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没想到自己会在12月底去冰天雪地的新疆喀纳斯旅游,总觉得那是年轻人和旅游达人才有的疯狂之举,难以想象什么样的装备才能抵御零下二三十度的严寒。然而在夫人的闺蜜医学界翘楚洪主任及她在新疆的一众朋友的热心推荐和细致安排下,我们到喀纳斯景区游览数天,在边陲小镇布尔津跨年,过了一个不同以往的元旦。
我们先从北京乘飞机到达乌鲁木齐,在昌吉受到当地医院骨科陈主任的热情接待,稍事休息后,于当日晚转乘南航飞机飞往新疆北部的阿勒泰市,然后取道布尔津,向着此次旅行的目的地-禾木村,喀纳斯村,喀纳斯湖和白哈巴村进发。
我们一行六人分乘两辆越野车清晨从阿勒泰出发,分别由多年经营新疆旅游的彭总和经验丰富的老司机张师傅驾驶,沿217国道向布尔津进发。路边的杨树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金光。随着道路向山边延伸,路边的积雪逐渐加厚。
路过一处看似是景点的地方,只见小山丘上矗立一座木塔,停车下来查看,始知这里是切木尔切克乡陨石群,陨石块堆积的小丘高约3米,散落范围东西长39米,南北11.3米。遗憾的是我们路过时景点没有开放。据说这里有疑似陨石百余块,石块呈灰黑色,质地密实,敲击时发出铿锵的金属声。
木塔的顶部似乎放置着一块陨石。
途中路过双河口,布尔津河这这里汇入额尔齐斯河。额尔齐斯河是国际性的外流河,自东向西横贯县境穿哈巴河县,注入北冰洋,境内全长80.5公里。河道两侧点缀着杨树,桦树,胡杨等各类树木。
越往北走,雪越厚,天越蓝,白雪覆盖着苍茫大地,只有公路像一条时隐时现的黑线伸向远方。

