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看了一档节目,让我有点喜欢品读《经典宋词》。特别喜欢李清照写的诗词。

   李清照号易安居士,宋代女词人,婉约词派代表人物,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称。《易安居士文集》《易安词》是李清照的著作。她出生于书香门第,早期生活优裕,其父李格非藏书甚富,她小时候在良好的家庭环境中打下文学基础。出嫁后与夫赵明诚共同致力于书画金石的搜集整理。金兵入据中原时,流寓南方,境遇孤苦。所作词,前期多写其悠闲生活,后期多悲叹身世,情调感伤。部分篇章感时咏史,情辞慷慨…  

       “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描写了李清照婚前无忧无虑的少女情怀…“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写了初婚之后的多情少妇;“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写出了爱夫离世后的悲情寡妇;最后跌入到“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凄惨孤独、度日如年的憔悴黄花.....道尽了“千古第一才女”坎坷的一生。

《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

                                    李清照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zen)争渡,争渡,

                   惊起一滩鸥鹭。

译文:

       应是常常想起一次郊游,一玩就到日暮时分,沉醉在其中不想回家。一直玩到没了兴致才乘舟返回,却迷途进入藕花池的深处。怎么出去呢?怎么出去呢?叽喳声惊叫声划船声惊起了一滩鸣鹭。

      此词大致可系于她十六岁(宋哲宗元符二年,1099年)之时,是她来到汴京不久,此词亦当是她的处女之作。

  这首词表达了词人早期无忧无虑生活之情趣和欢快之心情,把溪亭那次游玩以平常之口吻一一道来。常记溪亭日暮。“常记”二字似乎是顺手拈来,非常自然,但足以说明词人用词功力至深。“常记”二字恰好说明那次在溪亭之愉快旅行给词人留下了深刻之印象,时时回忆起,念念不忘。那次在溪亭和闺蜜尽情饮酒,嬉笑玩耍,不知不觉到了黄昏之时。为什么说是闺蜜而不是朋友,因为在宋代,特别要求男女授受不亲,所以,词人当时还是待嫁闺中,所以是不会和男性少男在一起。此时,她们已经饮酒到沉醉,沉醉到什么程度?已经不记得来时之道路。同时也说明溪亭这个地方水面开阔,芦苇、荷花遍布。如果是一个小小之水面,怎么找不到归路?兴尽晚归舟。说明玩得“乘兴而来、尽兴而归。”词句借鉴于晋朝王徽之泛舟访友之故事。王徽之在一个雪夜忽然兴至,从阴山家中泛舟出发,去访问朋友戴安道。到了戴家门口,并没有进入戴家门,就吩咐家人回去了。有人问他为什么,他说:“乘兴而来,兴尽而返,我又何必见安道呢?”误入藕花深处,只因为不知归路,才误入藕花深处。“误入”二字用的自然流畅,毫无雕凿之痕迹。一叶扁舟在荷花之中游荡,畅游在遍布荷花这优美的画卷之中是多么一种身心享受之心情。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争”字用的顺其自然,是因为“争”才引起“惊”。众人在一起争相划桨,由于有的已经沉醉,所以用力不齐,一叶扁舟在荷花丛中打转。划船声、欢笑声把芦苇丛中的鸥鹭惊起,展翅在天空飞翔。芦苇葱葱、荷花飘香、鸥鹭在头顶盘旋,可以想象那是多么一幅优美之立体画卷。短短一首词展示出了词人豪放倜傥、潇洒超脱之境界。

    






文字编辑:Jone无名绿萝

图       片:网上下载

音       乐:月光下的凤尾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