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雪域老兵

图片:源于网络

雪域之歌(一)

雪域上的军人,人民的守护神

  雪域是寂寞的,雪域上的军人是寂寞的,这种寂寞你们无法想象。在你们眼里,这种寂寞的生活很静谧,似乎是一种超越生活的宁静与致远,但谁能体会雪域军人的苦呢?

在凛冽的风雪中,一身傲骨,头枕边关冷月,身披雨雪风霜,饮雨露啃干粮,天作被地为床,风雪似刀,脊梁如山,身上的迷彩服经常是湿漉漉的,手中的钢枪却一直是滚烫的…用青春驻守着祖国的南大门,用热血捍卫着共和国的安宁,用生命书写着生命,用忠诚铸就了不朽的军魂,在雪域高原演绎着“西藏边防军人”的真谛…

  军人和人民生死不离,在祖國的每一寸土地上,都有军人。人民养育了军人,军人爱人民就象爱护自已的眼睛一样,忠诚地守护好人民。似乎二者并没有什么冲突…

朋友,当你走在号称世界屋脊的雪域上,你的心情会是怎样?纤尘不染的蓝天,白云朵朵;一望无际的雪原上,雄鹰翱翔,牛羊成群;纵马驰骋的牧人,星星点点的毡房,圣洁的湖水,一路格桑…你认为你的旅途愉快,心愿就在前方?你万万不能这么想,因为你脚下的路是无数的英烈铺成的;当你花前月下卿卿我我时,你是否会想到驻守在边关哨卡的他们——西藏军人,爬冰卧雪,为你巢一个爱的天堂;当你头痛欲裂,呕吐不止时,雪域不会给你输氧;当你口干舌燥时,雪域不会给你甘泉;当你遇到雪崩、泥石流、沼泽地时,雪域会把你深深埋葬;总之无论你遇到一切的困难,雪域都不会为你排忧解难…

  朋友,当你走进生命禁区的雪域之中,你的心情会是怎样?满目凄凄凉凉,豺狼虎豹成群,还有那蠢蠢欲动的印度小阿三…你认为你的生命就此终止,心中不抱任何指望?你万万不能这么想,你应该有信心,应该庆幸,因为你身后有一个强大的祖國——雪域军人;当你头痛欲裂,呕吐不止时,军人会给你送来氧气;当你口干舌燥时,军人会给你清泉;当你遇到雪崩、泥石流、沼泽地时,军人也会给你阻挡;总之无论你遇到一切的困难,军人会无条件的第一个上…

  军人之中,有年轻的,有年长的;有高的,有矮的;有胖的,有瘦的;有文化的,有没文化的…

军人之中,有来自美丽的海滨城市,有来自淳朴的山旮旯…在雪域之上,只为一个信仰——全心全意的人民服务;只有一个目的——戍边卫國。

  这里原来也十分凄凉,是风的强盗、雪的魔王、豺狼虎豹任意肆虐的地方。突然有一天来了一群“菩萨兵”,他们一边修路,一边打豺狼;有一天路通到布达拉,强盗夹着尾巴跑了;有一天飘来春风和雨露,照亮了雪山和圣湖;有一天飞来了雄鹰,多了一个个小圆点——营房;有一天多了一块块界碑,也多了一座座墓地…若干年以后,雪域的每一寸土地上,都有“绿军装”的身影,他们是十八军的后代——西藏边防军人。他们在雪域高原上,继承和发扬“老西藏精神”,与风雪斗、同豺狼斗、同强盗斗…天长日久,雪域上的人们都亲切地叫他们“金珠玛米”…

他们巡逻在雪域万里边防线上,从此,印度阿三收起他那豺狼般的嘴睑;从此,雪域上的人们不惧强盗的入侵;从此,山清水秀;从此,草美羊壮;从此,炊烟袅袅,酥油飘香;从此,阿妈脸上绽开了笑容;从此,雪域迎来了春天…

雪域的人民爱军人,因为军人是他们的守护神…

雪域之歌(二)

雪域上的圣湖,心灵上的镜子

  我对雪域上的圣湖是多么的热恋,大概是我驻守在雪域的原因吧!这么高的海拨它居然不会干竭,湖中之水,源于千年雪山融化而飘淌之水。湖水是多么的纯洁、多么的美丽,颜色就和仙女撒落在人间的蓝色宝石一样。它又犹镶在雪域高原上的一面镜子,它照过多少的欢笑,多少的忧伤,多少的期待,多少的愿望…

    我常常思念家乡的滇池——昆明湖,那个晴空万里、白帆点点的滇池,西山睡美人下面的滇池,童年时光着腚游泳的滇池,含情脉脉把我送至雪域高原上来的滇池。

    可是,雪域上的圣湖又是怎样呢?

