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来自网络,在此向原创致谢!)


在山西省昔阳县大寨村陈永贵故居,窑洞的进门处,一些旧时的收据发票被镶入框子,与照片们一起挂在墙上。这些发黄的票据,多为陈永贵任副总理期间的开支。其中除大寨接待站的伙食收据,晋中地区招待所餐费收据外,还有盖着中办警卫处办公室现金收讫章的餐费、烟费和茶费。

  这是一张1977年4月12日的收款收据,交款人是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陈永贵,收款人是中办警卫处,收费金额为8元5角,用于招待用餐,烟和茶。


陈永贵原是大寨农民,1975年1月担任国务院副总理,任职期间不拿国家工资,山西每月补贴给他60元,在北京每天由国家再给他1.20元的伙食补助。


  40年前的共产党中央开会喝茶收费


盖有“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公章的收款收据,显示收取“茶水费0.10元”。


诸多报道显示,在当年,因中央开会喝杯茶水都收费,同时担任副总理的吴桂贤只能喝白水。和陈永贵经历相似,吴桂贤来自基层工厂。


  这张盖有“中国人民解放军山西军区基地管理处”公章的收据显示,1974年5月24日收取“首长就餐伙食费”、“粮票”人民币各1.20元、3斤2两。(由单价和总价分析,就餐人数应为8人)


  1979年9月13日,大寨接待站收取早餐3顿、午餐6顿、晚餐9顿餐费2.55元。(此时陈永贵仍然在担任副总一一理)培养出一批陈永贵这样的干部,是因为毛主席身先士卒的做着榜样!下面这两张毛主席的发票,就是最大的证明!

  1965年5月22日到29日在井冈山时期,由井冈山管理局外交处开出的两张发票:一张是00006482号发票,上面写着:首长膳食费,7天,天天2.5元,合计17.50元;一张是00006484号发票,上面写着:首长交粮票23斤。


  1965年5月22日,毛主席重上井冈山。


毛主席重上井冈山,井冈山人民格外高兴。考虑到主席翻山越岭的辛苦,为了表达井冈山人民的一片心意,这天晚餐桌上摆了茅台酒、卷烟、苹果以及丰富的菜肴。


当汪东兴按毛主席要求查看膳食时,发现这么丰富,当即对招待的担任人说:“首长每餐四菜一汤,天天2.5元膳食费规范,一路上都没喝酒,你们快将烟、酒、生果都收进去吧!”


结果,想破例安排的晚餐,也只能按规范四菜一汤,小碟盛菜、小碗装汤,餐桌上只剩下四小碟菜,一瓷碗汤。


  在离开井冈山宾馆前,毛主席让管理员吴连登去结账。当吴连登带着钱和粮票找会计雷良钊结算膳食账时,雷良钊为难了,说:“38年前,毛主席在咱们这儿吃红米饭、南瓜汤,为贫民打天下;如今他老人家故地重游,是对咱们井冈山人的最大关心。咱们没有什么好东西招待他老人家,只是严厉依照你们的规则为他做点一般饭菜,也就十几块钱,叫咱们怎么狠心收下?”


吴连登理解井冈山人民对主席的感情,但他深知主席的规矩不能破,只得再三解说:“在咱们的约法中有这样一条规则:“但凡首长需求的全部东西。托当地人代理的,都有必要将货款交清,当地不收钱,东西也就不能拿。这是纪律,我有必要恪守……毛主席最反对搞特殊化。”这钱和粮票你们就收下,不然我回去是要挨批的。首长往常都请求咱们严厉依照中心的指示办。

  前几年,主席身边的个别作业人员,使用跟从主席外出巡视的时机,向当地上索取了一些东西,主席知道这件事后,十分愤慨,不管这个人在他身边作业多年,仍决议将其调离中南海。


随后,为拯救造成的不良影响,主席从自个的稿酬中拿出近2万元,派人到各地逐个退赔并抱歉,你说,我不按毛主席的请求交清钱、粮票,能离开井冈山吗?”


  听着吴连登的这番话,雷良钊还能说什么,噙着热泪,在吴连登再三严厉地敦促下,他这才拿起了账本,如实填写花费发票,还是吴连登提示他:“交款人就写首长吧!”


雷良钊这才在号码为“006482”这一联发票上写下了“首长膳食费,7天,天天2.5元,计17.50元”等字样,发票开具时间为1965年5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