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4日上午,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上,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主旨演讲中,提到了“鎏金铜蚕”这件珍贵的历史文物。

   受到世界关注的汉代“鎏金铜蚕”出土于陕西省安康市石泉县。成为安康历史上开放经济与人文交流的有力见证,以物证的形式“讲述”丝路故事和丝路精神,这是“鎏金铜蚕”的历史地位,也是安康的光彩荣耀。丝绸之路是中外经济文化交流的纽带,“鎏金铜蚕”是一带一路的重要历史物证 ,成为中华丝绸文明及其对外贸易的历史象征。

复兴史实一声喊:

丝路安康是起点!

三皇五帝巴甸园,  

养蚕丝织史证先。

 安康历史悠久,文化深厚,是中国最早养蚕取丝织绸印染发源地之一。安康有伏羲山,《皇图要纪》:“伏羲化蚕为丝。”《路史.大昊纪》:“(伏羲)化蚕桑为繐帛。”历史上“子午道”连接丝绸之路,汉水融通八方商贾,安康丝绸、茶叶、中药材、金属等物产除了向国家纳贡,还通过丝绸之路远销世界。

 安康古名西城,即战国《世本》载“舜居西城”,是商末周初“牧誓八国”联邦巴国都城,史称“西夷国”。春秋战国时期,北部秦人称为“西皇城”,东部楚人称为“西夷城”,巴语自称“支那城”。“支那”与汉语“织纳”同音通义,《说文解字》:“那,西夷国。”仅旬阳县境内以城关镇“李家那新石器遗址”为中心,“那”的历史遗存地名就有8处之多,康家那、刘家那、孙家那、吴家那、陈家那和两个向家那。

 成书于前四世纪的印度古籍《政事论》:“支那产丝与纽带,贾人常贩至印度。”表明早在战国中期安康就是对外贸易“南方丝路”的原始起点。

 安康是地理位置的“中国心”,古西城是四通八达的货物集散地,走旱路沿“子午道”北上秦都咸阳或汉都长安,也是“西方丝路”的原始起点;从“中渡台码头”走水路沿汉水、长江东下东海,还是“海上丝路”的原始起点。


  1986年6月,紫阳县白马石战国巴人墓地出土的剑、戈,留下了丝织物包裹的痕迹。汉滨区、汉阴县以及旬阳县发掘清理的汉代墓葬,“随葬器物更是多用丝织绢包扎旋转放置,虽已朽烂,而细密的经纬依然清晰可辨”。也是在1986年,安康月河川道的淘金人淘洗出两枚玉蚕,皆扬头作吐丝状,惟妙惟肖地刻画出蚕儿三眠后形态。稍后,石泉县淘金人又在池河淘洗出一枚鎏金铜蚕,和月河玉蚕一样,都是春蚕三眠后扬头吐丝状。玉蚕、金蚕象征古代安康地区农桑、织工、商贸三个产业链完美结合“一条龙”的繁荣景象。

 据《仙传拾遗》载:“蚕丛氏自立蜀王,教人蚕桑,作金蚕数千头,每岁之首出金头蚕,以给民一蚕,民所养之蚕必繁孽。罢则归蚕于王。巡境内,所止之处,民则成市。蜀人因其遗事,年年春置蚕市也。”石泉县出土的汉代“鎏金铜蚕”是其遗风。

  三国蜀汉时,安康月河川道的蚕桑生产闻名遐迩。北魏郦道元《水经注》引孟达与诸葛亮书赞其“黄壤沃衍,而桑麻列植”。

  东晋常璩《华阳国志》:“蜀之立国,肇于人皇,与巴同囿。”古史大师顾颉刚《牧誓八国》:“周武王伐纣之蜀,乃汉水流域蜀人,而不是岷江流域蜀人。”安康市东部旬阳县有蜀河、“蜀王冢”(旬阳县有“禹穴”,大禹王封尧舜勋臣皋陶子咎繇于蜀河为蜀侯)。《说文解字》:“蜀,葵中蚕。”葵即桑叶,古“蜀”字是“蚕"的象形字,古蜀王以养蚕著名蚕丛。《尚书.禹贡》:“荆及衡阳惟荆州。厥篚玄纁玑组(筐里装的是玄色的丝和穿珠的丝带)。”安康虽属上古“华阳黑水惟梁州”,但因为先秦于前312年将汉水中上游楚之郧阳、巴之西城、蜀之南郑合设汉中郡,先秦及秦朝和西汉时期的汉中郡治所西城(约300年),辖今陕南汉中市(前蜀地)、安康市(前巴地)和湖北省十堰市(前荆楚地)。《汉书.地理志》:“汉中形势最重。其十二县中首西城(含今汉滨区、汉阴县、紫阳县、岚皋县),次旬阳,三南郑。”

