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摄影:地雷复(原创)

背景音乐:陈坤《心经》

拍摄时间:2019年秋冬季
拍摄地点:上海共青森林公园、寻梦园、青西郊野公园、报国寺、东昌滨江绿地、外滩、人民广场;苏州金鸡湖、西山、天平山、锦溪、嘉善西塘、横港村;杭州九溪;安徽塔川、协里、奇墅湖

今年暖冬。
在江南,冬秋季的界限本来就比较含混,暖冬的庇护,使得秋色愈发的经久。
冬天,缓缓来迟,却成就了我2019年的追秋之旅,有充裕的工夫,去寻找李清照的满地黄花堆积和林清玄的金色般若。

踏秋,始于国庆佳节。虽然江南仍是热情似火。

从古到今,苏州不仅仅是因为苏湖熟、天下足的殷实而富冠华夏,也不仅仅是因为状元、院士全国之最而闻名于世,更是因为纤姿弱态的风韵,俯水枕石的美景,引得天下人流连忘返。

庄重的秋天,天空晴朗,太阳绚烂,光照大地,秋高气爽。让人心明眼亮,视野开阔。

金鸡湖畔松鹤楼。气派、亲民的餐馆。

赶到西山,天际边或隐或现的橙色,使大家觉得看落日有望,晚霞可期,急匆匆赶到古码头,静观日落。这是太湖观日落的网红位置。

绚丽的晚霞并不太满足老朽的心。天还没亮,又驱车往东摸去。
清晨的朝霞更加美丽,因为它代表新的开始,带来新的希望。

拂晓微茫,雾气妖娆,好一幅太湖渔夫图。

袅袅婷婷,风仪玉立。

好像又进入了《都挺好》里面苏明玉和石天冬浪漫的熟悉场景。

汉服节催生和丰富了旅游经济,尽管有点七搭八搭。

西塘河居图。

真正的追秋,是从在上海举办的第十三届菊花节开始。
11月14日,虽然已过立冬,但气温仍高达8~17°C。

在这里,突然联想起佛教一村菊香的故事~

没有哪一个生命体,如秋菊一样饱满璀璨,不管不顾地绽放。

没有哪一个生命体,让每一丛花簇晶莹剔透,不染尘埃。

春兰兮秋菊,长无绝兮终古。

菊耀盛世,璀璨中华。

对林林总总眼花缭乱的菊花珍品一窍不通,最喜欢的还是室内馆一角的菊花入画造型艺术,很有欣赏李玉刚清歌曼舞演唱《菊花台》时的唯美感觉。

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满园花菊郁金黄,中有孤丛色似霜。

暗暗淡淡紫,融融冶冶黄。

秋天是明爽的,秋天是灿烂的,秋天是火热的,秋天是姹紫嫣红的。

秋丛绕舍似陶家,遍绕篱边日渐斜。

尘世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

太阳抵达黄经135度时,地球暑去凉来,禾谷成熟。
秋,代表着丰收。她把丰硕的果实留给人间,把收获的喜悦留给人间。五彩稻田,给秋天的缤纷色彩作出了更多的贡献。

劳绩的季候,是一幅色彩斑斓的画,一曲柔肠百转的歌,一个多姿多彩的梦,一首荡气回肠的诗。

11月22日,小雪。气温:12~22°C。九溪。

清代俞樾的“重重叠叠山,曲曲弯弯路,叮叮咚咚泉,高高下下树。”是对九溪景致最好的诠释。

网络对九溪十八涧的评价是:感觉去了一趟京都~

假装在九寨沟~

也许生命的前行,是为此心有所皈依。

年轻,总是对美丽生出几许迫切,几多期许。

在这里,时光漫漫,可以濯足;光阴无限,可以挥霍。

只期望宿命怀着慈悲和善意,让我们的灵魂归于温暖巢穴,让我们此生不再漂泊无依。

11月23日。气温:10~26°C。安徽黟县。

此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

尽管文人对这诗句现在有另样释义,于我,去安徽旅行,却真的是心驰神往,心向往之。

