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好“黄河故事”获奖作品(三)

 

我是一滴黄河水

 

演讲者:田丽霞  (三等奖)

 

我诞生于巴颜喀拉山,是黄河源头的一滴水。摊开地平线的版图,西望雄关漫道、重峦叠嶂,东看华北平原,一片苍茫。她如丝带般的曼妙身姿,在华夏大地上蜿蜒醒目。眺望远方,那就是我的母亲——黄河。


追随着母亲的足迹,告别了卡日曲和星宿海。串联起青藏高原的山泉,执意穿过水泊峰峦,向着东方蜿蜒。出大山,穿峡谷、驮着雪山的魂,敦煌的风,宁夏的果香,内蒙古的长调,穿越了富庶的八百里秦川,汇聚起志同道合的伙伴们。携手渭河汾水的久久期盼,一心只为于渤海重逢。由此开启了长途跋涉的旅程。


从黄土高原一泻而来的滚滚泥沙,把我裹挟的喘不过气来,咆哮着穿过云黑雾冷的晋陕大峡谷,又一头跌进中条山和秦岭夹峙的豫西峡谷之间。


神门险,鬼门窄,人门以上百丈崖,我和众多伙伴从崖上跌落。走到八里峡,河水不再东流,一座巍巍的大山——横档山挡住了我们的去路。大雨连绵、洪水肆意。隐约中,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举起巨斧,横档山决然中开。只见滔天巨浪、黄沙飞扬。我们一路穿越八里峡,大浪到头,小浪到底。

我在一片混沌中沉沉睡去。再一次醒来,时间已过了千年,大禹治水已成为了传说。我被一个铿锵有力的声音惊醒:“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


我和伙伴们从黄河中游最后一道峡谷出口——小浪底探出头来:热火朝天、川流不息、钻机轰鸣,来自中外近万名建设者,在我们身边,书写着根治黄河水害、开发黄河水利的宏伟篇章。中国、意大利、德国、法国等51个国家和地区的水电精英荟萃中原、黄河论剑。他们克服断层、裂隙发育及砂页岩泥化夹层的不利地质条件,在单薄狭小山体上挖掘出着大直径、大跨度极其密集的地下洞室群,完成了一项世界水工史上极具挑战性的创举。用10年青春、热血和智慧建成了这座人类治黄史上最伟大的工程——小浪底水利枢纽。


小浪底大坝在我们身旁巍峨耸立,我看到无数带着激情和梦想的华夏儿女,将心血倾注在这座恢宏的水利枢纽上。一代又一代治黄人来到这里,只为兑现那一句重若千钧的承诺:大河安澜,国泰民安。


当洪峰迭起,威胁人类安全时,小浪底落下闸门,削峰蓄洪,于是波小浪低,大河安澜;当流域大旱,河道面临断流时,小浪底轻舒羽翼,提闸放水,于是千里河床欢声四溢,河流生命再起高潮。从梦想到现实,从八五到十五,小浪底人进行艰苦的探索与实践,谱写了一曲壮美和谐的河流乐章。


看,无论是清晨还是深夜,他们坚守在一线岗位上,我激起浪花为他们鼓掌。听,泄流闸门轰轰作响,我奔腾着为他们唱响民生之歌的序曲。他们用双脚丈量着每一处河道,守卫着母亲河的碧水蓝天。岁月如梭,他们的双鬓已染上了斑白,虽然青春已逝,但那份热情却一直没有消退,正是因为他们的不忘初心,才能让新一辈的小浪底人,更加懂得何为坚守和忠诚。

作为黄河的一滴水,我见证了历代治黄人的心血,他们风雨兼程、薪火相传,默默的把青春奉献给母亲河,正是这种坚定且无私的信念支撑着他们,只为守护母亲那青春容颜。

我决定了,我不再向东奔流,我要留在这里,留在这颗镶嵌上母亲河上一颗巨大的蓝宝石,闪烁在中华文明发祥地的崇山峻岭之间的河洛之地、愚公故里。


我决定了,我要追随那勤奋的身影和博发的激情,去守护造福人类的母亲河,我要投入到宽广丰饶的中原大地,用纯净和质朴,去滋养两岸嫩绿秧苗,在金凤如醉的季节里,洒播着丰收的希望。


我是黄河的一滴水,不远万里来到这里,我也是黄河上的你我他,点点滴滴汇聚成滚滚江河我们都是黄河的儿女。我想,纵然我走遍整个地球,我的双脚踏遍每一块土地,但只要一低头,我就断不了对黄河的思念。我蓄存了千万年的梦想,站在小浪底大坝的闸口上,纵情一跃,在排沙洞口腾出黄瀑数丈,在消力塘力边碎成彩虹一湾,我要去升华自己,幻化成无数飞驰的电流,瞬间迸发出撼天动地的力量。点亮了老家河南,光耀了华夏大地,成为母亲河造福人类的一分子。


这就是我魂牵梦萦的地方,这就是我万里奔腾的使命。这就是我坚定不移的方向。

 

(本文荣获黄河小浪底水利枢纽风景区“讲好‘黄河故事’ 弘扬黄河文化”演讲比赛三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