    当我巡逻在美丽、神奇的雪域高原上,才真正感受到什么是蓝天白云,什么是“神圣净土”,什么是“雪域圣湖”。如果把祖國的版图比喻成一只报晓的雄鸡,那么雪域圣湖就是雄鸡尾巴上璀璨的一颗颗明珠。湖水清澈透明,湖面呈天蓝色,水天相融,浑然一体,闲游湖畔,似有身临仙境…

    当然,驻守雪域我也领略了圣湖的壮美风光。但,并没有刻意去寻找,只是途经。所以,遇到的湖泊虽然很多,却不一定知道它们的名字。呵呵,遗憾吗?不——反而因为不知道,却增添了一颗守望它的心。

雪域上的圣湖,心灵上的镜子——诗一般的名字,梦一般的色彩,多神秘!多自在呀!

    站在圣湖面前,会让你去掉浮华的装饰,恢复人性的本真,让你的灵魂突破世俗的禁锢,恣意的在湖面上悠荡,呵呵,人的心灵也得到升华…

躺在开满格桑花的圣湖旁,仰面看湛蓝的天空反问自已,我的内心有圣湖的水一样纯洁?有湖面一样广阔?那么还有什么容不下呢?心宽广了,才不惧风雨,才无惧困苦艰难,人生的道路才会越走越宽广。

当我在雪域之中遇到挫折和困惑时,一般都会来到圣湖畔,闭上眼睛,在心里放下五谷杂陈,沉醉于雪域之中,享受那一面心灵上的镜子——圣湖。于是,我的心绪随那圣湖的波涛一起起舞,我的魂魄随圣湖畔暗香浮动的格桑花绽放…

是啊!人生漫漫旅途,其间有憧憬、有幸福、有爱恨、有成功、有失败、有烦恼…然而这些却像高低不一的圣湖之中的浪花一样推着你向前,让你在陌尘之中证明着自己的存在。

假如我做不了雪域高原上一只真正的雄鹰,就让我做雪域圣湖之中一小滴平凡的水吧,不受人瞩目,愿被人冷落在某一个角落,无屑打扰,静守雪域…

雪域之歌(三)

雪域上的帐篷,战士温暖的家

  清晨,怀揣甜梦,走出帐篷,向雪山圣湖问一声:您好!

傍晚,拖着疲倦的身体,匆匆回到帐篷,向世界道一声:晚安!

帐篷外,格桑朵朵似红梅。牦牛悠闲地啃着草,阿佳手中的乌朵,“哐哐”作响,从她的眸子之中,我读懂了纯洁的雪域姑娘,像鲜花一样,宛如那动人的诗行…几头野毛驴在远处发抖,是不是好奇我们的到来?

帐篷内,木板上的军被依然还是“豆腐块”,脸盆、毛巾、杯子、牙膏、牙刷…没有“叠罗汗”。

帐篷外,积雪寒冰压,阳光轻轻洒,雪莲花却像一位羞涩的少女绽开在悬崖峭壁之上。

帐篷内,炊烟升腾,饭菜飘香,它弥漫着家的味道,也无言地诉说着老班长的喜乐哀愁…

帐篷外,雨丝是那么的自然,多么的纯洁,没有一丝的矫情,落在眼里似思乡的泪,恋她的曲…

帐篷内,战士用满是创伤的手——诉说着心灵深处最甜美的语言——家书或情书。

帐篷外,滚着大雷,轰隆隆,冲天击地,象个贪婪的强盗,在雪域高原上东奔西跑,寻找战士的身影,想剥光他们的军衣!

帐篷内,鼾声阵阵,分不清是雷声,还是战士们的鼾声…

帐篷外,刮着大风,呼啸,飘摇,象个酩酊的醉汉,找不着回家的路。

帐篷内,军歌嘹亮,歌声溢出帐篷,飘过喜马拉雅山…

帐篷外,飘着浓雾,落着大雪,时不时还夹着讨厌的冰雹…

帐篷内,一个战士裹着军大衣,盖着好几床军被,绻缩成一团,从他的颤抖中,我感觉到他也许是冷,还是病了?他不冷,他得了一种病——肺水肿。后来他睡着了,永远的睡着了!美好的年华,就这样永远定格在十八、九…雪山圣湖也从此与他作伴!再后来,不知有多少人还记得起他的名字——

帐篷外,苍穹那么凄凉,一声声雄鹰的悲鸣掠天而去。我仿佛看到他的身影浮现在雪域高原上…

 确实,帐篷是我们外出施工、军演、拉练、抢险救灾…临时的营房。它裹着冰雪,在凛冽的寒风之中摇摇晃晃。它饱受紫外线的照射,它同雪域军人一样,都镶满“高原红”…唯一不变的是——它是移动的温暖港湾——战士的家。


注:此文曾发表于《雪域老兵吧》

感谢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