 旬阳东南方来的朝贡和外贸“荆楚丝绸”,通过长江、汉水船运,经钖县(今白河县)到达旬阳,从“蜀河古镇码头”上岸,和“支那产丝与纽带”(包括长利县即今平利县、镇坪县丝绸沿坝河、汉水运至)汇集,由水路转旱路,走秦岭“茶马古道”到秦都咸阳或汉都长安。现在一般都认为长安是丝绸之路的起点,其实,在长安之前,还有旬阳这一段,所以,旬阳实际上才是通往“西方丝路”最原始的起点。“蜀河古镇码头”聚集的丝绸,分散船运沿汉水而上经“西城中渡台码头”到紫阳县“汉王城码头”,转旱路经渝川与“蜀锦”汇集,再经黔滇运往南亚“贾人常贩至印度”,旬阳也是“南方丝路”的原始起点。最便利的是汉水上游“南郑丝绸”和“支那产丝与纽带”汇集“蜀河古镇码头”,船运沿汉水、长江而下入东海,旬阳还是“海上丝路”的原始起点。

  《战国策.秦策》:“范睢相秦,栈道千里,通于蜀汉。”《史记.货殖列传》:“巴蜀亦沃野,地饶丹砂、铜、铁、竹、木之器。栈道千里,无所不通,以所多易所鲜。”《汉书.王莽传》:“元始五年(5年)秋,莽以皇后有子孙瑞,通子午道,从杜陵直绝南山,经汉中。”从长安翻越秦岭经宁陕县到“石泉古城中转站”,再经洋县、城固县、南郑县,渡过汉水翻越巴山到达渝川巴蜀,再经黔滇到达南亚。汉武帝时通往“西方丝路”的先驱张骞,就是汉中郡府西城治下城固县人。

 安康市西部“石泉古城”,先秦及秦朝和西汉时期为安阳城(含今汉阴县、宁陕县邻界地),新莽和东汉时期为金城,即《路史》载“舜帝崩,禹即真王于金城”,禹封尧舜司法大臣皋陶子咎繇于旬阳县蜀河为蜀侯;其后世咎单为商代前期大臣,商王沃丁封咎单后于石泉县咎家河为蜀侯;西周恭王、懿王、孝王时,蜀侯蚕丛在汉水上游始称王,成为金蚕文化的创始人,直到汉代石泉人仍承其用“鎏金铜蚕”鼓励兴桑养蚕取丝织绸的遗风。“石泉古城中转站”,既可向“南方丝路”将“支那产丝与纽带,贾人常贩至印度”;又可将“支那产丝与纽带”汇集前来朝贡和外贸“蜀锦”及“南郑丝绸”经“子午道”发往秦都咸阳或汉都长安“西方丝路”;还可将“南郑丝绸”和“支那产丝与纽带”水路转运到“西城中渡台码头”由汉水及长江船运到“海上丝路”,“石泉古城”也是三条丝路原始起点。

  渝川巴、蜀和陕鄂汉中三郡,是先秦及秦朝统一和治理全国的富强宝库;也是“汉中王”刘邦兴国的“天子自有之地”及其后世西汉历任皇帝强国的富饶宝库。曾兴旺发达三百年,是当时富甲全球的繁荣昌盛之地。“汉中王”刘邦相国“人杰”萧何赞誉汉中郡:“天汉,美名也!”从汉中郡发祥了屹立世界的汉朝、汉族、汉语、汉字、汉剧、汉服(古汉中郡即今汉中、安康、十堰三市,也是而今国家中线“南水北调”奉献给豫晋冀京津的水源涵养地)。西城(今安康市)是汉中郡的中心,是“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的聚散地,可谓“富得流油三百年”。

领袖决策真英明,

一带一路全球通。

原始起点在安康,

富甲天下曾繁荣。

而今优势乘东风,

抓住机遇不放松。

打出品牌图复兴,

重振秦汉大雄风。

黄镇山:陕南安康是丝路原始起点_美篇

今日头条转载

2000-01-01


黄镇山:陕南安康是丝路原始起点

鳳凰新闻

大风号2000-01-01 12:37


黄镇山:陕南安康是丝路原始起点

一点资讯

传媒视点200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