兀自凌寒,朔风里

翘盼你轻盈的步履

熟稔,每个梦境

窗棂轻叩的节奏

总想,邂逅搁笔评章的梦幻情致

琼花的迟疑

无法禁锢你奔放的凝眸

漠然,凛冽的戏谑

恪守铮铮的誓言

让丹萼以及鹅黄

在枯槁的枝桠葳蕤成风景

纵使零落成泥

也要为萧瑟的季节勃发

一缕妖娆

  


(今天小区散步,但见腊梅凌寒盛开,份外妖娆。今年,还没见到梅雪争春、共同演绎动人心扉的浪漫诗韵。是梅太执着?还是雪的失约?闲暇无聊,一时兴起,涂鸦几句,权当所谓的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