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是中国的女子服饰的代表,旗袍能够展现中国女人的妩媚,能够展现中国女性的俏皮。多少女子,都梦想着有一袭华美的旗袍,得体地穿在身上,风姿绰约,尽显妖娆。就像有一段随心的爱情一样,舒适地存在着,亦是一种安然。


  女人味还是一种风情,一种从里到外的韵律。穿着或绸或锦或丝的旗袍,裸露美丽小腿,发髻高挽,丰姿绰约,风情万种,那份东方神韵,宛若古典的花,开放在时光深处,不随光阴的打磨而凋谢,就那么妖娆着,那么玲珑着,令所有男人震撼。

  一股浓浓的古典情趣在我全身弥漫开来:高高竖一起的衣领尽显纤细的脖颈,似露非露;盘旋扭结而成的花扣两两相和,欲说还休;两摆高高叉一开的缝隙里,白皙的双一腿,若隐若现。女人的万种风情顷刻间摇曳无尽,而我心底的愉悦与满足,也如洞房花烛、金榜题名一般,升腾开来,浸透着每一寸肌肤。

  旗袍是稳妥的女子穿的,舒缓闲适,安然静谧,穿上显得又高贵又端庄,分外地吸引人。坐、立、行、走中规中矩,不似张扬,自有一份摄人心魄的气场。举手投足间,流露出端然与雅致,一颦一笑间,自有一份似水的娇羞。

  芊芊淑女,婀娜旗袍着身,曼妙多姿,笑颜如花绽,玉音婉转流,皎皎兮似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回风之流雪。君不见那绫罗绸缎,艳之韵之,芸芸众神赞,飘飘仙子舞。美哉!天之仙子莫过于典雅高贵的中国服饰国粹——旗袍。

说旗袍是诗一点也不过分,它以其流动的旋律和浓郁的诗情表现了女子的贤淑、典雅和温柔,它是中国女人的一种情结、一种梦幻,是镌刻在中国女人骨子里的美丽。不管在哪里,只要有中国女人的地方,就有美丽旗袍的靓影。

  旗袍与我,也许就像一位少女突然看到了一位一片风情,处处妩媚的少妇一样,嗅闻着她一阵阵的散发着心事的暗香,却也有看不透的处处玄机,隔夜听雨一般诗意而又朦胧。殊不知,那青涩的年龄怎解风情呢!旗袍,这个美丽的忧伤,和我并肩走过了一段花荫般的岁月。依旧喜欢旗袍,走在街上,看到一个婀娜的女子,高挽着发髻,穿在身上的旗袍,散发着暧昧的诱惑。对于这样的女子,总会高搁一眼,打心里喜欢。

  你是花丛中的蝴蝶,是百合花中的蓓蕾。无论什么衣服穿到你的身上,总是那么端庄、好看。你身着一件银灰色旗袍,远远看去,真像一只小蝴蝶飞过一样,既美丽称身,又色彩柔和端庄。

  穿旗袍的女人在任何地方都是一道风景,在任何年龄都是美丽的极致。那种润一滑的感觉会消融一切烦恼,这是世上最美丽的一道曲线。你穿着旗袍走来,盈盈婷婷,袅娜多姿,如弱柳扶风,如风掠湖面。你的出现,顿使周围的一切黯然失色,你的光辉照亮了每一个阴暗的角落。你让所有的女人都充满了自信,你让所有的男人都失魂落魄,你让天下所有的事物都为之动容。

  穿旗袍的女人没有了年龄局限,在她身上没有岁月走过的痕迹,没有风雨留下的沧桑,永远是那么的鲜活,那么的亮丽,那么的激情饱满;穿旗袍的女人总是多情的,再蛮横的女人穿上旗袍也会柔情似水,眼睛水汪汪,手儿软绵绵,身子懒洋洋,脸上红赤赤。穿旗袍的女人总是平和的,再烦躁的女人穿上旗袍也会安静下来,眼望远山,心如秋水,眉头微蹙,唇角轻合。穿旗袍的女人是一首诗,每个人都能读出自己的感受,读出自己的思想;穿旗袍的女人是一幅画,每个人都能照出自己的影子,画出自己的梦想。

  穿旗袍的女人是一部移动的书,承载着中华民族五千年的辉煌,演绎着炎黄子孙传唱千年的梦幻;穿旗袍的女人让女人变得高雅,让男人变得脱俗;穿旗袍的女人让世界珍爱和平,让心灵沐浴清凉。

  旗袍是古典的,它穿过光阴的隧道来至你我身边,透出古意,那些女子,穿着绸缎或者棉布的旗袍,走在路上,不紧不慢,不疾不徐,就是一道美丽的风景,如若再配上一双高跟鞋,莫不是极致的妙。那些光阴都变得绵密起来,妖娆地似一个穿着旗袍的女子,让人动容,让人珍惜。

  我喜欢旗袍,喜欢旗袍所拥有的东方韵致。它内敛、含蓄、温柔,却又高贵、华丽、飘逸。它不张扬,却能够于无声处透出绝色风情。它不暴露,却自有一种掩饰不住的美。

  她像是倾国倾城美人一般,绝色得教人不忍闪烁目光。抬首间,就将身体的唯美描画的刻骨入心,难怪民国时期,是女人最为娇贵的服饰。不禁,目光驻落在了两个青瓷美人身上,当初本以为仅仅是因为美人的容貌迷乱了我。但与她们朝夕相处数日后,才恍然明白,原来是因为她们身上的旗袍之美。

  说起旗袍,印像最深的是电影《花样年华》里的张曼玉。各式各样的旗袍在她完美身段下被演泽的淋漓尽致。每一款旗袍穿在她的身上,举手投足间都显得那么恰到好处。只见她莲步轻移,或朱唇翠袖,或眼波琉璃,或轻盈浅笑,或凝神沉思。与其说是与爱情的邂逅,不如说是一场旗袍的盛宴。

  旗袍,有一种恬淡的华丽在其中。那种宁静与宽容之美,不是任何人都能够拥有的。它是那么紧致、细密,用丝绸或者锦缎,裁制成各式各样的旗袍,再配上小立领,缝上别致、精巧的盘花扣,真是挡也挡不住那洋溢的美丽。即便用最普通的碎花棉布,裁剪得体,那紧束的腰身,流畅的线条,也一样让人心驰神往。

  小城的女子是不穿旗袍的,旗袍那种与生俱来的软和腻,注定了她只与江南女子投缘。纤弱、柔软的江南女子,细腰盈盈握,修长的腿亭亭玉立,穿上淡粉、湖蓝或者是月白的旗袍摇曳在青砖小巷里,如果再撑上一把烟青色的纸伞,分明是戴望舒笔下如丁香般的女子。那份简静与清美,是锦上添花的绝色嫣然,空灵得似水中的荷,平仄多姿,楚楚动人。

  身着各色的旗袍,看上去像是静静地倔强的从墙角开出的各种花朵,就像一只只翩翩欲舞的蝴蝶,充满了那种旧时代与新时代气质的完美融合。

  穿旗袍的女人承载着中华民族五千年的辉煌,演绎着炎黄子孙传唱千年的梦幻;穿旗袍的女人让女人变得高雅,让男人变得脱俗;穿旗袍的女人让世界珍爱和平,让心灵沐浴清凉。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那种出口成章的睿智,往往让所有接触她的人刮目相看。如果说温柔的女人是一朵花,那么清高的女人就是一片云,温柔而清高的女人就是一道独特而靓丽的风景。女人请做温柔而清高的女子吧,相信那是世界上最优美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