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019


蒹葭


从16年开始,我的心情变得非常糟糕。有时走在街上,看见一些容易触动的画面,想起伤心的事情,就不能自已,随时都会泪流满面。那时,生死只在一念之间。

这样的日子持续到2019年1月,一个偶然的机会,朋友圈里一位朋友参加了仓央嘉措国际诗歌大赛,我一时兴起也写了一首《仓央嘉措》并投了稿。


你是普度众生的佛啊
你是雪域最大的王
却无法把自己渡到彼岸——
只因苦海无边
禅杖不能做船帆


三百年的流云随风
你仍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你渴望生生世世为凡人
只要能爱恨歌吟
却终究逃不出宿命轮回——
只因红尘万丈
袈裟不能做翅膀


于是
那一日的仓央
带着旷世的苦难
旷世的悲伤
永生在青海湖旁


我是旺姆
我是卓玛
你可是不为修来世
只为途中
与我相遇的仓央

没想到很快便收到了入围通知,并荣获了优秀诗人奖。3月29号我去北京参加了颁奖大会,在这次大会上,有幸认识了仓央嘉措诗社社长金罡先生、湖南画家寇宗峰先生、辽宁作家才斗先生、山西美女诗人王芳女士、内蒙诗人李长华女士、辽宁诗人紫薇女士、甘肃诗人编辑墨兰女士,并成了朋友。我们一起共进晚餐,听他们谈论各自的艺术心得,我如沐春风。


  从此朋友圈里多了好多优秀的朋友,他们为我打开了心灵之窗,我的身上仿佛注入了新的血液,开始写一些融入自己悲欢的小诗。在诗歌群里,能读到很多来自全国各地诗人的优秀作品,我的诗路也开始放宽。在几位诗人姐妹的提携下,我加入了仓央嘉措诗社和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


  后来又相继获得中国诗影响诗歌大赛优秀诗人奖,兰陵杯诗词书画大赛优秀诗人奖,六式情歌杯第二届仓央嘉措国际诗歌比赛精英诗人奖。又有幸结识了很多全国各地的诗人朋友。看着一个个奖杯和证书,看着自己的文字登上纸质报刊,看着自己的作品被《中国爱情诗刊》《洛神诗歌》等编辑进媒体诗刊。
  
  

很庆幸我走出了阴霾,我在一天天进步,我的生命也在一日日丰盈;更庆幸,逆境时,我没走过那一念,让我还能呼吸今天的空气;还能享受今天的阳光;还能爱着我的父母和儿女。

  从三月份到现在九个月的时间,我写了五十多首小诗,把他们配上我喜欢的图片和音乐,编辑成美篇,并得到了很多读者的点赞、留言、打赏和转发。我并不是沾沾自喜于这些小名利,而是为得到人们的肯定而欣慰,有读者留言说,读着我的诗感动到流泪,我很高兴,感觉自己的文字已开成了小花儿,欣喜了自己,芬芳了别人。

  感谢2019,让我与诗歌邂逅。

2020我会继续努力,在诗歌这个广袤的原野上,继续做一朵小野花的长梦。

相信我能做的更好。最后以曾经赠给陕西诗友李海明先生的小诗自勉吧:
瓜菜种子播土里
  诗与远方种心田
  梦与理想常相伴
  日日锦瑟是华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