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从何时起,女孩子都喜欢说自己是吃货,似乎在表明什么。吃货与美食家感觉还是有区别,吃货带着亲民的大众化乐趣,美食家似乎高高在上。每个词的出现总是带着时代的烙印,民以食为天,那种吃不饱的年代离我们已经很久。现在谈吃,其实更多就是表达一种生活态度,一种生活品味了。现在的女孩更热衷于烘焙,用烤箱烹饪食物,而我们有吃不饱记忆的人,还是习惯于用明火烧家常菜。

素鸡金针香菇,这个上海家常菜远不如四喜烤夫有名气,外地友人来上海是一定要点四喜烤夫的。烤夫必须手撕成小块才正宗,烤夫似乎很吸油,炸透了,怕太油,不炸透真的是不好吃。母亲做的烤夫就是好吃,吃完后母亲还给我带一碗回家,问过做法,却总也学不会,所以自己烧还是经常用素鸡来代替,且素鸡比烤夫上镜,哈哈哈!

马兰头拌香干,怎么拌,都没有妈妈拌得香,对儿女来说,妈妈才是顶级大厨。

鸡蛋是家庭餐桌上常见菜,我却不爱吃鸡蛋,其原因很奇怪。我和我哥从背书包就开始轮流为一家六口人买菜了,当年常见现象哦,我和我哥绝对是爸妈亲生的,哈哈哈。奶奶给我一元买菜,叮嘱我买些啥,说到买鸡蛋口气就很严肃,当心鸡蛋破掉,买好菜就回家,不要乱跑。当年鸡蛋凭票供应,感觉破一个鸡蛋,脑袋也会破的,哈哈哈,所以我讨厌买鸡蛋,也不爱吃鸡蛋。

锅贴老豆腐,锅贴原意是特指饺子,我这里借用锅贴二字表明老豆腐在锅里油煎一下。记得以前奶奶做这个菜,豆腐就是在锅里贴几下,豆腐还是白色的,当年油凭票供应,舍不得多放油。奶奶咱现在土豪啦,锅里放很多油,白白的豆腐在油里煎黄,要很黃很黄,煎好后多余的油毫不犹豫的扔掉。可惜奶奶吃不到我做的土豪黄金老豆腐了,奶奶早在八十年代九十多岁仙逝了。

七十年代,孩子们的天地在弄堂里,在弄堂集中排队去上学,放学后在弄堂里玩耍,夏天在弄堂里吃晚饭纳凉。初夏老蚕豆剥成裸豆炒咸菜,盛夏则改成毛豆炒罗卜干。凉拌茄子,正宗做法,茄子隔水蒸或者放在快要煮熟的米饭上焖,我现在是偷懒,把茄子扔在水里煮。

七十年代弄堂口老爷叔晚餐高级配置,肉凭票供应,猪肝不用凭票,但供应量很少,要很早去排队买也不一定能买到,酒一般是黃酒或者是五加皮。老爷叔喝高兴了,会给我们讲恐怖故事绿色尸体来吓唬人。

双笋争春,以前都是分开做,春笋油焖,放酱油和糖小火慢慢焖,莴笋则切丝稍腌一下爆炒洒葱花。创新菜双笋争春虽狂炒却味道也一般,但上镜,哈哈哈!

这几年菜场里出现秋癸,传言营养价值如何如何,在菲菲眼里,万物皆上苍赐予人类,如可食之,均衡食之最佳。如今食品安全令人担忧,尽量食用原型食品,轮流换品牌,换产地,啥都吃,不偏食,也不失为是一个自我保护的好办法。

我喜欢食猪肉,牛肉一般就是上饭店才会点,偶尔买块牛肉,也就扔在水里煮一煮,白切原汁原味。只是不常买,就分辨不出牛肉的好坏,这牛肉拍好就扔掉了,因为让我联想起僵尸肉的传闻。

遇到胃口不开时,总会想起红楼梦中描写的吃饭场景,几碟小菜,非常可口的样子。有天胃口不开,所以摆了四碟小菜,五月底六月初正是吃河虾的好时节,咸肉切成薄如蝉翼,精心泡发的海参,剥一枚皮蛋,想像的场景是慢慢吃,翻翻书,发发呆,但现实是四小碟给菲菲一扫而光,且根本没吃饱,得重新再吃,哈哈哈!

很想重视吃早餐,但吃与睡冲突时,吃总是退居其次。稀饭配小酱菜或再加个咸鸭蛋,是我最经典的早餐,备注那碟蛋糕只是为了摆造型。

有人天天做早餐,吃早餐,晒早餐,在我看来简直是高不可攀。我最多双休日早餐讲究一点罢了。切片面包自制三明治,外加一杯牛奶,不爱吃,片子中的餐具都是新添置的,要对得起新买的餐具😂

坚持双休日早餐不再是稀饭加小酱菜,主食吃啥?除了稀饭啥都不喜欢,就拿曲其充数,拌一个新鲜蔬菜,加一个白煮鸡蛋,谁知冰草极其咸,肯定菜场小贩在冰草里放了化工料,作罢,扔掉。

切片面包自制成开放式三明治,外加一杯麦片,勉强吃完。想想早餐吃成这样,对身心也不健康,哈哈哈!

这组早餐总算吃得比较可口,饺子在油里煎一下,纯粹是为了拍照好看。

应验了北方人的一句名言,好吃不过饺子,哈哈哈!为了吃,为了拍,为用什么样的背景板苦恼不堪,关于背景板有人说网上买,有人说到外面去拣,我则拆了家里壁柜的二块隔板,自己刷漆,却做不旧,以前只恨东西旧的太快,现在则恨木板太新,哈哈哈。原本只是想好好吃早餐,现在却演变成要拍美食片。

加入一个美食群,个个都是厨艺精湛的美女,都以烘焙面包见长,群主不定期给大家出专题美食作业,大家热情高涨,方便面作业,为了不显得单调,冥想苦想,容器用小南瓜代替,哈哈!效果还不错。

决定要提高厨艺,搞得花式一点,好不好吃就退而求次啦,看到美食达人做的琥珀鸡蛋,认真看完全部操作流程,但下手有点粗,所以外型很不美,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