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阴雨天,即便是在热爱户外的人心里,都不是适合出外溜达的好日子。

自在鱼开题莲花,雨中徒步23公里,竟然有了一支西天取经的队伍。

整个行程中,高山总是一个人走在前面,指引方向。我、自在鱼还有梦跟在他后面,在一片水雾茫茫的田野山林里穿行,根本搞不清哪里是哪里。只觉得所到之处似乎以前都来过又像没来过。

哲学的问题充满了整个旅途——“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到哪里去?”

高山总是一脸淡然微笑,不慌不忙,给我们解说一番。但他说的那些在我听来也是禅语。


反正是不懂。

就这样在云里雾里没有方向的走。


一切随缘。


也不去探究哪里是哪里了。


也不去分辨以前走过还是没走过了。


我只是望着一直走在前面的高山的背影,默默地在心里问:“师傅,西天取经还有多远?”


再看一眼被雨淋得有些狼狈的梦和自在鱼,想:谁是悟空?谁是八戒?我又是谁?

直到看到这座乡间小庙。


我们三个又都再一次发出哲学之问:“这是哪里?”


高山仍然还是淡然微笑:“这是九峰山。”

我觉得他的动作里还应该加个双掌合十:“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这样就齐活了。

“九峰山是一座山吗?”面对眼前突然出现的这片与众不同的建筑,自在鱼仍然迷惑。


“不是,九峰山是一座庙。”高山淡淡地回答。

我走得不多,路上这些标志性的建筑不知道还情有可缘。


可自在鱼也算走遍莲花的大神了,竟然也不知道这里,有些蹊跷。

再看看这座小庙,外观都还比较新,应该是才建成不久的。


乡村的庙宇我们算见得多了。但这座庙还是很有些特别之处。

小庙占地不算小,在这个偏僻的小洞村里显得气韵不凡,即便和莲花镇历史久远的名寺灵瑞寺、六合寺比起来也不输气势。



庙宇的门楣上墙壁上廊柱上都刻有捐建者的名字。有的名字刻得大,还涂了金粉,有的名字小一些。普通的捐建者的名字一律刻在大厅墙边的几块石碑上。 庙宇的主体工程已经完工。但还有些配备没到位。这部分项目的资金缺口及能给予捐献者的回报也都列了清单,贴在戏台的柱子上,很显眼。看得我都有一种想要敬捐的想法。贡献一点爱心与敬意,祈求神灵的护佑,求得心灵的安慰,还可把名字刻在庙堂之上,即是善爱之举,又可留芳千古,多好!

小庙主持是个道姑,她告诉我们这里其实是道观。并且,她强调,这是一个不同于一般的道观。

我看出来了。这是一个融入了互联网思维的众筹建起来的道观。 所以能在短时间内拔地而起。

乡间小庙是当地村民自发捐资建成,给了村民们一处精神栖息之所。当他们遇到人生重大事件,有了一处可以操办的地方。它的存在让村民们有寄托,有安慰,有敬畏,也有了公共的文化活动场所。 就像那位主持道姑说的,这里是村民们的精神家园。现代人丢失了很多东西,村民们想在这里慢慢找回。 寺庙众筹古已有之。但这个山村小庙建成的速度和规格还是让我感受到了村民精神文化需求的强烈,也见识了信仰的力量,策划营销的力量。 难怪有人说,释迦牟尼才是最伟大的营销大师。


高山把“九峰山”照片发到群里,我们的阿混又发来哲学之问“这是哪里?你们不是去莲花吗?怎么到了九峰山?” 看来,这位钻遍长沙刺篷的大神也不知道莲花新出了个“九峰山”道观。

高山又是淡淡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