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拉开窗帘,当我看到外面白茫茫的一片,立刻兴奋起来。真是“呼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我痴痴地看着眼前的美景,直到一阵寒风从窗户缝里钻进来,我才回过神来。映入我眼帘的是漫天漫地的雪白,飘飘洒洒的雪花自空中落下,瞬间洗刷了空气中的污浊,仿佛也净化了人们的心灵。

吃完早餐,我禁不住雪的诱惑,走进这个银白的天地,和雪花一起飞舞。冰凉的雪穿过我的发,贴在我的脸颊,洒在我的睫毛间,浸润我的唇,偶尔还会掠过我的脖颈,在我的肌肤里慢慢消融。回头看自己留下的脚印深一脚浅一脚。

雪小禅说:这世间的美意原有定数,这听雪的刹那,心里定会开出一朵清幽莲花,也寂寞,也淡薄,也黯然,但多数时候,它惊喜了一颗心。
雪,是心灵的对白,是灵魂的写意。我站在漫天飞雪中,闭上眼晴,静听天籁。
一袭红工衣,置身于天地之间,与雪成了鲜明的对比。红与白本是我一直喜欢的颜色,心里美滋滋的。此时,只一心,一人,和一片苍茫纯洁的世界。

我独自欣赏一场雪花的舞蹈,晶莹的雪花是飘舞的彩蝶,在朦胧的天际间跳跃。树梢,屋脊,还有远处的山,交织成一场视觉的盛宴。

对面房子的屋顶和墙角落了雪,树木的枝枝叉叉落了雪花,毛茸茸、亮晶晶,像极了雾凇,多了几分柔软;冰冷坚硬的地面落了雪花,仿佛铺了一层绒毯,多了几分温暖。

我伸展双臂,让白色的精灵从指尖滑落,落在手心里,我还没看清楚它的模样,瞬间就融化了,留下一小滴水,纯洁无比,心里的喜悦滋滋的生长。舒展了紧锁的眉头,点亮了灰暗的眼眸,沿着山路,踩着积雪逶迤而上,看无尽的玉树琼枝,看晶莹的雪花,看白中透着灰的沟壑,看天地一线处一道道亮白,世界美好的让人眼眶湿润。

雪,是那么的富有诗情画意啊!从古迩今,多少墨客骚人,几尽才学,赞美这皑皑白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