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勒是德国十六世纪初一个伟大的人文主义画家。他出生金匠家庭,十三岁前跟父亲学手艺,因他的素描天才,后改学绘画。

《野兔》是丢勒最著名的水彩素描之一,他的素描画幅都不大,但每一局部都严肃认真的被刻画,虚掉的地方一定要在一个重要的位置被暗示,《野兔》好像在一虚空中,但细看,兔子的眼里有一扇窗户。

这是他十三岁的自画像。下笔稳健、肯定、准确。传统素描的基本语言是线条,线条是人类文明的最早发明!当人类开始用线条来表达主观愿望,诉说情志,解释存在的时候,人类已经走上日益灿烂辉煌的文明之路。

我们每个人都有与线条打交道的经历,不论是写汉字还是写其他语言。不过在手机刷频时代,手的功能被简化了,手同大脑的关系改变了,前景如何,可以想象。

这幅素描写生中的人物是丢勒画的自己的新婚妻子...... 丢勒的妻子也是纽伦堡人,叫阿格勒丝,比丢勒小五岁,两人没孩子,但坊间谣传夫妻之间关系不好则绝对是谣言。他们是传统本分夫妻,相敬如宾,各自履行自己的责任,互相扶助,互相照顾。他们最后是三个人的家庭,第三个人是丢勒最钟爱的徒弟,叫巴尔冬·格林,一辈子拒绝结婚,拒绝离开师傅,绘画没什么起色,但素描跟师父接近。

丢勒一生最爱的是他母亲,最要好的朋友是纽伦堡的人文主义知识分子,最忠实的对象是他的妻子。所到之处,他受到皇帝和诸侯的青睐和崇奉,终其一生,勤奋创作学习犹如少年。事实上,丢勒是天才。

总之,线条是人类最伟大最完美最简洁的发明。在朴素和单纯中发现并再现美,是艺术家的义务。达·芬奇说:素描不仅描绘自然,素描也发现自然。

素描就如冥想,素描就像宗教仪式,它引人入胜。

荷兰人文主义哲人埃拉斯谟对丢勒崇拜有佳,他说,就算古希腊绘画大师阿佩雷斯再世,也会拜丢勒为大师。这片兰鸟的翅膀逼真到无以复加,或代表了画家一种梦想?

丢勒没有直接批评过独裁专制,但画中这主儿绝不像善者。对权力的贪欲从来是东方君王的顽疾,丢勒刻画服饰细节充满民主精神,一丝不苟,但那一对闪着邪恶眼光的眼睛说明了一切。

丢勒对存在的态度:永远好奇,认真观察,勤奋练习,精准再现。他说:“只有愚钝的人才会亦步亦趋跟在前人屁股后面,不肯自己动脑子思考、想象,不敢跨出传统一步。

十五世纪一个纽伦堡妇女的素描。

一个九十三的老人。每一条皱纹,每一根胡子和头发......令人叹为观止。

丢勒一辈子身体不很强壮,但他坚持练习健身,坦诚看待身体,仿佛是脱离了本体反观……

美感在北欧就是真实,跟科学和唯美关系不大。

也轻松,

也抒情,

更虔诚,但不逾越人性的范畴。

这幅素描中的人物是丢勒的大弟弟,精明干练,最后偷偷卖掉了哥哥的所有素描。他们的母亲和父亲一共生了十八个孩子,但活下来的就仨。丢勒很爱他的弟弟们,对他们很慷慨。

永恒的祈祷,一幅简单的素描胜过千言万语。

手巧才会心灵。

好逸恶劳是退化的开始。

心手相接的瞬间。

也记载民俗,男子公共澡堂,管弦笙歌......

丢勒如何就进了女子的公共澡堂?

丢勒五十七岁时突然因病去世,没留下遗嘱,妻子阿格勒丝同两个小叔子分割了家产。

他是四月六日这天去世的,八年前,他在罗马的同行和好友、画圣拉斐尔也是在同一天离开人世。

丢勒的这种发式因他而流行,特别在德国浪漫派之后,一股回归中世纪德意志精神的潮流推动年轻一代画家,把丢勒看成他们的榜样和偶像,他们都模仿丢勒留长发,显示宗教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