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郑老师

金美好

文字:何敬云




一年一度的爱意,感谢有您让我这个俗人变得越来越有诗情画意



  一九八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腊月初七,星期七(从此七就是我的吉利数字),那是一个雪后天晴的日子,天气可能被我们炙热的爱情所感染,虽然已经过了冬至,路上的雪却融化了,到处都是春意盎然的暖意。在这个寒冬温暖的日子里,我们拜了天地,拜了父母,在亲朋好友的见证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我们有了家。

三十二年前的今天,我和阳哥(在年龄上他比我小,但在我的心中,他永远是我的大哥哥)从昔日的同窗同桌,变成了今朝的同室同床。他虽然没有风流倜傥的外表,也没有殷实的家境,吸引我的是他幽默的语言、温和的性格、高尚的人品、超凡的能力,更重要的是他的才气和潜力。在我的眼里,他就是尽善尽美的白马王子,直到如今。

我们组成的家并不是二人世界,而是双方父母、兄弟姐妹、还有直系、旁系亲属的大家庭。是过年过节五十多人参与,要摆五桌就餐的大团队,是外出旅游能够独立成团的大家庭,是一个和谐和睦,尊老爱幼,充满正能量的集体。我们俩营造的家;是亲情的存放点,爱情的欢乐窝,人生的避风港,一生的归属地,这里有剪不断的牵挂,藏不住的情谊,放不下的惦记,更多的是我们坐在一起温暖的回忆,在过去的32年里,我们有苦有艰辛,但却从来不缺少快乐。彼此互相谦让,互相体谅,努力包容。在烟火生活中赋有诗意,虽然不是锦衣玉食,粗茶淡饭,香甜无比,有时还能把盏相视、金樽对饮,虽然没有豪车别墅,不是大富大贵,但屋里的人相亲相爱、和和气气,有说有笑有爱,就算身居陋室也愿意。

我们家虽然没有曾国藩的高官人士,但却有如同他们家一样的家规和家训。公公爹去世了,阳哥是长子,他就是我们的家长。我们这个大家庭的身体力行、率先垂范的好班长。当然也有我这个贤内助的功劳,这就是我想要的家,是我一生正确的选择,也是我中的最大的福利彩票。有家有爱还有你

在我们变老的日子里,我们彼此耳鬓厮磨,互相搀扶,爱等岁月静好的金婚。如果有来世,我还愿意和我的阳哥在一起,享受生活中的每一个美好。


2019年12月27日中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