远处的洼地中,一排房屋红黄两色的墙壁在白雪的衬托下显得格外醒目,在厚实的积雪中顽强地探出头来。

一台拖拉机被陷入深深的积雪中。
从路旁的围栏和房屋来判断,积雪至少有30-40厘米厚。
通过景区入口后,继续沿公路盘旋而上。
远处雪山上的松树高大挺拔。令人想起陈老总的诗句:“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
路边有着鲜明地方特色的小木屋随处可见,这种屋顶尖尖,一侧通透的结构可确保屋顶少积雪,有利于通风。
汽车在高大的松树林中穿行,路边的树上挂满积雪,有的像棉桃,有的像冰柱,宛如进入了晶莹的神话世界。
一阵大风刮来,吹落树上的积雪,瞬间仿佛发生了雪崩一般。
工人在一处尚未完成的雪雕上忙碌着,其主体形象是一位手托哈达的蒙族女子。
残留在栏杆上的积雪,活像一只大老鼠。
这是阿勒泰吉祥物雪怪阿乐,据称其设计灵感源于当地山上的熊和雪兔,它胖乎乎的身体像阿尔泰山上的棕熊,长长的翘耳朵像阿尔泰山常见的雪兔耳朵,也酷似阿勒泰古老毛皮滑雪板的造型,红扑扑的脸蛋像当地牧民儿童的笑脸,全身白白的毛像是禾木冬季的白雪,蓝色的眼睛像喀纳斯湖碧蓝色的湖水。
时隐时现的喀纳斯不冻河,宛如一条严寒肃杀中舞动的精灵。
由于空气中水蒸气含量高,河边的树上结满了晶莹剔透的树挂。
我们离第一个目的地禾木村越来越近了。
在落日的余晖中我们终于到达禾木村,禾木村是图瓦人的集中生活居住地,是仅存的3个图瓦人村落(禾木村、喀纳斯村和白哈巴村)中最远和最大的村庄,总面积3040平方公里。这里的房子全是原木搭成的,充满了原始的味道。禾木村曾被《中国国家地理》评为中国最美的六大古镇古村之一、被誉为“神的后花园中的自留地“。
马拉的爬犁是当地重要的交通工具。
禾木村素有“中国第一村”的美称。原木垒起的木屋遍布村中,小桥流水,炊烟袅袅……古朴的山村景致一片田园风光。
禾木村最出名的景致便是色彩斑斓的醉人秋色,它像一幅尽情使用了调色板中各种颜色,色彩丰富的水彩画,万山红遍的原野,用原木垒成的房屋,白色的炊烟。而现在这一切都变成黑白两色的水墨画卷。
禾木桥是村中一个重要景点,据说该桥修建与上世纪70年代,当年为了战备需要,全天都有人保护,到了夜晚,还会上锁禁止通行。如今已成为一个打卡景点。
禾木河从禾木村边流过,在雪山脚下的树林中优雅地转了一个弯,继续向西流去,汇入布尔津河。
禾木河上的一座吊桥,建于2016年,由黑龙江省援建,取名援疆桥。
桥下湛蓝的河水潺潺流动,天气多冷也不会冻住。
离开禾木村奔赴下一个目的地,神奇的喀纳斯。据一位新疆旅游摄影达人说, 只有在冬天,北疆才展露出一年中最典雅的气质,它是那样高傲,自信,患有洁癖。大地披上无边无际的银色盛装, 淡泊如影,宁静似水。超凡脱俗,气宇轩昂,它只接纳少数知音,与之神往。莫非我们也做了一回知音?
在去喀纳斯的路上巧遇那只网红狐狸,这狐狸冬天会来到公路上向过往路人讨要食物,而在其他季节则踪迹全无。它黄色的皮毛略显红色,身子胖乎乎的。拿饼干喂它,根本不屑一顾。据说它只对肉食有兴趣。
终于来到令人神往的喀纳斯湖。来之前已经听说过不少有关这个秀美又神秘的湖泊的传说,也看过不少在其他季节拍摄的风光绮丽的照片。但此时,春夏的绚丽多彩简约成严冬的黑白两极,大道至简,万物归一。给人以无限的感慨与遐想。
月亮湾, 喀纳斯河床在这里形成几个反S 状弯河曲组成的半月牙河湾,因此得名。在上下河湾内有两个酷似脚印的小河滩,被当地人称为神仙脚印。
月亮湾不远处有一湾圣泉,据称洗手后不要甩干,否则圣其会随之而去。
月亮湾往北大约3公里处有一片河滩,这里的河水将森林和草地切分成一块块似连似断的小岛,是喀纳斯湖在山涧低缓处形成的一处浅滩。湖面背光看去在阳光照射下闪着细碎的光,仿佛无数珍珠任意洒落。由此也称为“珍珠滩”。加上常有云雾缭绕,山景,湖水,树木相映,如临仙境,神仙湾由此得名。
另一处景点是卧龙湾,当地亦称卡赞湖,喀纳斯河流经此地,长期侵蚀冲刷而形成的一连串曲折的河湾,因其形状似蛟龙盘卧戏水而名为卧龙湾。
当晚入住喀纳斯村的小木屋,居住条件不能和城里的宾馆相比,但最大的好处是足够暖和。
吃完晚饭还在餐馆前体验了一回洒水成冰。
第二天大家沿着蜿蜒曲折的喀纳斯河向宽阔的湖面行进。河中的大石头带着厚厚的积雪,远看就像一个个的白蘑菇。
开阔的湖面上是一望无际的白雪,夏秋时节忙碌一时的游船被冻在水中。
一阵风吹来,隐藏在雾中的观鱼台露出了真容。
远处马爬犁的主人在耐心地等待生意,不过他今天的运气似乎不太好。
教授名医们也放下了往日的矜持,在林海雪原中放飞自我,与小姑娘一起和大自然来了个亲密接触。
这让我想起一首歌中唱的:”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

由于下雪封路,我们的白哈巴村之行未能成行。下山的路上雪虽然不大,但为安全起见,当地交警出动警车为游客带路,警察蜀黍十分敬业,竟然坐在车外观察路况,令人钦佩!

离开喀纳斯,前往布尔津县城西北24公里的五彩滩。进入布尔津县境内,坐在车内都能感受到外面的风大,眼看着风把路边的雪吹上公路,形成像斑马线一样的一道道白。

路边开始出现一排排的风力发电机,巨大的扇叶在风中有力的转动着。上网查看得知,布尔津县位于新疆九大风区之一的额尔齐斯河河谷风区,处于风区核心区域,风能资源十分丰富,截止2011年10月,已开发建设并网风电场4座,装机容量达149.7MW。

五彩滩是一个以雅丹地貌著称的河滩。其丘陵地质奇特,显示出多种色彩, 额尔齐斯河从这里流过,对岸是一片茂密的胡杨林,倒映在河水中景色优美,一到秋天,这里就美成了童话。

傍晚时常出现长时间金黄色或者红色的夕阳,照耀在五彩地貌上非常美丽。可惜我们去的时候是冬季,奇特的色彩被积雪覆盖,尽管如此,管中窥豹,还是能领略到其独特的魅力。
我们去的最后一个景点是海上魔鬼城,这里既有水边风光,又有峡谷神韵。这是一片罕见的雅丹地貌,呈南北走向,绵延十余里。但与五彩滩一样并不适合在冬季游览,我们之所以去那里就想领略一番冬捕的风采。
乌伦古湖的冬捕吸引了众多游客,成为阿勒泰地区冰雪旅游的一种名片。但因气温较高,冬捕时间由元旦推迟至1月18日。
在边陲小镇布尔津大家共进晚餐,一起跨年,预示着所有人在新的一年中心想事成,一切顺利。

饭后在这个充满俄罗斯风情的小镇上漫步,这真是一个不同以往的跨年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