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缘分总是意外的。

我从灵宝回京后,王水宽的音容笑貌总在我眼前晃。


写王水宽并不容易,赶上我把苹果换成华为,就像中国跟美国无法完全兼容一样,出故障了,不少底稿乱码了,不得不再次起步。


今天终于完成,重写的感受像中美贸易战,不怕打的最大成果,就是站在了新的起跑线上。


不知道您有没有这样的经历,看上去愁眉苦脸的事,一转身就是笑脸明媚。


感谢咱们中国人发明了微信,让采访变成触手可及。我问王水宽最后的3个问题是:


没有精神生活的男人,您认为他们是什么样的生活状态?


您认为啥男人才算好男人?


您退休以后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2

照片上这位壮汉就是王水宽,其貌雄伟,其眉修长,其相慈悲。


王水宽小我一个属相,属鸡,我们都是六十开外的老爷们儿!


王水宽勤奋弄墨大半辈子,追的是“有爱有诗有远方”,几十年如一日比鸡起得早,甚至有许多许多年比“鸡”睡得晚。


刚刚过去的2019年,央视《乡村大舞台》走进河南省灵宝市的节目播出后,反响强烈,还带火了一首歌《灵宝欢迎您》,歌词作者就是王水宽。


只可惜我五音不全,跟着唱了十几遍还是五音不全,再好的旋律让我唱出来,都跟骂人似的。


但是,歌词我记住了,的确是一首好词!带着对家乡“恨山不是金”的热爱。


王水宽的歌词有很多,获奖也多,尤其是儿歌,有近500首。在我看来,写儿歌的诗人,才是最纯粹的诗人。

王水宽的作品

3

我和王水宽是2019年7月在灵宝市一次饭局上不期而遇的,就像他画中这两只猫,是被他无意中画在了一起。


我们俩属于“傻儿吧唧”那个级别的,也许是因为都写诗吧。我感觉他比我更傻更纯洁,因为他写儿歌,哈哈哈哈……


我们俩是早就相互知道却无任何交道的熟悉的陌生人,像老子在《道德经》里所说的“鸡狗相闻,老死不相往来”。


对了,在这里我得给故乡灵宝市打个广告,老子写《道德经》的函谷关就是在灵宝。我写过一部没有出版的《老子梦传》,记录了我梦中的老子离开函谷关,到陕西楼观台讲完《道德经》后的去向。我知道老子去了哪里?是谁跟他一起去的。

王水宽的作品

4

人生路上,来来往往,忙忙碌碌,在一个时空中轮转的人彼此都没有见上一面、说上一句半句话的人,大有人在。


我和王水宽,同年同在灵宝一中读书,愣是就没见过面;他下乡时我在乡下,没有见过面;我们同年体检参军,他没当成,我参军了,我们没有机会见面;我们没见过面却有共同的朋友作家杜恩泽。


说起杜恩泽我们都唏嘘不已,一个毕生热爱文学的人,刚刚退休就作古了。


幸运的是,杜恩泽是在睡梦中悄然离去的,没受疾病之苦,也是自己修行的果报。但愿天堂有比文学更好的艺术形式,在人间伺候文学艺术实在是太过于清苦。


我们还有共同的文学长辈张志玉和刘育贤。张老和刘老都是灵宝文学艺术的奠基人和开拓者。我和王水宽相识的饭局上,就分坐在刘育贤左右。张老已经仙逝,健在的刘老依然继续着他的文学事业。


好了,插叙太多,到此为止,书归正传。

5

王水宽和我都是是地道的河南人,他祖籍开封,我祖籍洛阳新安县。我们都是纯粹的文学信徒,从年轻时开始膜拜诗神,一直到今天还在顶礼。


我们已经不再年轻,但心中一直盛开着诗的青春!我们看上去比同龄人年轻一点点,是因为我们心中有爱、有诗、有远方。

6

我采访王水宽最后的三个问题是:


没有精神生活的男人,您认为他们是什么样的生活状态?


您认为啥男人才算是好男人?


您退休以后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王水宽的回答我并不满意,我最满意的是他很真实。


请有缘的朋友往下看王先生的回答,他对第一个问题的回答是,没有精神生活追求的男人,肯定是浑浑噩噩。

(我希望他回答四个字,行尸走肉)


他对第二个问题的回答是,好男人就是,家庭幸福,事业有成。

(我希望他回答,心平气和,善待家人,有所追求,小有成就,万事知足)


他对第三个问题的回答是,60退休后,时间可以自由支配了,感觉十分惬意;可以从事自己的业余爱好了,旅游,绘画,写作,锻炼身体,当然还有带小外孙的天伦之乐。

(我?不知道说什么,大概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退休感受吧)


我对王水宽说,我写您的文章完稿后发给斧正,然后在美篇和即将上线的公众号上发出。


他说,咱一个平民百姓不值得那样,又没有什么成就。


我说,什么叫成就?傻子能生出六胞胎就是成就,像我这样的,谁都认为我死定了我还能自己站起来,就是成就!成就就是成就感,展示着一个人的精神和灵魂状态。


我跟王水宽说,咱们跟别人比不着,因为咱们不是别人,别人也不是咱,咱自己能找到生活的乐趣,能活得明明白白,全世界都是咱们的,踏踏实实睡吧!


