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有一天,你发现你的情绪不能用语言说出来,而宁愿让自己渐渐消失在深夜亮着华丽街灯的街道上,这就是孤独。2020年的第一天,我就深深的感到了孤独!


今天一大早我就给女儿打电话,问她是否有时间?中午,我想请儿女两家去饭店吃顿饭,因为自己厨艺不佳,怕孩子们不喜欢吃我做的饭。但是,电话那头女儿的声音传来说外孙女下周要期末考试,怕中午吃饭耽误时间,一折腾外孙女学习的时间就没有了,我能说什么呢?理解!既然女儿一家不去,我也无心叫儿子一家,总想凑齐了一大家人吃顿饭。自从老伴走后,全家人还没有在一起吃过一顿团圆饭,现在的孩子们也够辛苦的,除了带孩子,还要工作,想一家人凑齐吃顿饭都难!

儿媳妇银行年末开年会,忙到半夜一点才回来。我和小孙女早就睡了,早上起来给儿媳妇和小孙女做的吃了早餐,又给儿媳妇炒了一小盆西红柿鸡蛋卤让她带回去,中午和儿子吃西红柿鸡蛋面。


小孙女和儿媳妇走后,我独自在家里,莫名其妙的感到孤独。往年的今天,都是由老伴掌勺,中午孩子们都回来,一大家子很是热闹。可是今天的元旦过的真是让我暗自神伤,一种莫名的孤独袭击着我空唠唠的心。不由的又想起了老伴,想起他所有的好!人呢,总是在失去后才倍加思念!老伴活着的时候我总是任性的和他发脾气,总是觉得自己对,可是现在大脑中想到的都是老伴的好!但是无论我在心里呼唤他多少遍,他都不会答应了,以前不懂得珍惜,直到失去后才追悔莫及。

一下午我的心情莫名的不好,不想和任何人说话,只想一个人静静的发呆,突然觉得心烦意乱,看什么都觉得不舒服,心里闷的发慌,拼命想寻找一个出口,感觉自己与世界格格不入,曾经一直坚持的东西瞬间面目全非,然后开始百感交集……


曾经看到过这样一句话:“只有平和而心静的人,才能体会到孤独是一种难得的心境。”而我却丝毫感觉不到任何的心境,更谈不上难得了,这孤独让我喘不上气来,让我觉得莫名的害怕……就这样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天就黑了,夜色寂静,月色蒙蒙,一人在家的我托腮静坐,眼睛却隔窗凝望远处,脑海里飞旋着老伴至亲至爱的身影。此时,孤独无助的我,才仿佛感觉到北方深冬真正的寒冷与宁静。思念一个人的滋味就像在零下20℃的大冬天喝了一大杯冰水,然后用很长很长的时间流成热泪,那滋味只有自己知道。

虽然今天太原晚上的温度是零下16℃,但是为了排解心中的郁闷和孤独,我还是穿上大衣独自走出家门,走在人少车多的马路上,冬天的夜空在白茫茫的大地衬托下更加深邃幽蓝,让人感到冬夜的孤独和凄凉。几颗星星在远处跳动着,一会儿那星星便隐没在夜空中。


忽然,天空又像被墨水涂抹得一样浓黑起来,此刻阴沉的天空,满是厚厚的低低的灰黄浊云。西北风呜呜地吼叫着,肆虐地在旷野地奔跑,它仿佛握着锐利的刀剑能刺穿严严实实的皮袄,更别说是那暴露在外面的脸皮了,被它划了一刀又一刀,疼痛难熬。街上偶尔有几个行人,也都卷缩着脖子倒着走。

西北风像一把把刀,无情地伤害着我,风又像一个调皮的孩子,我已经把皮大衣攥地紧紧的了,可风还是能跑到我的体内,使我感到无比的寒冷,整个身体缩的更紧了。此时抬头看到路边的银杏树枝干真是一处俏丽的风物,上面被商家用霓虹灯装点的红色枫叶,丰满的精力,似火的热情熏染着我,鼓励着我,像是在对我说:嗨……这位女子,这么冷的天气,你怎么还不回家呢?家里多温暖?


我被这刺骨寒风冷冻过后,感觉大脑清醒了好多,坏心情荡然无存了,剩下的只有“知足常乐”四个字了。是呀,比起老伴我已经是幸运多了,至少我还活着,而且是健康的活着,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生活中并不难拥有幸福,只是我们的眼睛掠过幸福的时候常忘了停留。

就拿昨晚儿媳妇回来给我买了许多水果,女儿虽然没有时间,但是一号中午也叫快递员给我送来西瓜、一箱蜜薯、一箱冷冻酸奶、大麻花一袋、一个榴莲蛋糕等许多好吃的,这不就是幸福吗?人们往往习惯追求的不是幸福,而是和别人比幸福,光顾着仰望别人的幸福,却忽略了自己拥有的。其实,常常在开始的时候,幸福已经相伴,可我们未能发觉,往往要等到走完一个轮回,回到原点的时候才蓦然醒悟。


其实幸福就像岩层里渗出的清泉,不引人注目,却甘洌爽口。这个世界上,只有那些降低对生活的期望,能够正确认识自己的能力所及,把幸福的中心恰到好处放到生活最真实的坐标中心上的人,才是最幸福的。幸福只属于那些懂得感恩的人,因为知足,幸福无处不在;因为懂得感恩,幸福无时不有。

在这个满是冰冷的世界里,我应该慢慢习惯,习惯一个人取暖,真心的希望,总有一天,与所有的伤痛说声再见。


人呀,应该学会调整自己的心态,与自己促膝长谈,与孤独握手言欢。一个人能依靠的只有自己,能为你扬眉吐气的也只有自己,屏幕前的你,答应我,对自己好点!一個人,或许真的孤单。或许,一个人的孤单,只是一种生活。情绪调整过来后,看到商家门前大树上缠着的霓虹灯也漂亮了许多,瞧那树上的霜在满树白色灯光的照耀下,像银一样白,像烟一样轻,像柳絮一样柔,真是美不胜收!


此刻的我,虽然口中说不孤独,眼下却做着孤独的事——写作。写到这里,我不禁莞尔一笑:这样的孤独也好,岁月静好,享受笔下孤独的日子。

作者:杨玉珍(上图),生于1960年3月,毕业于山西大学汉语言本科,1979年参军时在28军84师宣传队,后到84师医院工作,从部队回地方后从事教育工作直到退休。喜欢读书、写作、舞蹈、健身、旅游、朗读。


(感谢战友曹燕华提供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