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风起,

霜雪至。


谁家池塘冻住了巴山夜雨,

嘶哑了一池蛙鸣?

谁把扑萤的桃花小扇,

变成了淡定的鹅毛扇?


盈盈夜色,

桃花红笺,

醉墨小楷。

一念黄鹂鸣翠柳,

再念已是窗含千秋雪。

“三候”起,

鸟飞绝。

多少蒹葭在水之湄?

多少骊歌在水之涘?

多少渔翁独钓寒江雪?

多少孤舟湖心亭看雪?


青石巷,

杏花村,

桃花源,

芙蓉城。

卷一帘水声,

铺三千芬芳,

等你,

等你一世温柔。

“晚来天欲雪”,

我一而再再而三的问自己:

“能饮一杯无”?


把往事兑入清风二两,

和着梅竹新雪,

摇荡成旖旎。

举杯琥珀光,

清凉盛玉碗。

北方有佳人,

南国生红豆。


一潭颓残荷,

一树丹枫叶;


一袭白月光,

一层板桥霜。


走着走着,

岁月就老了;

走着走着,

记忆就深了;

走着走着,

缘分就淡了。

伫立在冬的渡口,

守望云的轻抚。

看雪入小轩的清婉,

静听松风寒。


飘飘洒洒的雪,

覆了长发,

淡了红妆,

浅了辙印,

白了尘世。

仗剑天涯的尘未落,

铁马冰河的梦未醒。

万水千山的辗转,

走不出红尘的舞榭歌台。


含笑浅行处,

心事如雪,

飘起一冬思绪。

有一副画面,想起就感动:

日暮苍山远,

天寒白屋贫。

柴门闻犬吠,

风雪夜归人。

好一句“风雪夜归人”,

好一个“风雪夜归人”,

多少痴情,

化作“千树万树梨花开”。

浪漫了几千年,

唯美了几千年。

相遇是深情,

离别是缘分。

没有雪的冬天,

是孤单的。

没有你的日子,

是荒凉的。

锦年芳华,

那一份眷眷牵挂,

那一份依依不舍,

叫人忍不住想了又想,

念了又念。

如果说,

春天是难忘的初恋,

夏天是激情的热恋;

秋天是伤感的失恋;

冬天就是旷世的痴恋。

冬风十里,

那飞扬的雪,

洋溢的雪;

返璞归真的雪,

宁静如一的雪;

住在每个人心中纯洁的雪。

没有功利,

没有庸俗,

没有傲慢,

只有安安静静带来的内在平和。

当岁月滑过指尖渐失姿色,

那些旁白絮语的章节,

那些缠绵悱恻的故事;

那些波澜壮阔的日子;

那些黯然伤怀的过往,

只待韶华老去时再轻轻翻阅。

人生免不了跌宕起伏,

生活免不了酸甜苦辣。

生命的荆棘,

从来就是司空见惯。

与雪同销万古愁,

不轻易放弃,

也不需要那么完美,

残缺的日子,有你在就好。

冬日之雪,

凌空起舞,

散了一地诺言:

你许我繁华一季,

我定与你一世共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