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惠莲原名金莲,棺材铺宋仁的女儿,先是卖在蔡通判府使唤,后嫁厨师蒋聪为妻寡居。来旺原配得病死后,央及吴月娘用五两银子和箱笼衣物,买进西门府做了媳妇,改呼宋惠莲。

宋惠莲和来旺都在西门家为奴,惠莲在月娘房递茶递水,被西门庆相中,刮剌到手。西门庆为了占有宋惠莲,先是指派男人来旺远出购货半年,后又设计让官府毒打加判,递解回原籍徐州老家。宋惠莲被西门庆多次欺骗,加之潘金莲的桃拔孙雪娥的羞辱,一气之下悬梁自尽,结束了她二十五岁花枝招展的人生。

《金瓶梅》从二十二回到二十六回,笑笑生集中连篇,一气呵成,贯穿始终來写宋惠莲,这在六百多人物形象中也是绝无仅有的,因为宋惠莲美丽漂亮,风流妖娆,心灵手巧而又不失刚烈。

惠莲美。

宋惠莲“生的黄白净面,身子儿不肥不瘦,模样儿不短不长”,这显然就是个美人坯子。中国古代女性审美还有一条“三寸金莲”,宋惠莲的小脚如何,在整个西门府那是数一无二的。西门庆所有的妻妾中,最堪夸的是潘金莲脚小,而惠莲的小脚“比金莲还小些儿”。在妻妾丫环元宵夜游彩街时,宋惠莲怕路上有泥,穿着五娘赏给她的鞋儿,孟玉楼让提起裙子看了看,原来是套在自己的鞋外边穿着,难怪西门庆在藏春坞的桌柜里,珍藏着一双宋惠莲的红绸面儿绣花鞋。

单是一双尖楚楚的小脚,就能令男人们神魂颠倒,这样的面容身材,正值二十四岁花季,又加上宋惠莲经过了男人的梳理,通透着少妇婉柔的韵味,花枝震颤,明了风情,我们的西门大官人,初次撞见,“便一手搂过脖子来就亲了个嘴。”

惠莲俊

宋惠莲人生的美,又会打扮。会打扮的女人就俊,就好看。笑笑生刚开始介绍她只用了三个字“会妆饰”,后边我们看到这媳妇儿也真是会打扮,她把发䯼髻垫的高高的,梳的虚笼笼的头发`,描的长长的水鬓。她受宠西门庆后,每日也要花几钱银子,买胭脂买粉,买梅花菊花,有一次买了两对鬓花大翠,两方紫绫闪色汗巾儿,就花去柒钱五分银子。

宋惠莲要跟着妻妾们游元宵夜,也不忘急忙忙回屋子内嘴上说搭搭头。其实换了一套绿闪红缎子对衿祆儿,白挑线裙子,又用一方红销金汗巾儿搭着头额,角上贴着飞金。

打秋千那场面,不仅是惠莲荡的稳健洒脱,随风吹掀开她的内衣,就连孟玉楼和吴月娘也都惊叹她的装饰。

惠莲爱打扮会打扮,还总是袖着熏香柱,含着口香茶,沁人心脾,摄魂勾魄,西门庆爱,陈经济女婿在丈人家,也心摇神晃,丈母娘面前跃跃欲试,直惹得老婆西门大姐,当面数说吃醋。

惠莲浪

宋惠莲见人总是笑嘻嘻地,她本就“龙江虎浪”。斜依门儿立,人来倒目随。托腮并咬指,无故整衣裳。坐立随摇腿,无人曲唱低。开窗推户牖,停针不语时。未言先欲笑,必定与人私。这就是她的写照,而真实的宋惠莲应该更是这的加强版。

惠莲从西门庆被窝出来后,更是趾高气扬。她穿衣打扮光鲜,说话行事狂浪,她叫傅伙计傅大郎,贲四叫老四,说惠祥一句一个“上灶的”,自已本是奴仆,对别的仆人呼来喝去,别人忙上忙下,她闲坐着搭着腿磕瓜子,画童走来看见地上瓜子皮,怕主子责骂,说赶紧扫了,惠莲说你爱扫扫去,画童无奈扫了,转过脸她却在门槛前磕了一地。

吴月娘和潘金莲几个郑骰子玩,惠莲在旁边站立,故做扬声道“娘把长么搭在纯六,却不是天地分,还赢了五娘”,又道“你这六娘骰子,是个锦屏风对儿,我看三娘这么三配纯五,只是十四点儿输了。”直惹得孟玉楼生气地说“你这媳妇子,俺们在这掷骰子,插嘴插舌,有你什么说处。”

身为奴仆陪着主妇元霄夜游街,宋惠莲一回叫“姑夫你放过桶子花我瞧”,一会一道“姑夫你放过元宵炮仗我听”。一会又落了花翠拾花翠,一会又掉了鞋,扶着人且兜鞋,左来右去只和陈经济嘲戏。

