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从虹口搬至闵行区莲花南路时,小区边上的铁路还未封闭。我有铁路情结,不时窜上路轨逛一圈,有时竟不知不觉走出去老远……想起以前去四川出差,明明可以坐飞机,我跟李墨龙兄坚持乘坐火车,美其名曰“有距离感”。

因此我作此画时很容易就想到了铁轨,轻盈女子与厚重钢构、人体曲线与轨道直线形成强烈对比,而且铁路象征远方未知世界,有憧憬美好未来之寓意。

那时还没手机,遂携相机在铁路上拍了一通。画成后感觉一般。旋被一小画店要去展售,后来就不知所踪了。

今天见到此画照片,忽然觉得以前画得还不是那么糟糕,现在也未必画得出来。这不就是退步了!此时您一定想到陈丹青的《退步集了》吧。No! No!这完全是两码事。老陈那是低调谦虚,是迂回战术;咱是从来没有画好过……

由此想到,谦词是不能乱用的。譬如“难得糊涂”,隐在前面那一句即“聪明一世”,所以我以为敢在家里挂此条幅的,绝对张扬哎!

跑题了。我说话就是这样,说着说着就扯远了。像我这样不专注缺乏条理的人怎么能画好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