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又一个冬天降临了,满地的黄叶堆积成了一片荒芜。


这几日寒潮来袭,南方的气温骤降,终日雾气弥漫,细雨绵绵,而寒风更如利刄刮在脸上一般。


“岁将暮,时既昏。寒风积,愁云繁……”


这样的天气,最适合躲在家里,围炉看书,或写字喝茶。任北风呼呼吹,或是冷雨滴滴下。我自坐在烤炉旁,气定神闲地看看书,那书大概是梁实秋老先生的《雅舍谈吃​​》吧,然后煮一壶热茶,细细品来,清香温润,这或许便是我度过寒冬最惬意的消遣了。

从小喜欢与文字交流,亦特别羡慕那些作家能够用手中的笔墨,把人间所有的善恶美丑写出来,那样才真是一件令人仰慕的事情。


回头看看自己,这些年想的太多做的却太少,以至于已过天命之年依然碌碌无为,一无所有。


好在年轻时有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冲劲,写了不少的电台报纸新闻通讯和专栏评论,也发表了一些寒碜的小文章,总算是好歹留下了一些关于文字的印迹。


而今,对文人墨客的崇拜羡慕一直未曾退却,闲时依然捧书阅读,自得其乐。


偶尔也动笔写一些对生活的感慨,这些文字细细读来,好似无病呻吟悲观厌世的情愫充斥在字里行间,可笑又可叹。

诗人说:“望着窗外,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满了南山。”


一年匆匆过,往事又如烟。


时间总是在悄悄流逝,我越来越发现,所有对生活的无奈,其实就是对已逝生命的苟且,以至于蹉跎了岁月,自己依然在徬徨中徘徊,仍旧在为一斗米而折腰。


时间如一条长河,我们都只是河里的一粒粒沙石。大者泰然,小者流离,每一粒沙石都在磨砺自己的形体,或方或圆。


时间滑行于生命的执道,多少驿站,已在挥别之间。


人生如一片汪洋,我们都只是那一滴滴水,每一滴水都在追寻升华成气、映照成虹的精彩,生生不息,循环往复。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


时光似一个玻璃瓶,透彻清亮,摔在地上,俱成碎片。


这玻璃,摔碎的是时光和记忆,虽然每一颗都很独立,恍惚而清晰,却再也拼不回从前。


这玻璃,摔碎的是忧伤和脆弱,稍不留神或许会割伤肌肉,是血肉的纠缠。


这玻璃,也许是彩色的,放在阳光下,每一块都可折射出五彩斑斓,每一块都保藏着一个故事,一个秘密。

然而,时光在哪里?我们在何方?


我点亮记忆的烛,寻找时光的风……


时光曾经凝固在自己出生的地方,那里如同一张白纸,寥寥几笔总是默默不忘。


从小在满塘荷香的鱼米之乡长大,对江南的清丽习以为常。


直到如今,在城市住了许多年后,我方知什么叫作“背灯和月就花阴,十年踪迹十年心”。


曾经以为自己对水乡风景全无记忆,但当那次夏日踏入故乡那刻闻到荷花的清香味时,故乡点滴残影竟不自觉地浮上心头。

道由白云尽,春与青溪长。时有落花至,远随流水香。


闲门向山路,深柳读书堂。幽映每白日,清辉照衣裳。


生活是诗,要经过多少曲折的路径,才能变为自己的心声。


离家的游子,要经过多少曲折的路径,才能理解故乡的风景。


翻腾的青春,不息的脚步,要经过多少次炎凉,才能希冀浓荫的覆蔽。


迈出脚步的门槛,还在企望游子的回归,但走出的双脚,已经无法退回到从前。


心之所寻,幽栖于庭。斑驳的墙角,成为时光的脸庞。


墙角的厚厚青苔,已然成为家族的翡翠。


时光漫漫,独我一人,仰观屋宇,天长地久,唯此时无声胜有声!

时光的风吹遍大千世界,我们只在自己的心里行走。心里找不到的,难道会在红尘里找到么?


其实,失去是一种拥有,亦是另一次寻到。


时光带走了许多东西,但也留给了我们很多美好的记忆。


时光是一段乐章,时光也是一段怀念。正如这首《谢谢时光》唱的:


一段乐章会怀念一段时光

那张已渐渐模糊了的脸庞

想我们还在一起会是怎样

曾为忘记不了装模作样

也曾一度在回忆里面幻想

贪恋着最后那一份的奢望

才总是会在深夜里去彷徨

如今我还是一个人流浪

少了点倔强多了些沧桑

面对很多事都不再逞强

爱或者恨都学会去遗忘

谢谢时光让我学会成长

谢谢生活让我学会坚强

谢谢曾经相爱的那个人

让我品尝人间喜怒哀伤

我都悉心收藏

………


多少憧憬,多少期盼,使我们在时光的孕育中感到激动,在时光的调色板中,赤橙黄绿青蓝紫,每一种都是装饰生命的颜色。


因此,我用生命的躯体迎接时光的风去承受一切,趁着时光的风去寻找属于我余生的那一缕温暖的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