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0年五月以后,蒋介石办公桌上多了一个遗像。


这个人不是他的亲人,却永远的摆在蒋介石面前。


这个人,生前很多人骂他是汉奸,但他死后,举国抛弃成见,共同哀悼这位英勇的抗日将士。


他便是张自忠。


中国抗战史上,甚至是世界反法西斯战场上同盟国牺牲的军衔最高的将军。


“汉奸”张自忠


出生于官宦家庭的张自忠,人生的前半部分是有些平淡的。家庭有背景,不愁吃、不愁穿,还能上学。


堪称为命运转折点的事,就是在北洋法政学堂接触到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学说和“驱除挞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的资产阶级革命政纲。


这些振聋发聩的进步思想在他原本只知孔孟的头脑中增添了崭新的内容,对他日后的成长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


1911年底,张自忠秘密加入同盟会,1916年毕业后,进入冯玉祥的部队,亲身投入了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中。


他从一名基层排长做起,稳扎稳打,到了1931年,即在他四十岁那一年,他已经成为了冯玉祥领导的西北军不可或缺的一名悍将。


也是在那一年,东北少帅张学良通电全国,改旗易帜,中国全国在名义上形成了统一的局面。


西北军被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29军,张自忠担任29军麾下的38师师长。


在军长一抓一大把的混乱时代中,仅是一位师长的张自忠自然没什么名气。


时间来到了6年后。这年的7月7日,日军制造了卢沟桥事变,开始了全面侵华。当时驻扎在平津地区的正是第29军,29军军长宋哲元和38师师长张自忠更是其中的领导者。


然而他们对日本的野心估计不足,对自己的实力更是估计不足,他们甚至还搞起了占山为王的把戏,认为平津是自己的地盘,蒋介石别想插手,对付日本人,自己就可以搞定。


事实上,西北军根本搞不定日本人。


当日军打到北平城下,宋哲元率领部队离开,北平没有任何守卫力量的情况下,张自忠无奈做出了决定:贴出安民告示,放日军入城。


张自忠也因此第一次被国人所熟知,其名头是“汉奸”。



“不怕死”的张自忠


坦白的说,丢了北平,张自忠确实有很大的责任,平津舆论界甚至送了他一个四字评语:“自以为忠!”


在社会舆论压力下,南京政府以“放弃责任,迭失守地”的名义,将张自忠撤职查办。


风头过后,国民政府给了他军政部的一个闲差。那时的张自忠可谓是备受煎熬,也终于明白自身的担子和责任。


他写了一封血书给蒋介石,但是没有得到回应。直到李宗仁、程潜等人推荐,急需人才的蒋介石才找到台阶,命令张自忠担任原38师扩编的第59军代理军长。


从那一刻起,张自忠也才真正地将生命交给了抗日事业,将热血洒在了中华大地。


张自忠和他的59军为了完成自赎,洗刷耻辱,开始了在战场上的殊死搏斗。


1938年2月,59军在友军配合下,血战7天7夜,终于击退了日军中号称无敌的第五师团。


这一战,让日本人感到震惊:中国竟然还有这样的部队。


这一战,也让国人明白,张自忠他不是汉奸。此战过后,张自忠丢失北平的所有处分被撤销,并出任第27军团军团长。


然而,这一切对张自忠来说,只是起点。


血战临沂,59军与敌鏖战七昼夜,粉碎日军向台儿庄前线增援的战略企图,将日军号称“铁军"的板垣师团击溃,直接保障了台儿庄取得大捷,这是全面抗战以来取得最大胜利的战役。


徐州会战,张自忠和他的部队是出了名的“不怕死”,哪里要增援,他们去;哪里需要死守,他们去;哪里需要断后,他们去。


冬季攻势,张自忠率三十八师正面进攻日军,歼灭日军第十三师团第一零三旅团,于1月初配合第八十四军稳定战线,2月14日发起反攻。此次战争是抗日战争期间正面战场国民党军发动的唯一一次战略性进攻战役。


每一次,张自忠都走在最危险和最艰难的抗日前线,没有挑三拣四,没有畏惧困难。


每一场战斗开始之前,张自忠先写下遗书,活便销毁,死了也无牵挂。


直到1939年,张自忠所到之处,无一败绩。那一年,张自忠被国民政府授予上将军衔。那时候,他已经是第33集团军总司令,而且还是第五战区右翼兵团总司令。


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是李宗仁,多次关照张自忠:“集团军总司令,不要去一线战斗!”然而张自忠不置可否,依然冲锋在第一线。


时间,走到了1940年。这年5月,枣宜会战打响了,张自忠奉命出兵枣阳,阻击日军前进。


这一次,张自忠依旧如往常一般,在战斗之前写了一封信,是写给当年的老部下,里面有一句说道:“万一不幸而拼完了,我与弟等也对得起国家,对得起四万万同胞父老!”