我和王水宽在微信两头都是哈哈大笑😄😄😄😄也!


7

看见这幅文人字画了吗?这仅仅是王水宽巨幅作品中的一幅小品照片。


我刚刚说到了文人字画?对,文人字画。


我认为中国字画只有两种,文人字画和匠人字画。文人字画饱含人文精神,匠人字画深藏技术传承。但凡值钱和值得珍藏的,都是文人字画。


我喜欢品味文人字画,人活的是精神,文化是精神和灵魂之载体。

王水宽的作品

8

现实生活中,不喜欢一个人可能有一百条理由,喜欢一个人只有两个字就行。那就是“喜欢”。


我喜欢王水宽的坦率。


很多人说起自己的知青生活,都是抱怨,都是苦大仇深,不堪回首。我看了王水宽写的近十万字的下乡笔记,却说自己从1975年8月19日下乡插队落户,到1978年8月19日办理入学手续离开农村,整整3年的时光给他一生留下了许多美好的记忆,下乡的经历一直伴随他成长,终身难忘。


他的感受为什么与众不同?


他说自己是主动要求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在农村真正得到了锻炼,感受到了广大农民群众艰辛不易的生活。对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有着深刻的影响。


王水宽高中毕业那年正准备下乡插队时,接到县里新的通知,家中兄弟姐妹可以留城一个。他在兄弟姊妹四个中最小,大姐已经成家多年,二姐和哥哥都已下乡插队,按政策他可以留在了父母身边。他留城后,干了一年临时工,感觉在家太没意思,便主动到街道办要求下乡。

王水宽的书法(大篆),德唯取友,善在尊师

9

喜欢王水宽的勤奋。


“文革”期间焚书和禁书,人们的业余阅读只能是几本手草本的小说《一双绣花鞋》、《第一次握手》、《叶飞下江南》。王水宽比较幸运的是,知青点对门的任老师家里偷藏着不少文学书籍。任老师是郑大毕业的学生,在公社教育组工作。


正是那些书籍陪伴了他的寂寞时光,也滋润了他的文学修养。他开始了诗歌创作,一些诗歌被县文化站打印的集子中收录,感觉特别的美妙。但他根据知青生活创作的小说《w的命运》和《东游记》却投递发表无门,几度传阅之后,不知了去向,却奠定了他的人生方向,

爱上了写作,几十年如一日,再也没有丢掉自己手中的笔。

王水宽的画作

10

喜欢王水宽的兴趣。


我们成长的那个年代,文化生活枯燥,只能自娱自乐。知青们最大的娱乐就是打篮球、下象棋、吹口琴、吹笛子和拉二胡。


王水宽最拿手的是口琴。在夏夜,约一两个好友坐在村头崖垴上,或者小河边、水塘旁,能一首接一首地合奏,一两个钟头不停歇。

凡是会唱的歌曲,根本不用看谱,他只要会唱,旋律就自然吹得出来。

他还学会了做饭,他腌的小菜、做的红薯黄面汤、炸的小虾酥脆,都是知青战友们夸奖的对象。


下乡第一次探家,让他懂得了孩子是父母心头的肉、儿行千里母担忧的含义。

下乡有了人生第一次分红,让他懂得付出之后是收获。

下乡让他有了自己的第二故乡。

下乡让他知道杀鱼得把肚子里的东西掏出来,知道鱼鳃也不能吃……

下乡让他为了盖新房,有幸走进深山采购木材,对向往已久的深山老林有了一次亲密地接触。

下乡让他开始学做饭,从擀面条到蒸馒头,到做大菜,真正感觉自己长大了,有了自食其力的能力……

11

1977恢复高考后,王水宽先后考上了技校和大学,当了航空航天部一二四厂技校的讲师、z经济师……


再后来,他到灵宝市委宣传部、市文联工作,成了省作家协会、省国画家协会等十来个省级学会的会员,发表出版文学作品数百万字。小说集、电影文学剧本、诗歌、歌词、散文等等获得过几十项省以上大奖,也从科员当到了文联副主席、作协主席。

12

有些人,一生只能见上一面,一生都不会忘记。


有些人,只是偶然相遇,仅仅一次相遇,便会成为一生的朋友。


王水宽就是这样的人。


欣赏一个人,始于颜值,敬于才华,合于性格,久于善良,终于人品。


所以说,一个人最珍贵的资本,不是美貌,也不是金钱,而是人品,人品才是一个人最持久的魅力。


“子欲为事,先为人圣”(孔子语)。人生在世,想做大事,得先做个有修为的人。


写到这里,我把问王水宽的问题交给有缘读到这篇短文的朋友,您认为什么样的男人才算是好男人?


谢谢您!

2020年1月9日 于北京金不换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