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起来准备去省电力公司排练节目,因为1月7号就要参加“国网山西省电力公司离退休人员2020年新春团拜会”的演出,所以最近排练比较紧张。起床后被窗外的大雪吸引了,真是瑞雪兆丰年,2020年应该是一个丰收年!


匆匆洗涑出门,只见天地之间白茫茫的一片,雪花纷纷扬扬的从天上飘落下来,四周像拉起了白色的帐篷,大地立刻变得银装素裹。我不禁想起一句诗“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真美呀!初下雪时,往往雪片并不大,也不太密,如柳絮随风轻飘,在我继续前行的途中随着风越吹越猛,雪越下越密,雪花也越来越大,像织成了一面白网,丈把远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在这沉重而深邃的天空下,漫天飞舞的冬雪,温婉而宁静,若有所思,若有所悟,轻轻地吻着我的脸颊,轻轻地滑进我的衣领,千年不变的娇容给我带来了一缕冬的柔情。我的整个世界里仿佛只有雪花在轻轻飘落,在上演着一场好戏,真像是一个粉妆玉砌的银色王国。马路上像铺上了一层厚厚的地毯,踩上去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留下一串深深的脚印,冰雪覆盖的世界分外妖娆。


这雪花洁白如玉,它是天宫派下的小天将,还是月宫桂树上落下的玉叶呢?它像美丽的玉色蝴蝶,似舞如醉;像吹落的蒲公英;似飘如飞;像天使赏赠的小白花儿;忽散忽聚,飘飘悠悠,轻轻盈盈,无愧是大地的杰作!定睛一看,眼前的雪花又像蝴蝶一样调皮,一会儿落在屋檐下,一会落在树枝上,还不时飘在行人的脸上。

落光了叶子的柳树上,挂满了毛茸茸亮晶晶的银条儿;冬夏常青的松树和柏树,堆满了蓬松松沉甸甸的雪球。一团团、一簇簇的雪飞落下来,仿佛无数扯碎了的棉花球从天空翻滚而下。雪仙子在尽情地挥舞着衣袖;在飘飘洒洒的弹奏中天、地、河、山,清纯洁净,没有泥潭。像柳絮一般的雪,像芦花一般的雪,像蒲公英一般的雪在空中舞,在随风飞着。


这雪又仿佛天女散花,无穷无尽的雪花从天穹深处飘落,如同窈窕的仙女穿着白色的裙子,用优美的舞姿向所有的生物致敬,然后轻柔地覆盖在房顶上草尖上树叶上,瞬间,万物的本来面目被2020年的第一场雪悄悄地掩盖住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层厚厚的积雪,一眨眼工夫,雪花用自然的力量点缀了万物,将一切变得神秘起来。

我被这银白的世界惊喜着,发自内心的喃喃着:我爱你雪花,我爱你的纯洁。你把大地装饰得一片银白,你把大地打扮得这样美丽。抬头再看天空,雪花们正在空中翩翩起舞。我踩在雪地上,脚下咯吱咯吱的踩雪声伴着我愉悦的心情,一个人置身于这白茫茫的景象当中,仿佛来到了天堂,脚下是软软的白云,身边是可爱而纯洁的小精灵。


这雪中的景色使我感到壮丽无比,天地之间浑然一色,这银色,让人感觉整个世界都是用银子装饰而成的。此刻,大朵大朵的雪花漫天飞舞着,像许多只白色的蝴蝶。它们铺天盖地,像柳絮像鹅毛,悄然无声地从天空落下来,好像无数的伞兵乘着降落伞从天而降,那雪花玲珑娇柔,晶莹剔透,不停地飘呀,飘呀……

瞧!那些雪地上凌乱闪烁的脚印,是诗;而被踩得黯淡板结的路,是散文。落在树上的雪,不是嫁接,而是塑造。披上雪纱的世界,终于出现了轮廓。看!冬姑娘把准备了一年的礼物送给了我们。那洁白无暇的六角片宛如一个个坠入人间的精灵。它们那轻盈娇小的身躯,再配上雪白的衣裳,好似一只只晶莹的蝴蝶在空中飞舞。它们以铺天盖地之势迅速笼罩了整个大地。一切都被染白了。


这冬天的大雪把我带到了一个幽雅恬静的境界,让我置身在了一个晶莹透剔的童话般的世界。松的清香,雪的冰香,给人一种凉莹莹的抚慰。一切都在过滤,一切都在升华,连我的心灵也在净化,变得纯洁而又美好。我爱白雪,我爱雪景,我更爱冬天。冬天是心灵的年轮。冬天,虽然十分寒冷,但是它有着无可比拟的温馨和希望。

这时我凝望天空闭上双眼,任雪花与我娇柔地缠绵,我仿佛听到了雪花在我的耳畔轻轻地吟唱,仿佛听到了遥远的天际里传来的琴音。一朵一朵的雪花,旖旎美态,精灵般飞舞,晶莹剔透,温婉如玉。我眸子里多了醉意,缀在眼角淡淡的惊喜,雪花无声的飘落,冰姿柔骨,凌波轻舞,我倚树静立,遥听片片飞雪呢喃絮语。


漫天飞舞的梨花落在掉光了叶子的老树上,好似孙儿为他披上了一件雪白的大衣。我试探着用手去接住那一个个可爱的精灵,看着它们在我手上嬉戏,一切都是那么有生机。雪花,令文人骚客灵感大发,浮想联翩。难怪诗仙李太白赞颂:瑶台雪花数千点,片片吹落春风香。雪花,不仅使人们看到白玉无瑕的新景,更能看到春天的曙光。

雨落在地上,会发出声响,而雪是悄悄地来临的,它仿佛是不希望在自己来临时受到人们的关注,而走后给人世间留下一片美景,给人们留下惊喜和欢乐。雪仙子,你总是悄悄地来,又匆匆地去,你把美丽的雪花留在人间,给庄稼带来温暖。雪,就是如此的默默无闻,无私奉献。你是那么纯洁,我从心底赞美你高尚的品格。


一大早带着赏雪后愉悦的好心情进入排练室,心情自然是大好了,排练后的身心达到了愉悦的状态。人呀!心情好是最重要的,想让心情好,就得学会自我调整,好好爱自己,学会自我调整,让好心情陪伴自己的余生。

作者:杨玉珍(上图),生于1960年3月,毕业于山西大学汉语言本科,1979年参军时在28军84师宣传队,后到84师医院工作,从部队回地方后从事教育工作直到退休。喜欢读书、写作、舞蹈、健身、旅游、朗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