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有许多条沿海岸线的健行步道,我们曾于前年10月走过久负盛名的邦迪海滩到库吉海滩的步道,线路长约6公里,共串联起大小5个海滩。今年5月曾去悉尼南头,从屈臣氏湾码头走到最北端的霍恩比灯塔,然后一路向南,途经著名的盖尔普公园的悬崖海岸步道,直到麦格理灯塔,最后返回屈臣氏湾码头,全程约10公里。本人曾为这两次徒步分别做过美篇。

而从麦格理灯塔继续向南可直达邦迪海滩,但未见徒步的游记,自己也就没有动过去走一走的念头。近日从网络看到最新火热的打卡之地、被称为南半球蓝钻石的钻石湾(Diamond Bay)就位于这段海岸线上。因此于12月29日下午从邦迪海滩开始徒步,途中重点游览了本巴克勒角和钻石湾,到麦格理灯塔后乘巴士至盖尔普公园门前,步行到屈臣氏湾码头。

下图为徒步的全程路线。

从家出发乘火车转巴士至邦迪海滩中部下车,旁边即是建于20世纪20 年代的邦迪海滩服务中心,里面可以自取多种有关旅游的资料,包括中文版的《悉尼官方旅游指南》、《官方悉尼地图》。

凭栏观看邦迪海滩的北半部和南半部。已入盛夏,海滩上人头攒动,大多是享受日光浴的,也有勇敢的冲浪者。由于天公不作美,阴沉沉的,再加上悉尼周边连续数月的森林大火,严重影响了悉尼的空气质量,常常灰蒙蒙的,这天没有看到赏心悦目的蓝天碧海。

海滩边的海堤人行观景道宽阔,游人摩肩接踵。

海堤旁的酒吧、餐厅和咖啡馆不少,大多座无虚席。

走到邦迪海滩北端,回望海滩全貌。邦迪海滩长达1公里,海岸线呈月牙形,是澳洲传统冲浪救生训练基地,这里无论夏季或冬季,都是悉尼的精华所在。

坐在小高地的凉棚下,静静地欣赏邦迪海滩,可谓怡然自得。

向本巴克勒角(Ben Buckler Point )走去,这是一个悬崖高台,海边遍布各类礁石,怪石嶙峋,海浪尤其汹涌,激起高高的浪花和不小的声响,正合土著语中邦迪(Bondi)是“激碎在岩石上的浪花”的意思。

海湾的对面就是邦迪海滩至库吉海滩的步道。

站在本巴克勒角最高处俯看悬崖高台,如此观景佳地竟然没有几人。

从网上下载的蓝天碧海时的邦迪海滩和本巴克勒角的全景照片。

本巴克勒角的民居并不豪华,但门前普遍都有漂亮、各异的树木。

离开本巴克勒角,沿着公路向北。

行走约10分钟,看到右侧有大片草地,查阅谷歌地图,知晓是邦迪高尔夫球场,没有人打球,但球场边有一圆筒形建筑,挺高耸,未查到是何用途。

在球场北边的是休·班福德保护区,也是一个安静漂亮的高台草地,以古老的土著石刻闻名。

重回公路继续前行10多分钟。

来到狭长的罗德尼保护区,首先看到一位老人带着爱犬静坐在大树下,很是安闲自在。

为了安全,保护区悬崖临海边装置了木栅栏。由于悉尼地区长时间干旱,平坦的大片草地已经枯黄。

隔着木栅栏看到这里的悬崖陡峭,海浪汹涌,而远处水天一色。

保护区里还有一个简易足球场。

保护区的草地似乎看不到尽头。

罗德尼保护区是新南威尔士州最著名、最重要的天文景点之一。草地上竖有一关于“多佛高地射电天文学(RADIO ASTRONDMY AT DOVER HEIGHTS )”的纪念牌,查阅谷歌方知在1940年代对来自太空的无线电波知之甚少, 1946年到1954年,CSIRO放射物理学处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在这里建造了一系列射电望远镜,并开发了收集无线电数据的新方法,取得了许多重大发现,使澳大利亚成为了新兴的射电天文学新领域的世界领导者。纪念牌介绍了创新仪器、蟹状星云图和杰出的射电天文学家。

