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雪娥是西门庆第四房小妾。她是原配陈氏的陪嫁丫头,因为生的有几分姿色,西门庆在娶了孟三儿之后就纳了她,又因为孙雪娥烧得一手好饭莱,做了四妾后便由她领着媳妇们主官西门府的后厨。

西门庆死后,孙雪娥与仆人来旺私奔,并偷走大量银器和财物,被官府捕捉后大娘吴月娘嫌丟人现眼,既没领人也没领物,孙雪娥被官卖到守备府为奴。

尊为守备夫人庞春梅折磨雪娥,后陈经济以春梅表弟出现,庞春梅怕孙雪娥说出前情,让薛嫂领雪娥卖到妓院,薛嫂不忍心,卖给了王姓客商为妻,而这客商其实本为人贩子,专为妓院盗卖女人,孙雪娥受尽摧残后又推进春宫花院的门,幸而遇张胜包养,张胜杀人被扙死,孙雪娥怕牵连命案,一双脚带悬梁自尽,结束34岁的花季性命。


孙雪娥短暂的一生,悲惨曲折,令人扼腕叹息。

她生的五短身材,通体白净。在西门庆的所有女人中,只有李瓶儿可与之相比。瓶儿房中的奶妈如意儿,曾当西门庆面评价几房妻妾“倒显她雪姑娘生的清秀,又白净,五短身儿”。看来孙雪娥不光是白,而且秀气。

她做为一个陪嫁故娘,而是在陈氏死了之后,能够上位到第四房小妾,孙雪娥的人材模样应勿置疑。但做为小妾,孙雪娥没有能够抓住这翻身的机会,仍然是摆脱不了奴才的命运,与西门庆只有名份而无实情。西门庆一年都难得进她房间一次,仅有的一次还是酒后误撞,孙雪娥殷勤招待,西门庆呼呼大睡,“一宿无话”。

从这一点上来说,我们也不应过分遣责雪娥与来旺的隐情,西门庆过了新鲜期就打入冷宫,纯粹是把雪娥做为一个“做饭的"看待,是个不要工钱的"使唤丫头"。

孙雪娥被窝里抓不住西门庆的心,饭桌上也抓不住西门庆的胃。西门府三天一请,五天一宴,平日里前院后屋、上上下下的吃吃喝喝,都全靠雪娥打理,辛苦劳累不言,反而因为吃喝受气挨打。西门庆早上要吃烙饼,应秋菊到后厨来拿,后又叫春梅去催。春梅登场,立起波浪,事关金莲,必然不宁。春梅回去一挑,金莲一拔,西门汉子到后厨照雪娥就踢了几脚。雪娥嘟囔,给来昭媳妇学说,西门庆就没走远,听见后返回又是一顿。“你骂她奴才,你也不尿泡尿照照…"。

在大官人的眼里,孙雪娥仍然是奴才。

别人都不拿雪娥当四妾看,雪娥却不拿自已当奴才看,挨打后却去找大娘子学说五娘潘金莲,想讨回姐妹间的公道,偏被察篱听壁的金莲听见,听见就听见,偏偏说到“毒死汉子”云云,这就牵连到主子西门庆。西门庆回来,潘金莲云山雾罩一番,西门庆大怒,跑到后厨揪着孙雪娥就是一场暴揍。

可怜孙雪娥,这一天就被西门庆打了三次。


孙雪娥不仅挨打受气,平时吴月娘带着堂客外出,看门留守的是她,过年节做衣服,别人都是四套,她却两套。妻妾之间轮番坐桩宴请,雪娥没钱不参与,不参与也就罢了,还说风凉话得罪了众位,招若的众姐妹都不待见。

雪娥情商不高,智商为零。

不会说话,却还多嘴多舌。来旺媳妇宋惠莲与西门庆勾搭,潘金莲都见风使舵,孙雪娥却麻袋倒西瓜,全部兜给来旺。来旺酒后要杀西门庆,闹得鸡犬不宁。自己情知与来旺有一腿,却赶趁着淌这混水,与宋惠莲大吵,反被宋惠莲骂她“我养汉子养主子,胜过你养汉子养奴才”。

结果东窗事发,被西门庆痛打之后椤去冠髻,不得出门,降身为奴了。

西门庆死后,孙雪娥的处境应该有所改变。但是她不安分,小肚鸡肠,献计吴月娘“打经济、卖春梅、出金莲”。

是她和吴月娘一起领着媳妇小厮,手持棍棒,把女婿陈经济打出了西门府,十六两银子卖了庞春梅,让王婆又领去了潘金莲。

这三步棋都是籍口他们三人勾搭,做下了见不得人的丑事。

这三步棋也使西门府的青砖碧瓦,无形中轰然坍塌。

这三步棋也使孙雪娥走上不归路,埋下了必然的隐患。

孙雪娥后来与化妆成银匠的来旺,旧情复燃,并偷盗银器和财宝连夜私奔,这让她在西门府可怜形象荡然无存,当年整治别人的理由她自已亲身做了注解。

按照孙雪娥与吴月娘的关系,她完全可以央求月娘名正言顺地成全他们。而当时的月娘在西门府已成全了几对。

雪娥没有选择这条路,不但偷情而且偷物,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孙雪娥事发后,卖到守备府,遇到了当年她出计赶出西门府的庞春梅,备受折磨也算是因果报应,沦入娼门被张胜包养,张胜杀死陈经济被官府杖毙后,她却无端地惧怕上吊自杀,真是脑残,死个嫖客关你腿事?

可怜可恨的孙雪娥,叫人可气又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