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板戏《智取威虎山》中有三爷五十大寿桥段(好像后来改成六十),土匪生活艰难,才五十就蓄起了山羊胡子,脸上皱皮拉达地如同六七十岁……

您再瞧瞧,俺婆姨同样五十了,却好似还拽住了一截青春尾巴(北方人读以巴,好听)。这是俺给她拍的她最满意的照片之一,但底片或电子文本都找不到了,仅存6吋相片一张,而且还不甚清晰,十二年后的今天,我才觉得应该放到画布上去,当然少不了做一番手脚。

画面中的黄白花狗狗(现代人多用双音节,还有包包)叫“妞妞”,美国可卡,从小崽养到老去,陪伴我们十一年,死的时候全家很难过,发誓今后再不养狗了。为了缅怀它,在我的画里 出现过两次。记得拍这张照片时,它也坐在沙发上,赶也赶不下来。

画这画时,我问老婆,画面右边太轻,要不放一把提琴?书也可以……“不要,就放几团绒线吧。”看来老婆比我实诚。我只能从善如流。

结果绒线根本压不住,于是我就加上了一挂常春藤,倒也契合主题。油腻汉聪明吧!


2020.1.19燕山于春申愚园


黑白

局部

局部

以下为步骤——

九宫格放大

镜框移至中间

画野花静物和常春藤

老婆说镜框里还是风景好,两分钟搞定


完成

谢谢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