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是个爱书的人。小时候,家里经济很窘迫,父母缩衣节食日子过的很清贫。家里最丰富的物质类财产就是母亲的大书柜。书柜里的书籍是我最大的精神动力和认知来源。

  在众多的书籍中,这部法国大文豪维克多·雨果的《九三年》对我的影响是最大的。它教会我:以善良、包容对待身边的人和社会,善良是一朵由爱凝聚成的花朵,开放在人心灵最深处,这个花朵开放的时候,可以救赎罪恶的灵魂。

(小说由郑永慧老师翻译,1982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1862年秋天,雨果流亡在盖纳西岛,开始为一本在酝酿中的小说记笔记;其后过了10年,在1872年12月16日,雨果才动手写这一本小说,至1874年2月20日脱稿出版,这就是雨果的最后一部长篇杰作:《九三年》。

(维克多·雨果)

  小说以1793年法国布列塔尼地区的旺岱叛乱为题材,这正是法国大革命最关键的时刻。雨果以这个时期为切合点,通过一支共和国军队与叛军作战的故事,反映了18世纪末法国资产阶级大革命时期尖锐复杂的阶级斗争。雨果先生用三十万字,生动再现了当时纷繁复杂的阶段搏斗,较他之前的《悲惨世界》、《 巴黎圣母院》等长篇,《九三年》相对篇幅小、结构紧凑、情节集中、节奏推进甚快,人物塑造对比鲜明、笔力雄浑,使人不得不钦佩老先生的艺术功力和宏大气魄。

  主人公郭文,贵族出身的他成为法兰西共和国的一位年轻勇敢、叱咤风云的优秀军事将领,为共和国建立了赫赫战功;朗德纳克侯爵,是郭文的叔爷,顽固残暴,杀人如麻的叛军统领;西穆尔登,农民出身的教士,教过郭文,与郭文情同父子,对封建贵族毫不妥协。故事便在这三个人中展开。

小说自始至终贯穿着人道主义与革命精神的矛盾冲突。当所有的炮火、死亡都无法拯救朗德纳克杀人如麻恶魔一样的灵魂时。一位母亲呼号唤醒了他灵魂深处的“善”。我从开篇就进入身临其境的烽火硝烟紧张情绪中,被突然发生的转折震撼了。

这位呼号的母亲佛莱莎,在战争的颠沛流离中,丢失了自己的三个孩子。而这三个孩子又成为了叛军的人质,在战斗的最后时刻朗德纳克为了逃跑,向关押三个孩子的城堡放起了大火。为了找回孩子,这位坚强的母亲佛莱莎风餐露宿、冒着炮火、穿越火线、不畏生死,找到了这里,发现了燃烧城堡中的三个孩子。母亲的呼号唤醒了朗德纳克侯爵内心深处的人性,已经逃离了包围圈的朗德纳克返回城堡,救出了三个孩子。当他抱出最后一个孩子时,孩子在他怀里对他微笑,这个恶魔的心融化了,低头亲吻了他的小人质。

善良,救赎了恶魔。“在王权之上,在革命之上,在人世一切问题之上,还有人心的无限仁慈……”。

  “云层的后面有星星,云层给我们的是暗影,星星投射给我们的是亮光。”

郭文在人道面前动摇了,“一个英雄从这个恶魔身上跳了出来,不光是一个英雄,还是一个人。不光是一个灵魂,还有一颗心。”在郭文面前的不再是一个杀人者,而是一个救人者。朗德纳克在最后的时刻迸发出人性,用善良击倒了他,他释放了这个敌人。

军事法庭上,对郭文的死刑判决中,深爱郭文如亲子的西穆尔登投出了决定性的一票:判处郭文死刑。

  郭文被宣判死刑后,在牢房里,西穆尔登去看他。郭文明知第二天太阳出来后,自己便会走上断头台,仍然用最甜蜜的微笑与痛苦不堪的西穆尔登谈着他理想中的祖国、理想中的社会、理想中的人生。

“……我的想法是永远前进,如果上帝要人后退的话,他就会使人的脑后长着眼睛,我们必须永远朝着黎明、青春和生命那方面看。倒下去的,正在鼓励站起来的。一颗老树的破裂就是对新生的树的召唤。每一个世纪都有他的使命,这一个世纪完成的是公民工作,下一个世纪完成的是人道工作……”

“……我要自由的精神,平等的观念,博爱的心灵!不,不要再有枷锁!人生下来,不是为了拖着锁链,而是为了展开双翼!不要再有爬行的人类,我要幼虫化成蝴蝶,我要蚯蚓变成活得花朵,而且飞舞起来……”

  当郭文美丽高贵的头颅落下来的同时,西穆尔登,这位对祖国忠诚、对法律忠诚、对人道善良忠诚的人开枪自杀了。

  《九三年》是维克多·雨果最后的一部小说,也是他毕生追求浪漫主义、自由、博爱精神的总结。他一直相信:人道主义、善良和爱是社会的精神主体,他的积极的进步的民主思想和卓越的艺术创造使他在19世纪的法国文学中占有一席之地。他那些感情充沛、音韵铿锵的诗歌、戏剧、优秀长篇小说,早已成为举世公认的优秀文化遗产。而且至今在法国,在全世界享有不朽的声誉。

  很多年前,在一个旧书地摊上突然看到这部小说的连环画。当即停住了脚步,附下身拿起来阅读。看到绘画作者是建国以来最早的一批连环画作家,天津杨逸麟老师,顿时感觉如获至宝。回到家后,仔细翻阅更是爱不择手。恍惚记得是用二元钱买的上、下集两本。现在觉得真是赚了。

  

  杨逸麟(1931.1—)出生于天津,祖籍河北迁安。擅长黑白画、美术教育,1952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绘画系学习。1955年毕业。1980年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民间美术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杨逸麟是一位创作严谨的连环画家。在他先后创作的数十部颇有影响的连环画中,人物刻画生动传神,场景逼真,总体布局周密,画幅衔接自然,故事情节段段呼应,脉络清楚,表达完善,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他善于充分发挥绘画语言的功能,巧妙地通过画幅前后之间的紧密衔接,段落与段落之间的有机呼应,把故事脉络交待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人物性格的发展、思想情绪的起伏、环境气氛的渲染,表现得鲜明生动,从而产生引人入胜、耐人寻味的艺术效果。

  就借用杨逸麟老师的这本连环画《九三年》,非常荣幸的为读者朋友分享简述小说内容,并一起欣赏杨逸麟老师的精彩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