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纵横谈

文:陈天生

图:姚东旭

      科学家说,我们所见到的物质叫显物质,只占茫茫宇宙中的4%,其余的96%,是我们看不见也感受不到的暗物质和反物质。在这个显物质的世界里,石头无疑是老大了。那绵延起伏的高山矮丘,那沃野千里的平原下面,甚至那一望无际的汪洋大海之下,全是石头。就是那辉耀长空的日月星辰,也是由石头构成的。


      大千世界中,除了空气、阳光、水和食物,恐怕就数石头与人类的关系最为密切了。人类的祖先,就是住在石洞里,我们今天的高楼大厦,也是石头的变身,水泥不就是粉碎的石头吗。就是人死了,也要刻个石碑立在坟头。看来,人类进化了千年万载,连自己住的窝也要靠石头。是人类恋旧呢?还是石材廉价,抑或是人类就这点能耐?


      石头有着许许多多的用途。盘古开天地之初,天破了,豪雨如注,洪水泛滥,眼看人类就要遭灭顶之灾。女娲奋起神功,炼五色石以补天裂,挽救了人类,留下万古美谈。人类最初的生产生活工具和武器,都是石头做的。连火也是用石头撞击出来的。大禹凿石导水,或移石堵溃,李冰父子以石头垒都江堰,化水害为水利。直到今天,我们搞水利建设,搞抗洪抢险,也都离不开石头。机场、铁路、公里、桥梁、长城,等等等等,哪里不是石头呢?


      石头还能入食入药。我们爱吃的豆腐中,就有石膏。骨折了也要打上石膏夹板。中国有句成语,叫“药石之效”,说的就是石头的药理价值。比如,治病吞服的牛黄,其实就是牛儿病变的结石。人体中,也常有结石闹腾。只是没有人试过,人的结石是不是比牛的结石、驴的结石药效更好?


      因为石头太多,贪婪之人就幻想有“点石成金”之术,让石头都变成黄金。他们也不想一想,假使石头都变成了黄金,黄金就贬值了,石头就该涨价了。不过,人类总是比石类要聪明一点。他们还真能“点石成金”。这不,他们把石头加工成雕塑、工艺品、文化用品等等,还迎合人们的趋吉心理,在石制品上刻个“石来运转”,那可值大钱了。尤其是那些古董石制品,更是价值连城。黄金在它们面前,不过是萝卜白菜的价钱。那些有字的石碑,有图的壁画,对人类文明的传承,起到了重要作用,更是无法用金钱来计算的。拿破仑曾远征埃及,抢走了刻有古埃及象形文字的罗塞达石碑。至今,这块石碑仍竖立在伦敦大英博物馆埃及部的入口处,成为镇馆之宝。


      石类也是讲虚荣、讲等级的。那些漂亮的、稀有的,就受到宠爱,享受尊荣。普通的石头大众,只能干重活、粗活、脏活,还常常叫你五马分尸,粉身碎骨。而那些五颜六色华光四射的宝石呢,那身价、那待遇,就与普通石头天壤之别了。就连六根清净的佛教徒,也把玛瑙石当做七宝之一供奉,说是它可以祛邪祈福,养颜健身。再说那钻石,其价值是以克拉(五克拉为一克)计算的。一百克拉的钻石,为特大钻石,据说全中国够称特大的钻石,只有四颗。有时,人们为了争夺宝石,不惜刀枪相博,搞得腥风血雨。还有的为了“贿石”,倾家荡产。其实,翡翠也好,玉石也罢,都没有什么实用价值。在乞丐眼里,一颗宝石,不及一个馒头实惠。有一个真实的故事。内蒙古赤峰市有一个下岗工人,在雪地里救回一个饿晕的老乞丐。老丐为感谢他的救命之恩,给了他一块不起眼的石头。不料,这块扔在角落里的石头在夜间毫光闪闪。这工人惊喜之余,拿到北京鉴定,确认为从外星掉下的稀有陨石,价值2500万美元。同质的陨石,只有美国有一块。


      美苏两国,也曾为抢一块石头发生过枪战。1985年,美苏两国获知,非洲某丛林部落有一块神奇的石头,夜间可以发光,触之即热。两国误认为这块石头与反物质有联系。因为物理学家估计,百万分之一克反物质的爆炸当量为38吨梯恩梯炸药。如果这块石头是反物质,那还了得!于是苏联的特工人员与美国的特种兵,在丛林中大打出手。苏方在付出数人负伤的代价后,抢回了“魔石”。但经研究发现,它不过是具有奇特热效应的火山玻璃石。


     石头的特点就是硬,即使粉身碎骨也不服软。古人写诗赞扬它的这一优点:“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这种刚强硬气,也是它的弱点。你看,它就敌不过柔弱的水。所谓“坚如磐石”,不如“水滴穿石”。连日的暴雨,能把石头变成满地爬滚的“泥石流”,大江大河的水,能把山体劈开,变成一条峡谷。你有尖锋利角,经过流水的常年冲刷,也变得圆润光滑,成为人们手拿把玩的闲物。石头啊,你怎么不学一学老子“柔弱胜刚强”的哲学,改变一下你的性格呢?


     石头和人一样,都含有碳元素、氧元素、钙元素。也许是这点相同之处,人对石头,不仅依赖,也寄托了情感。人在表达爱情时最爱讲“海枯石烂不变心”;在埋怨对方薄情寡义时,则斥之为“铁石心肠”或“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人们还把生与死与石头联系起来。那个神通广大法力无边的孙悟空,就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那个富二代贾宝玉胸前的饰物就是一块号称“通灵宝玉”的石头。《红楼梦》也名为《石头记》。古代的女人盼望丈夫归家时会变为“望夫石”。人死了会睡“石棺”等等。


      古往今来,人们为石写过许多赞美之词。还有许多伟人,以石为名。如王安石、傅抱石、蒋介石等,连毛泽东小时候也叫“石伢子”。最有意味的是,秋收起义失败后,毛泽东为了鼓舞士气,借司马光以石砸缸的故事,说要以武装斗争这块小石头,打破蒋介石这个大水缸。果真,他的话应验了。看来,石头无意中为中国革命立了一功。


      石头还是个怡情养眼的好东西。家中的盆景、庭院中的景物,都要以石来点缀。越是有权有钱的人,越好此道。梁山好汉们就曾劫过宰相老儿的花石纲。不过,石头作为山野之物,一旦离了祖籍,就失却了本真,没啥看头。真正能使人动情的,是石头的野趣。平地突兀的石林,昂首入云的石峰,刀斩斧截的峭壁,深不可测的幽洞……有的雄奇壮丽,有的钟玲毓秀,千姿百态,神形各异,让你目不暇接,美不胜收。


      石头对人,从实用到观赏,处处侍候着,但人对石头,则采取实用主义。高兴时,将石奉若神明,稍不如意,视你为眼中钉。当初那个王屋山下的愚公,嫌石头挡了他的道,竟率领他的儿孙挖山不止,最后在神仙的帮助下,把个巍然赫赫的石头山扔进了大海。现代的人为了取石赚钱,或为了行走方便,往往开山炸石,把好端端的秀山峻岭,搞了个开膛破肚,遍体鳞伤。难怪石头要发怒,地震一来,山崩地裂,泥石俱飞,向人类发出严厉的警告。但人类会接受教训,停止对石头的索取和摧残吗?是不是真要等到某一天,石头的同伴小行星撞击地球,人类才会以灭亡的方式来终结对石头的贪婪呢!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这才是人间的至美。我们还能回到这种乐趣中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