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很美,美就美在天空中不时飘着雪花,那雪花静静的飘落在苍茫的大地上,万物洁白。


我在寂静里思念着您们。


那思念无声无息的闯入我的脑海、闯入我的心底,像雪花一片一片优雅的落下,将我掩埋。模糊了现实,却模糊不了记忆中您们清晰的脸。


思念,把长在我心底的百合拽开花了,这种开在春天的花霎那间开遍了我的心海……


百合花有单独发出的茎,每个花朵形状像个喇叭,香气怡人,仪态万方。百合花的根就是百合,重重叠叠形状像个大蒜头,但却不像大蒜容易被剥离,这百合就像是一个家庭。


百合花的花语是:百年好合、美好家庭、伟大的爱,深深祝福!


爸爸妈妈就像是百合,他们风风雨雨50年。过完金婚后在同一年离开了我们。

快过年了,远离家庭的孩子们都争相回家孝敬父母,家里的老人都热切盼望着孩子们归来。而我,只能守着盛开在心底的百合花默默的思念!


我在想念家的味道。


妈妈的川味

妈妈是四川人。在我家,"川味"就是妈妈的味道。


每一道菜,都是红红的油锅,用花椒和辣椒炝锅后放入适量的荤、素菜,满屋子都是诱人的麻辣味儿,我们姊妹四人每次都是流着口水上餐桌……


妈妈最拿手的是麻婆豆腐,用肉末,花椒面,豆瓣酱,少许料酒,盐,切成小块的豆腐,把肉末和豆瓣酱煸炒出香后倒入肉汤,煮开锅倒入豆腐块,3到5分钟出锅,味道好极了!


妈妈的炒鸡杂也是一绝。六七十年代吃鸡是件很奢侈的事情。


妈妈养了50多只鸡,鸡肉吃了,鸡杂是绝舍不得扔掉的,她把鸡肫剖开,取出鸡内金,洗净晾干,鸡内金可以卖到中药店换成零用钱,用根筷子从鸡肠子上端一直顺道末端,挤出粪便,清水洗净,用剪子把鸡肠子剪开,再切成一段一段的,用生姜,花椒,辣椒,炝锅后把鸡肠子,鸡肝,鸡心,鸡肫倒入锅中,煸炒到半熟时放入四川泡菜中的泡豇豆(切成段),起锅前放入葱花,那种香味终生难忘。


在物质匮乏时期,每年过年的时候,单位里要发些肉,妈妈总不舍得一下子吃完,就把这些肉做成腊肉,她把新鲜的肉用粗盐,花椒码好,风干后用松树,柏树枝架起来燃起火,把风干的肉放到火上熏烤,然后挂在屋梁上,有客人来的时候切一点腊肉炒蒜苗,炒莴苣片…一点儿腊肉可以放上一年,不腐,不烂,不走油。


妈妈做的霉豆腐很有特色。把买回来的老豆腐切成四方块,在大纸盒里铺上荷叶,然后把豆腐放在荷叶上,平铺放满后再用荷叶盖好,置于阴凉通风处,大约半个月,豆腐长出长毛,霉豆腐用筷子夹起来在高度白酒中蘸一下,然后把霉豆腐在混匀的细盐,花椒粉,辣椒粉中打个滚,放到干净的坛子里码齐,那可是越放越香的味道呢。


要说妈妈的绝活儿还是四川泡菜。把刚下市的豇豆,嫩姜,朝天红辣椒,胡萝卜,大白菜放到泡菜坛中,泡熟的菜可以直接切碎,也可以切碎煸炒作为下饭菜,个中滋味,妙不可言。


爸爸的饺子

爸爸是河北人,吃饺子是我们家的最爱。妈妈这个南方人也学会了和面,擀饺子皮。


每次吃饺子都是爸爸调馅儿,别管什么菜和在肉糜里经过爸爸一调,不放香油都特别的香。


在困难的时候,哪怕是素馅儿饺子,我们吃起来都高兴的不得了,像是过年一样。


生活条件好转了,爸爸对妈妈说:每个月吃一顿饺子吧,别亏待了孩子⋯⋯。大家都知道那时候吃饺子是很奢侈的一件事情。


北方人手很巧,就一个饺子可以包出许许多多的花样。


爸爸每次包饺子的时候都会包很多花式饺子逗我们,没有想到他的那双大手包起饺子来却非常灵活。


困难时期,爸爸包的猪油渣包子特别好吃。那时候猪肉凭票供应,平时舍不得吃肉,攒到过年的时候才会美美的吃大鱼大肉。


好的猪肉用来炒菜,肉泡泡就把它切成小块,放在锅里,把炸出来的油存下来炒菜,把炸的糊糊的油渣和大白菜剁碎包成包子,那种滋味今生今世永远不会忘记。


爸爸离休后我才知道他除了会包饺子,还有一手好厨艺。


我因为工作忙把女儿送回家,老爸老妈帮我带孩子。隔壁叔叔喜欢钓鱼,每次把战利品给爸爸,爸爸转手就能烧出红烧鱼、鲫鱼汤……


有一次爸爸做了一碗西红柿榨菜鸡蛋汤,我说:您做的这道汤吃起来怎么比我做的好吃呢?爸爸问了问我的操作步骤马上告诉我:榨菜放早了。从此我才知道做这道汤必须起锅的时候再放榨菜。