走到保护区的北头,隔着铁丝网可以看到钻石湾以及更远处的麦格理灯塔(红圈内)。

离开罗德尼保护区,有一户民居前竟有一尊巨大的公牛雕塑。

重回公路向北行走。

5-6分钟后就到了多佛高地的中心地带。

中心地带的大草坪呈长方形,南北有200多米长,视野很开阔,隔着草坪可见海港大桥和城市中央商务区的天际线,只是由于天气原因,画面并不清晰。据说这里是旅游观光巴士的热门停留地,是观赏日落、夜景以及新年夜烟花的绝佳地点。

没有在多佛高地停留,继续往北行走。

10多分钟后来到钻石湾附近,马路右侧草地已是钻石湾的范围。

路旁设置有钻石湾位置示意图。钻石湾位于悉尼东郊南头半岛上的法克鲁斯,距离悉尼市区仅8公里。

通往钻石湾的下坡木栈道很完备。

已见第一个观景台。

最先看到海边如斧削般的悬崖绝壁一角。

随着走近第一个观景台,钻石湾慢慢地多角度多侧面地呈现在眼前。

第一个观景台面积不大,游人不多,也不拥挤,一半以上是华裔。

观景台上的观赏效果确实很好。钻石湾没有钻石,原来也不著名,相对邦迪海滩等大众景点,游客还是少很多的。但是因为险峻的悬崖、特别的石门和翡翠般湛蓝的海水,近来逐渐成为新晋的小众网红景点,被越来越多人所知道,号称“南半球最美的悬崖”、“南半球的蓝钻石”。可惜这天没有阳光,否则海水的色彩肯定更丰富、更绚丽。

这里面向浩瀚的南太平洋,海水相当狂野,不断汹涌而来,拍打着岩石,飞溅起阵阵浪花,形成漂亮的渐变颜色。

这就是特别的石门--火爆的“命运石门”,据说是土著人所建。请注意看右侧石柱上已挂红色警告标志。

第二个观景台在右侧悬崖更高的顶端。

沿悬崖的边缘走向第二个观景台。

在第二个观景台可以更清楚地看到钻石湾及石门处的全貌,这里确实是拍照的绝佳处,非常适合拍出不同的造型。然而石门外没有任何防护栏,地方又窄小,累次发生事故,当局已经采取设置围栏、增加警告标志及进行宣传等措施。这天没有看到有人走到石门外悬崖上。

但是仍时有游客穿过围栏,走出石门,冒着危险拍照。今年8月一名27岁中国籍女子不幸从石门外悬崖上坠落身亡,令人痛惜。下面两张照片为网络下载。

有一户住宅就在第二个观景台旁的悬崖顶端,面对钻石湾,真是风景这边独好。

从第二个观景台上去几步就是悬崖上的其他住户和马路,木栈道也成为当地居民们健行的步道。

原路返回。

观景的外国少年。

在第一个观景台把镜头拉近点又拍摄了多张照片,诚如钻石湾(Diamond Bay)名字的起源,只看直译便可知道这片海宛如钻石一般闪耀。

在往返钻石湾的途中看到的悬崖峭壁上鬼斧神工、光怪陆离的怪石。

路边姿态各异、色彩斑斓的野花。

钻石湾周围满是私家住宅及公寓楼,非常安静。

依依不舍地离开钻石湾,折向公路继续向北。

路边一座规模不小的公墓,有的墓碑上的雕塑颇有艺术水准。

已经看到麦格理灯塔的顶端部分。

路旁别具一格的巴士站台。

步行不到20分钟,就到了麦格理灯塔。因为灯塔往北直至盖尔普公园的悬崖海岸步道已经走过,所以没有继续往北徒步。若是没有走过的朋友非常值得走一回悬崖海岸步道。从邦迪海滩至本巴克勒角,再到麦格理灯塔,全程约6公里,行走、观景、拍照总耗时约3小时。

直接在麦格理灯塔前的公交车站乘巴士到了盖尔普公园大门前。虽然时间已晚,还有游客走向盖尔普公园。如果从麦格理灯塔步行到屈臣氏湾码头也只有2公里而已。

盖尔普公园马路对面就是罗伯森公园,这里也可以隔着港湾眺望悉尼市中心的天际线。

凡公园必有的儿童乐园。

穿过罗伯森公园到屈臣氏湾码头,乘渡轮回市区环形码头。由于是周日,等待上船的游客排到码头外很远。

渡轮靠近环形码头时,绕悉尼歌剧院半圈,用手机拍了歌剧院的几个侧面。由于森林大火影响,空气质量恶化,歌剧院已失去往日的明丽、美艳。

谢谢您的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