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太瘦,指缝太宽”,不觉匆匆又是一年,2019年就要落下帷幕和我们说再见了,新的一年2020正在朝我们招手。想想一年的365个曰子,我都干了些什么呢?只觉匆匆,太匆匆。害怕,真的害怕自己忘记,以二十六篇美篇作个总结,回眸一下过往的心路历程。

历程,是指2019年我所走过的路,看到的风景,拍摄的照片,是自己一年的摄影生活。掐指一算拍照片已有些年头了,专题拍鸟也四年有余,水准怎么样?嘻嘻……进步总是有点滴……更多还是一种摄影记录,离摄影艺术还远着呢!在拍摄上如用光取景构图特色摄影等等进步有限,更没有什么新意,至今还没有一张可以让自己看看想想有点思想内涵的照片,这主要还是自己的文化底蕴和思想水准都不够。想表达的摄影思想还仅停留在照片表层上,基本上都是些让人看个热闹。“我摄影,我快乐”,摄影人永远在路上,2020仍将续写……


照片是美篇截图,点击上方链接可看图祥情


冬来春去、周而复始,往返于南北,奔波于征程,老死于旅途,亡命于天涯,这就是候鸟的宿命。即便如此,这种不怕万里遥远,不畏旅途艰险的顽强生存禀赋是值得称道的。


运城是全国唯一一个火烈鸟以家族群居方式选择的定居地。


“闲林独坐草堂晓,三宝之声闻一鸟,一鸟有声人有心,声心云水俱了了。”


翩翩兮朱鹭,来泛春塘栖绿树。

羽毛如翦色如染, 远飞欲下双翅敛。


清浅时光黑鹳掠飞


四时常作青黛色,可怜血雉雾中歌

彩鹮结小群栖居沼泽、稻田及漫水草地。夜晚成直线排列或编队飞回共栖处。


清晨和黄昏时,雄鸡常站在光裸的岩石上或高处引颈高声鸣叫,似‘嘎嘎嘎……’或 ‘嘎拉,嘎拉’声,故叫‘嘎嘎鸡’。


华丽的羽翅花上飞舞


 小鱼悄悄地把头露出水面,吹了个小泡泡。尽管它这样机灵,还是难以逃脱翠鸟锐利的眼睛。翠鸟蹬开苇秆,像箭一样飞过去,叼起小鱼,贴着水面往远处飞起了。只有苇秆还在摇晃,水波还在荡漾。



工笔画,即是以精谨细腻的笔法描绘景物的中国画表现方式,与"写意画"对称,画风像画却是摄影作品。


 “鹬飞月水,鹭临汉滨,千啭百鸣,翔集越冬”。


东飞伯劳西飞燕,黄姑织女时相见。


怯怯鹮嘴鹬,频频点着头。


谁道群生性命微,一般骨肉一般皮。

劝君莫打枝头鸟,子在巢中望母归。


每一阵风过,我们都互相致意,但没有人,听懂我们的言语。



当柿子红了的时候,是离乡人最想家的时候。想见乡村柿子的红,回味柿子的甜,一串串红“灯笼”在眼前闪烁……


微雨后,薄翅腻烟光。

才伴游蜂来小院,又随飞絮过东墙。


葵上精灵舞


从一个柳枝飞到另一个柳枝,它就是“火冠雀”。


 “花开红树乱莺啼,草长平湖白鹭飞。”


时而站枝跳,时而翻空舞


《时间都去哪儿了——改革开放四十年安康百姓生活印记暨民国以来陕西社会发展变迁物证展》很受观众好评,大家在观看图片、老物件儿和文物过程中思忆过往谈论变迁,更加坚定了发展的信心......


山民在减少,土房在减少,石磨石碾在减少。火塘,一种存在几千年的生活方式即将逝去了……

玉壶存冰心,朱笔写师魂。

谆谆如父语,殷殷似友亲。



七月的天空流光溢彩,七月的大地欢声笑语。颂扬我们伟大的党,歌唱我们伟大的祖国。

2019已悄然走过,展望2020,美好希翼就在前方,尽兴地追求自己的诗和远方而不负岁月(文中照片是每个美篇截图,图文祥情敬请点击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