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来到加拿大,开启2020的首次旅行。这次还是同北美风光摄影大师云漫一起深入到落基山脉的班夫进行深度探索拍摄。

提前几天抵达温哥华住在姐家,地势不错可以俯瞰整个温哥华市区景色,时差关系没有坚持到跨年夜的焰火绽放表演,夕阳西下的城市夜景也蛮不错的。

2号一早赶到温哥华机场搭乘加航航班前往卡尔加里,这是通往班夫的必经之地,在这里我们租车自驾前往。


卡尔加里这家叫亚洲轩的中餐馆不错,味道很正宗,去晚了要等候。

神秘的落基山山脉南北纵贯4,500千米,从加拿大一直延伸到美国的新墨西哥州,是北美大陆的脊梁。而人们通常旅游观景的落基山主要是指加拿大哥伦比亚省与艾伯塔省境内的这一段,这里水秀峰奇,风光旖旎,是落基山山脉中最迷人的风景区。班夫国家公园,令人向往的户外秘境班夫是班夫国家公园的简称,这一名字来源于19世纪苏格兰的班夫郡。

班夫镇不大,几乎都是错落有致的酒店和家庭旅馆组成,这里没有旅游淡季,春夏秋冬的景色各有特色,吸引了无数游客前来度假,因此酒店都需要提前预订,在冬季整个小镇白茫茫一片,像是童话小说里的白色王国,住在这里前往周边拍摄点的距离都不太远,除了冰泡湖,其它地方的车程都在一个半小时以内。

班夫镇只有一家中餐馆,味道太一般般,关键是从老板到店员对大陆来的客人很歧视,估计当年很早偷渡过来的,没有赶上改革开放红利,心底里有怨气,一个个哭丧着脸,连店内装修都有些像殡仪馆,我们叫他汉奸馆,不建议去吃,为何要把钱撒给这些败类呢!

班夫的雪乡

第一次开机拍摄是离班夫不远的朱砂湖,这也是全程唯一一次看到的朝阳彩霞,之后的日子我们便沉浸在无休无止的大雪寒风之中了。

现在的季节日出较晚,我们可以有充足的睡眠,路易斯湖也是我们住在班夫镇行车最远的一个地方,一路与雪花相伴,湖面已经完全被大雪覆盖,只有湖边那座亮着灯光的小木屋在晨曦的蓝调里显得如此的安静。

冰雪路上驾驶对于我这样没有任何雪地经验的来说的确冒险

城堡山,顾名思义是一座像城堡的山峰,一夜的雪后在清晨的河岸石块上面形成一个个的雪馒头。

明尼旺卡湖到了冬季是冰上爱好者的天堂,游客众多,我们只能选择在人少的区域寻找合适的前景,这处冰眼似乎还布满血丝,尚且起名叫明尼旺卡之眼吧。

冬季的翡翠湖已看不出她的全貌,白皑皑一片,唯有岸边的这座木屋吸引了我们的注意,这应该也是堰塞湖,很像我们的九寨沟,这里的夏季五颜六色或许会更美,冬天给人的感觉是静怡的回味。

清晨和傍晚的蓝调,冰与雪的相恋。

天气寒冷,拍摄装备也要加上暖宝宝外衣了。

我们这次要拍摄的冰泡湖,不是普通游客的目的地。冰泡湖大名亚伯拉罕湖,湖床植物常年释放沼气涌向湖面,冬天气温下降湖面结冰,零下三四十度的气温将沼气泡冰封在水面下,随着湖水不断向下深冻,涌向湖面的沼气泡被不断地冻住,最后变成一串串大大小小的白色泡泡,奇特而可爱。这里是气泡发育最完整的区域,每年的1月是最佳的拍摄时间。

前往冰泡湖的路程是最远的,离班夫镇差不多四个小时的车程(雪地路滑行驶较慢)一路上冰天雪地的景色可以刻在人的脑海中许久。

行进途中偶遇倒角羊,惨的是羊角倒着长,如果遇到猛兽它怎么来防御。

赶到冰泡湖时天空还飘着雪花,冰面之上狂风大作,每按动一次快门都要付出极大的努力。天不作美彩色和黑白很难区分,先上一张黑白作品吧。

云漫博士近照

在这个区域开车需要有一定的雪地驾车经验,不然稍有不慎车辆便会打滑。

我们的一辆车不慎侧滑到路边了

感谢加拿大的活雷锋,在寒夜里帮我们把车拖拽出来。

在气泡湖所在的诺德格镇,说是镇,除了我们住的酒店,放眼望去没有几座建筑物,大地一片洁白,在这里偶遇了世界风光摄影排在前几位的大师之一的马克(Marc Adamus),2021年的5月,我将同云漫和马克一起深入到新西兰腹地进行航拍,那将是一番不同以往的风景。

在冰雪的世界里到处是大自然的杰作,手机拍摄一组。

拍摄气泡湖需要具备几个条件,首先风要大,才能吹散冰面上的雪,其次是有良好的天气,这次我们的运气实在不好,有风的时候下雪,前面刚刚吹干净后面马上又被雪花覆盖,赶紧又要清理。

今天的温度零下20多度,趴在冰面上拍摄冰泡的时间要一个多小时,久了衣服都会凝结在上面。

看看这几日的天气预报会不会发抖

世界上的山脉河流冰川众多,我也去过不少了,能和落基山媲美的不多。有人说落基山脉是五十个瑞士合并在一起,当你站在落基山脉的脚下时真不夸张,上帝把最美的一段留在了加拿大!赞美的语音在这里变得干枯,甚至文字也无法完整的描述,所以只能静静的和这里的一切融合,去感受令人震撼的杰作。

遭遇过山火的森林

随处可见的溪流,如果你仔细阅读她会发现她真的很美,而却经常被忽略。

在湿地拍摄最担心的就是陷入水中,上面全是大雪看不到下面的情况,在此地我就掉下去了😄

落基山的冬日是神秘的,等待我们去开启她的密码,每个人眼中的认识也是不同的,这次拍摄有许多天气因素的不完美,也正因为如此,或许我今后还要再次来找寻她奇特的魅力。

生命是一场远行,说不清是起航还是归航。走的足够远,就会遇上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