惠莲妖

宋惠莲第一次和西门庆在藏春坞偷情,听见有人来系上裙子就往外走,撞见潘金莲进来不由脸红,金莲问“贼臭肉,你在这里做什么?”惠莲道“我来叫画童儿来",看着一溜烟儿就走了,潘金莲进来看见西门庆正系裤子,逼问之下知道了奸情。

宋惠莲原本与玉萧儿同在月娘房里听使唤,递茶递水,做些针线鞋脚。自从知道被潘金莲识破之后,就对五娘贼乖巧趋势。第二次被潘金莲偷听,知道在西门庆面前炫耀自己脚比潘金莲更小,说她不是女儿身后招的“露水夫妻",被五娘点透后,立时双膝下跪,直挺挺地在潘金莲面前发誓赌咒。从此只到月娘房里画个卯,整天围着五娘讨好。

西门府后堂摆宴,潘金莲借敬女婿陈经济酒之际,背灯影在陈经济手捏了一把,陈经济顺势在潘金莲小脚上踢了一下,两人调情被窗外的宋惠莲从纸眼看了个正着,这媳妇立时有了底气,总算有把柄应付另一个妖妇潘金莲潘五娘了。

潘金莲妖娆,宋惠莲毫不逊色。她可以在送茶的间隙,一屁股坐在西门庆怀里,嘴里既咂舌又递酒,手里既搂抱又掏摸。汉子来旺被西门庆陷害进了官府,她还能够搂着西门庆脖子,亲嘴咂舌一句一个亲达达叫不停,惠莲夏天就常不穿裤子,嘴里早晚还噙着香茶饼,掀开裙子就成行,两个大白天关上门就颠鸾倒凤一场。

宋惠莲的妖,让潘金莲感到了威胁,感到了恐慌,这个不择手段挟制汉子的女人,终于通过女人用女人的手段害死了另一个女人。

惠莲巧

宋惠莲生性机警,心灵手巧。她穿衣打扮,描眉画眼,光有心性没有手艺做不来。笑笑生多次写到她在月娘房做针线,在五娘屋裁鞋面,想来惠莲的女红也是定当能上得了台面的。最后一次与西门庆厮混,情浓时把自己随身佩带的香袋儿赠与西门庆,白银条纱挑线四条穗子,内面装着松栢、玟瑰花蕊和跤趾排草,外面绣着″冬夏长青,娇香美爱"八个字,西门庆喜得要不的,恨不得与她誓共生死。

“一根柴禾炖猪头”,可以算做西门府食谱中金牌菜。潘金莲与孟玉楼和李瓶儿赌棋,瓶儿输了五钱银子,潘金莲让来兴儿买回一个猪头和四个猪蹄并一坛酒,送与惠莲烧。这宋惠莲走到厨房里,舀了一锅水,把猪头和猪蹄剔刷干净,只用一根柴禾安在灶里,大碗油酱和回香大料拌着停当,上下锡古子扣定,一个时辰就把猪头烧的皮脱肉化,香喷喷五味俱全。用一只大水盘盛着,外带姜蒜碟儿,一起放进食盒,让小厮提到六娘李瓶儿房里。


惠莲烈

宋惠莲算不得贞节,但绝对是个烈妇。她尽管被西门庆勾搭了,但被潘金莲诈哄后,当面对主子说你原来是个大滑答子货,嘴就是流水槽子,以后什么话也不对你讲了。这在西门庆的六房妻妾中没有,月娘不敢数说西门庆,潘金莲也是看脸色顺性儿说。她知道汉子来旺是西门庆陷害,当晚后堂灯火辉煌,四五个小厮拿棍打压着汉子,来旺只是叹气张眉,西门庆正坐厅堂。宋惠莲蓬头散发,衣冠不整,进门不当不正跪在地上,开口便说这是你干的营生,并证明六包银子是她亲手收到箱子里,根本无人倒换,活理人也要天理。西门庆笑劝她起来,并让人扶,惠莲就是跪着不起。

当听说来旺递解徐州后,惠莲闭上门大哭一场,一气之下上吊自缢。被人救过后,吴月娘孟玉楼李瓶儿和西门大姐众丫环,都去探望,惠莲只是拍掌大哭。

西门庆前来劝说,宋惠莲当着仆妇面对西门庆说:“你就是个弄人的刽子手,把人活埋惯了,害死人还看出殡”。西门庆出去到铺子支了钱,从外边买回酥烧和酒使来安送来,宋惠莲骂道“贼囚根子,趁早拿了去,省地我摔了一地,大拳头打了这回拿手摩沙"。平安儿刚放到桌上,宋惠莲跳下来抓酒就摔,被仆妇一丈青死活拦住。

宋惠莲最终还是上吊自尽了,她用一根绳圈为自已的刚烈划了个圆圆的句号,亡年二十五岁。

笑笑生也不无感慨地说

世间好物不坚牢 彩云易散琉璃脆

宋惠莲是彩云也是琉璃,但她更象天空中的一道彩虹,短暂耀眼,瑰丽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