在如此醉人的美景中,躺得下灵魂放得下心。

随着境换步移,我的心豁然打开:一朝风月,万古长空~

于是,只求生命淡若流水,轻若云烟,不悲不喜,有所皈依。

只求一场痴心,慢慢点染,徐徐求取,日久天长。

鹅黄柳绿,白墙黛瓦,多少韶华将转瞬没入时光洪荒。

扶疏的光影,濡软的江南。

徽州的景是清浅而温润的,徽州的美是没有侵略感的。徽州,如同星光弥漫于长天,自有她别样的闪耀和空灵。

芦花,喻意着天地之气转为收敛,肃杀。但在徽州,却构成了阴阳糅合交叠的奇妙景观。因此,冷与热不再重要,只求你安好,我便是晴天。

落叶无言,温暖如昔,爱在深秋,无语缱绻。

秋天,在矛盾与对立的不协调中,有一种只属于秋的韵味油然而生,它叫做秋韵。

12月2日。苏州天平山。气温:0~10°C。

秋并不是名花,也不是美酒,品味哪一种半开、半醉的状态,正可让人领略秋的韵致和风采。

枝叶滴落阳光,光影吞没喧嚣。

秋天,美在一份清澈。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报国寺,历经时光印染,恢弘壮观。自然的神韵经千年银杏,凝结得更加圆满而精湛。佛教厚重的蕴涵召唤着人们内心的宁静与沉睡,脱离世俗的皈依,在那刻得以安宁。

被时光劈开,细碎的,全都是灿烂。

让所有的时光不朽,让路过的生命,都发出耀眼的光彩。

秋天,以天赐的彩笔,描绘着众生的悲喜欢愉。

12月6日,大雪前一天。气温:1~11°C。青西郊野公园。

走进森林,阳光迎面洒下,编织出金黄的歌谣。翩翩落叶,放飞些许音符,让秋色舞蹈起来,去丰富所有的景致。

见到的是秋染杉红的瑰丽秋色,如童话般呈现在眼前。

红叶里包裹着凄美的宿命,林荫间落满了尘世的沧桑。

落英缤纷,枯叶成堆,各色的叶子变换着最后的秋装,装点着树下的幽径。

有情趣的人类,总是特别能在热烈、明快、灿烂、欢乐的同时,引发深沉、幽远、严厉、萧索的感触。秋天来了,各色人等都会涌出一种不能自己的深情。
其实,秋女士“秋风秋雨愁煞人”的一声长叹,按照郁达夫的说法,乃别有怀抱者的托词,人自愁耳,何关雨事......

佛教和爱因斯坦都说,时间是假象。时间只是人为设定的概念。佛经曰: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12月14日,上海。气温仍在10度以上。

古人所说的梧桐一叶而天下知秋,给予世人无限的遐想和解读。

秋尽江南草未凋。

佛教的说法,四季轮回体现了天地间的阴阳消长。其中的“空”并非真“空”,而是为下一个轮回蕴藏力量。

万事万物自有变化规律,均逃不出成住坏空的劫数。大自然教会我们淡然处之,不生虚妄心,即消烦恼心,即得清净心。

秋天,在文人的笔底,悲凉的情绪会多一些。但是,看见了嫡血亲人,秋就成了最美的当下,最温暖的怀抱,充满甜美的气息。

久违的福州路古籍书店。梧桐落,又还秋色,又还记忆。

12月28日,头九第六天。气温:1~12°C。九溪。

秋已暮,红稀香少。

渐秋阑,唯闻泉水叮咚。

既没有无明的愚暗,也没有无明的结束;既没有老死的轮回,也没有老死的终止;既没有苦恼的聚集,也没有苦恼的断灭;既没有机智,也没有获得。——余秋雨注释《心经》摘录

现代人的寿命延长了,正如现在腊月里还能邂逅秋色。

按照《未来简史》那个以色列作者的说法:在21世纪,至少应该可以再翻倍到150岁。

让我们,在时间无涯的荒野里,在相携相依的岁月里,在《心经》护念的加持里,缓缓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