

通篇采用第一人称!把人的内心世界展露无遗,惟妙惟肖,动人心魄。我以为是一部难得的经典之作。

  唉!可惜啊!我这部宝贵的、描写爱情故事的经典之作,被我硬生生的送给我曾经的情人了,再也没有要得回来。后来,我曾经的情人跟别的男人结婚了,我便更无法给她要了,也买不到了,成了我的一件憾事。

印象最深刻的,对我触动最大的莫过于查弥儿卖布,伊小卜画广告一节。

我是流着眼泪,难过个很长一段时间的。

我本身就是一个痴情人,看了她(他)们的故事,怎么能不被深深的触动呢?!
后来,我的嗓子哽咽了,读不下去了,只好掩卷痛哭啊!哭了很久啊!哭的很伤心啊!哭得好难受啊!就跟自己亲身经历过一样啊!就跟书中人物一样一样的心情了啊!
  隔了好长一段时间,我才敢继续翻开,可没看上几句,我又哭了。

甚至,比刚才哭的还痛啊!!

又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我的心才慢慢的平复下来,慢慢的能够读下去了。不过,我的嗓子依然好难受啊!

我只好又停下来啦!
只好再次的调息,再次的调息,直到嗓子好些了为止。
身临其境亲历其受,难以自拔呀!
  谁让我也是一个痴心人呢?


苍天不解情何物?
总有无悔痴心人!

张玉良
2020年元月12日
只字未改,既作既发

  

(他是怎么说的,我不管,玉良说头名不坐,三名后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