爸爸妈妈的病是女儿心中永远的痛

忘不了妈妈昏迷的9天9夜,面对病危通知书我坚信您能醒过来,一次次请医生会诊,改医嘱,买急需的白蛋白……您终于醒了。


您以坚强的意志重新学会了走路,我的心里开心极了。


外孙女是您带大的,高中的时候她暑期打工当家庭教师,第一次赚到800元工资送给您,您把钱压在枕头下,只要有人来,您就告诉这是外孙女孝敬您的,让我感到好心酸。


不曾想有一次锻炼的时候您摔跤了,股骨骨折,我飞一般的回到家里急奔医院,看着无奈而痛苦的您我心如刀绞,在我的坚持下接到我的医院动了手术,骨折问题解决了没有想到麻醉引起脑功能退化,您彻底失语了,每每看到你呆滞而无助的目光我难受极了。


我一次次因为工作忙没有侍奉在您身边,我真的不能原谅自己的不孝。


那年大年初三妈妈走了。


爸爸等妈妈的后事办好才告诉我,他胸痛好几个月了。


爸爸因为肺部肿块在当地部队医院诊断为“肺结核”,我该想到这是误诊啊!可是我宁可相信这个良性的诊断而不愿意往坏的方面去想,来来回回折腾了3个月时间,我真的该死。


我把您接到我的医院,您已经失去了手术治疗的机会。


您嘴里只剩下一颗牙,我很难想像您平时都怎么吃饭的?我有罪,爸爸!我真的没有关心到您。


当您的病情恶化,您问我:灵儿,我还有救吗?我难过极了!身为医生不能挽留爸爸的生命,我不禁失声大哭。


爸爸说:甭哭,爸爸是组织的人,通知组织上,我回(干休所)了。


泪奔!!!


至此发誓退休绝不返聘当医生!

爸爸去和妈妈团圆去了。妈妈大年初三走的,爸爸还没有等到来年的春节也走了。


爸爸妈妈的一生是平凡的一生

爸爸生于1926年,1938年参军。

在抗日战争时期参加过百团大战等战斗,多次负伤。

在解放战争时期参加了鲁西南战役、千里挺进大别山、襄樊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战役和战斗,多次负伤,小腿有弹片存留未能取出。

建国后参加了抗美援朝的第五次战役、金城防役战等战役。

曾荣获独立奖章、解放奖章、淮海战役纪念章、渡江胜利纪念章、抗美援朝纪念章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三级国旗勋章。

1988年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独立功勋荣誉章。

2005年1月逝世,享年80岁。


妈妈生于1933年,1950年参军。1954年抗美援朝结束后退役。


妈妈是知识分子,入伍就是文化教员。


退役后一直跟着爸爸在部队的家属委员会工作,按照现在的说法就是志愿者,因为这个工作是没有报酬的。


妈妈因为家庭成分问题一直不能入党,她一生写了一百多次入党申请书却也没有能加入党组织,这是她一生的遗憾。


妈妈虽然不是共产党员,但是她对自己的高标准、严要求给我们子女树立了良好的形象。她以艰苦朴素为荣,困难时期都是自己亲手为我们姊妹四人缝制衣服,自己纳鞋底给我们做鞋子。


家属工作她总是兢兢业业,谁家有困难她都去帮忙,曾经是部队的五好家属,参加过南京军区的家属代表大会并受到过表彰。


2004年1月妈妈病逝,享年72岁。


一月注定是永久的思念

思念是逝去的回忆,是情感的释放,是深入骨髓的疼痛,是一份深情地牵挂。


爸爸妈妈,您们现在还好吗?


不知道妈妈是否已经康复,您会说话了吗?会走路了吗?您瘫痪在床6年女儿都没能为您尽孝,女儿心里难过啊!


一直以工作忙为借口,连你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再多的眼泪也不能代替内心的愧疚。


爸爸的疼痛至今让我难以忘怀,因为医学尚有许多难题没有解决,女儿虽然是医生也不能为您解除病痛,女儿无能。


愿天堂里没有病痛,希望您们一切安好。


一月注定是思念的月份,这个月没有任何文字能代表我的心情,没有任何歌曲能表达我的悲伤,唯有思念,那无尽的思念………






谢谢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