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原稿《巴巫蛮道说源》,从道教角度介绍,史话、神话、仙话、鬼话混为一谈,雅俗共赏虽已网红,遗憾科学迷信杂陈,有愧于新时代读者。而今从历史科学角度研究,汲取精华、唾弃糟粕,修改充实完善,以《巴贤列传》为题。

“巴贤”依据陕南安康市伏羲山区“巴巫蛮道”所尊敬的历史人物“列传”。

  “巴巫蛮道”者,南蛮巴人巫师之道教。根植于巴山,流行于巴河,是谓巴道河。东汉以上称为“巴巫”,张修、张鲁“居王巴汉”化之为“巴道”,巴道师承于巴巫。巴道学说始于皇巫伏羲“八卦”,所以源出巴山的巴道河古谓“汃水”,而巴国则古称“汃国”,《说文》:“汃,西极之水也。从水,八声。”《尔雅》:“西至汃国,谓四极。”即助周武王伐殷商的“西土之人”“牧誓八国”是也。《说文》:“巴,虫也。或曰食象它。象形。”徐锴曰:“一,所呑也。指事。”译:巴为长虫;是传说中巴地能够呑象的大蛇;象形字,象其大口屈曲之形。徐锴说:口中一横,象示所呑之物,当指巴蛇呑象之事。《说文》:“巫,祝也。女能事无形,以舞降神者也。象人两袖舞形,与工同意。古者巫咸初作巫。”徐锴称:“口以歌,手以舞也。”译:巫是祷告神灵赐福的人;女子能侍奉无形的鬼神,用舞蹈使其显灵,称为巫;象形字,象人舞动双袖跳舞;与工字取义相同,虽事无形,亦有规距,故从工;巫咸是最早的男巫和巫官。徐锴称:口中歌唱,双手挥舞。

  广而言之,道教系吾中华传统文化,鲁迅先生曾精辟透彻而言:“中国根柢全在道教。此说近颇广行,以此读史,有许多问题可以迎刃而解。”(《鲁迅全集》第九卷《书信•致许寿堂》)并在《而已集•小杂感》中入木三分而指:“人往往憎和尚,憎尼姑,憎回教徒,憎耶教徒,而不憎道士。懂得此理者,懂得中国大半。”在人类进化史上维系人们精神支柱最大的力量莫过于宗教信仰。

狭而言之,“巴”者,早在三千三百年前甲骨文即有“巴方”“巴甸”之名。著名古史学者顾颉刚先生等编著的《中国历史地图集》将“巴方”置于汉水流域。其实,上溯五千年前,巴人就在巴山立国了,《山海经•海内经》:“西南有巴国。太皞生咸鸟,咸鸟生乘厘,乘厘生后照,后照是始为巴人。”《路史•后纪•太昊伏羲氏》:“伏羲生咸鸟;咸鸟生乘厘,是司水土,生后照;后照生顾相,降处于巴,是生巴人。”陕南是西南之首,汉南即大巴山,巴山先民为巴人,巴人立国称巴国。巴山北坡安康市汉滨区和平利县及旬阳县巴河(或谓汝河、坝河)流域有伏羲山、句芒丫角山、中皇山、汝皇山遗址,伏羲山有太皞包、咸鸟山、厘民沟、照毕 山,与古典一一吻合。

  “巫”者,灵也!《大荒西经》:“有灵山(旬阳境有灵岩寺,汉滨境伏羲山北濮砣悬崖上有灵山庙遗址),巫咸、巫即、巫盼、巫彭、巫姑、巫真、巫礼、巫柢、巫谢、巫罗十巫,从此升降(汉滨境伏羲山北黄龙沟有巫石岩,险峻神奇,巴语谓巫为灵,《说文》:“灵,巫也。”十巫从此上达民情、下传圣旨),百药爰在(各种药物都在这里生长)。”《海内经》:“有灵山,有赤蛇在木上,名曰软蛇,木食。”陕南安康市伏羲山区多赤蛇,常爬树上吞食水果或鸟蛋,有剧毒,俗谓:“野鸡项(赤蛇花纹似锦鸡颈项),早晨咬人晚上葬!”笔者儿时见伏羲山巴巫将赤蛇与青蛇(俗谓“青丘飚”)拔掉毒牙,两手各持一条耍弄跳舞驱邪,恰似巫咸国“右手操青蛇,左手操赤蛇”,问其何意?巴巫答:“赤蛇是芒氏女皇化身,青蛇是伏羲化身,成双对的神虫也!”《中次八经》:“灵山,其木多桃、李、梅、杏。”这四种果木,陕南为盛产之地;特别是桃木,巴巫取其材,制作各种驱邪的道具,甚至折来鲜活桃木枝条便可作为驱邪刑杖;俗谓食桃有益而过量食李梅、杏有害:“桃饱人,杏伤人,李梅树下抬死人。”桃象征长寿。《荆楚岁时记》:“桃树者,五行之精,压伏邪气,制百鬼也。”

“蛮道”者,陕南属古代“南蛮”之地,《尔雅》:“八蛮在南方。”《说文》:“蛮,南蛮,蛇种。”即以龙蛇为图腾的伏羲苗裔。《楚辞•天问》:“遂古之初,谁传道之?”尽管屈原对原始“传道”者是“谁”提出疑问,但却肯定“传道”者出自伏羲臣燧人氏伯牛“之初”。《淮南子•原道训》:“泰古二皇,得道之柄,立于中央;神与化游,以抚四方。”高诱注:“二皇,伏羲,神农也。”《周易》记载在风地观卦“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即风姓伏羲以神权统治天下所立的道教。《逸周书•殷祝解》:“昔大帝作道,明教士民。”大帝即伏羲,如《史记•孝武本纪》:“闻昔大帝(原注伏羲)兴神鼎一。一者,一统天地万物所系终也。”《蛮书》:“夷事道,蛮事鬼。初丧,鼙鼓以道哀,其歌必号,其众必跳。此乃槃瓠(盘古)、白虎之勇也。”《晏公类要》:“白虎事道,蛮蜒人与巴人事鬼。”巴山北坡注入汉水有著名的巴河及蛮河。《汉书》:“有蛮夷曰道。”即伏羲山区依旧流传着俗称“作道场”的“巴巫蛮道”。巴巫蛮道相传:“伏羲的‘作道’行为是:掌握神权的大巫师伏羲,因人怕蛇而鬼亦惧蛇,所以化妆成蛇身,弹奏琴瑟,跳着蛇舞,以驱鬼邪;掌握祭祀,舞蹈主祭,供人们崇拜敬畏。其‘作道’的意识是:伏羲‘信巫鬼’,‘重淫祀’。”之所以中国道教源远流长于汉水,特别是巴巫蛮道流派,起根发苗于“作道”之皇巫伏羲也!巴巫蛮道之所以通达历史传统,盖因古代“巫史不分”也!

黄镇山:巴贤列传(前言)_美篇

今日头条、百度转载

2020-01-08


黄镇山:巴贤列传(前言)

手机搜狐

2020-01-12 12:16


黄镇山:巴贤列传(前言)

一点资讯

传媒视点2020-01-12


黄镇山:巴贤列传(前言)

网易

坝河视角2020-02-15 12:37


黄镇山:巴贤列传(前言)

搜狐号

坝河视角2020-02-15 12:37


巴贤列传(前言)

今日头条

坝河视角2020-02-15


巴贤列传(前言)

百度

坝河视角2020-02-16 0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