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态小议(8):


        求联获趣说对联

                ——兼复试对的朋友


        对联,是我们中华民族文化瑰宝之一,有其独特的魅力。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胡中行先生在一篇文章中写到:“我们可以自豪地说,在全世界所有的语言当中,汉语是最适合对对子的,因为它一字一音,又没有词尾变化,加上声调丰富,天生就有一种整齐的结构美和多变的节奏感。”本人有幸成为中华民族一分子,从小就喜欢这种文学形式,并乐于尝试。

        昨天早晨浏览网页,无意中看到有个求下联的帖子,上联是“鼠无大小皆称老”,感到很有意思,就想试对。琢磨了一大会儿,好不容易有了个眉目,但终因两个字对不工才想起发到朋友圈求助。好家伙!没想到发出去半小时不到,就有十来个朋友回复,很踊跃。细看时,有的还算不错,尽管不能算好,甚至有些地方明显不妥,但没差大样儿,起码说明,这些朋友对什么叫对联是有基本了解的。但是也有“胆儿”大的朋友,给人的感觉,好像在他看来,只要下联与上联的字数相同,这就叫对联。

        看到朋友们的这些回复,我的感觉是既喜又忧。喜的是,有这么多朋友踊跃参与,说明大家是喜欢对联这种文学形式的,这是一个好现象。忧的是,这么好的东西,竟被不少人不解其妙,无意中视瑰宝为草芥,把对对子看得如此简单。由此我想起前些日子在毛主席诞辰126周年纪念日前后,高频率在微信群传播的那副颂扬毛主席丰功伟绩的“长联”。也不知是谁在转发的时候,加上了一些吹嘘这副“对联”如何如何神的话,什么“上联嵌进了一二三四五……”,下联“嵌进了工农商学兵……”。细看文字,我印象每“联”足有十多个短语吧,唯独一两个短语勉强能对上,说什么也不敢管它叫对联。我想,原作者或转发者的初衷不用怀疑,但客观效果无论如何是不好的。既是对瑰宝的亵渎,也是对伟人的不敬,还可能对初识、初学者产生误导。

        其实,我对对联的认识也还是半瓶子醋,不敢说编写的对联没有毛病,更谈不上意境如何,但我的确很热爱她。既然热爱,就觉得有义务去扩大她的影响,有责任去捍卫她的尊严。基于此,我想把我所学到的有关知识传播给大家,以求共同提高。

        根据我所学到的东西,对联的基本要求是,两句的字数要相等,词性要一致,句式要重合,平仄要相对。更简练一点说,就是要对仗。既然要求对仗,凡是五言或七言(即每联五个字或七个字)的,就应当遵循五言律诗或七言律诗(简称五律或七律)的格律要求。除五七言之外,其它长联的平仄可以适当放宽。有一本叫做《笠翁对韵》的书,讲的就是对对子的:“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山花对海树,赤日对苍穹。”从中可以体悟什么叫词性一致、平仄相对。

        接下来,我们回看一下朋友们对我昨天在朋友圈求对的试对。(一)有几个朋友是这样对的:“松分老幼悉谓青”、“猪有胖瘦统叫肥”、“姐无老幼均唤小”。这几例,词性没问题,都一致,并且都悟到了上联的尾字与首字合起来是人们熟知的“老鼠”这个玄机,分别对出了“青松”、“肥猪”和“小姐”。只是都犯了平仄不相对的错误。最典型的是“老幼”和“胖瘦”都与上联的“大小”同是仄声字,不相对。例三的“无”还犯了与上联重字的忌。(二)有的朋友对:“狗有长短都名犬”、“鹦有雌雄都叫哥”、“龙有长幼均呼王”、“民有老少都是人”、“饭分好赖都叫吃”。这几例,除了其它方面存在不同的毛病外,犯的同一个错误是尾字都跟上联的“老”这个形容词不同性,有的是名词,有的是动词。另外还与上联尾首两字合为“老鼠”不类。再者,“老鼠”是单一名词,“吃饭”是动宾词组。(三)有朋友对:“三有老嫩全叫小”。窃以为,如此作对,私下小范围调侃取乐难言不可,但实属不雅。另外,“老嫩”同样存在平仄不对的问题。还有的属于内容不健康一类,不屑一评。

        常说:当医生给别人看病可以,给自己看病未必行。我或许就是这样的医生。见笑!

        有朋友可能会问:“说了半天,你对出来没有?对得怎样?”那我也就不怕出丑,豁出去了,当个反面教材也算是贡献嘛!我对的是“云有高低盖谓浮”。“浮”,取形容词“空虚”义。“浮云”隐对“老鼠”。意思是:云,尽管有高有低,但终究都是空虚的,都会被风一扫而去,体现看淡名利的思想。

        写这个东西,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营造一个宽松的学术氛围,通过揭朋友的短、亮自己的丑,在相互切磋的过程中,达到共同提高、弘扬国粹的目的。

         医不自治,欢迎批判!




题图插图来源:网络或朋友圈



袁公致读者

您的关注,是我出征的战鼓; 您的点赞,是我渴望的美餐; 您的评论,是我前进的指针; 您的分享,是我挺胸的脊梁!

若有兴趣,可加我微信h18931141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