然后,依旧亲自率领部队在第一线战斗。


只是这一次,遗书没有销毁。


无人投降的战场


5月15日,张自忠率领集团军总部和74师抵达南瓜店,然而由于通电频繁,日军通信部队破获了集团军的电报密码,发现了张自忠的所在地。


5月16日,日军第39师团调集5000多人,开始包围分割张自忠所在的集团军司令部。


那个时候,张自忠身边仅有1500人左右,在武器装备全面落后的情况下,张自忠陷入绝境。


张自忠选择了死守待援。


他对战士们说:“国家到了这个地步,如果我们这样的军人没有选择牺牲,国家就没有未来。”


“为国家民族死之决心,海不清,石不烂,决不半点改变。”


当天清晨,日军发动了总攻,阵地上的中国士兵没有一个后退,但是阵地不断地在丢失。


身中数弹的张自忠依然在指挥着最后一个士兵进行反抗,然而最后的时刻终究还是到来了。


日军的子弹射中了他的腹部,他倒下了,但临死之前他还站起来一次,企图用手去抓一名日本兵的刺刀,就在那一刻,另一名日本兵将刺刀刺向他的身体。


他倒下了,再也没有站起来了。


没有一个人投降,张自忠和他的部下全部牺牲了。


他死的那一夜,中国士兵们不要命地向张自忠墓地发起进攻,按日军的记载:“当夜,张自忠的遗体即被数百名中国士兵采取夜袭的方式而取走。”


张自忠的尸骨运回后方后,经检视,身有八处伤口,其中炮弹伤二处,刺刀伤一处,枪弹伤五处。


张自忠将军的诀别书

已故老兵郭荣昌老人,曾在2010年接受采访,回忆道:“黄师长(第59军第38师师长黄维纲)光着膀子,穿着裤衩,带着弟兄们光着脚丫顶着鬼子的炮弹朝前冲,几进几出终于抢回了张军长的遗体。”


郭荣昌还展示额头的伤疤:“这就是当年和鬼子拼刺刀被鬼子挑开的,我是超前刺,鬼子则向上挑。”尽管采访时郭荣昌已经93岁高龄,但他依旧热血,向记者比划如何和日军拼刺刀。


郭荣昌说:“其实日本鬼子并没有那么可怕,当年我们不知多少次和日本鬼子面对面地拼刺刀,死在我手下的鬼子不知有多少个。”


郭荣昌老人说的风淡云轻,但他的眼睛却因日军的毒气弹永远失明了。


老兵郭荣昌

十万军民恭送灵柩


抢回尸骨后,张自忠将军遗体被运往当时的战时首都重庆安葬。


路经宜昌时,十万军民恭送灵柩至江岸,其间日机三次飞临宜昌上空,但祭奠的群众却无一人躲避,无一人逃散。


1940年5月28日晨,当灵柩运至重庆朝天门码头,蒋介石、冯玉祥等政府军政要员臂缀黑纱,肃立码头迎灵,并登轮绕棺致哀。


蒋介石在船上“抚棺大恸",令在场者无不动容。


蒋介石亲自扶灵执绋,再拾级而上,护送灵柩穿越重庆全城。


国民政府发布国葬令,颁发“荣字第一号"荣哀状,将张自忠牌位入祀忠烈祠,并列首位。


28日下午,蒋介石与军政要员和各界群众在储奇门为张自忠举行了盛大隆重的祭奠仪式。


张自忠殉国时,年仅49岁,他的夫人李敏慧女士闻耗悲痛绝食七日而死,夫妻二人合葬于重庆梅花山麓。


从此,蒋介石的办公桌上,永远摆了一个人的遗像,他就是张自忠。


周恩来写下文章称赞张自忠“其忠义之志,壮烈之气,直可以为中国抗战军人之魂。"


1991年,李先念书:“抗日名将,民族英烈。高风亮节,气壮山河。"


2005年9月3日,胡锦涛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大会"上誉张将军是一位:“中国人民不畏强暴、英勇抗争的杰出代表。"




如今,北京、天津、上海和一些城市,都能找到一条叫“张自忠”的路。


张自忠将军,民族军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