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上学校经过街道,街道两边满眼是“大字报”的时期。邹来由此看到了家乡许多比较有名,甚至根本就不知名的人的不为人知的旧事。好像什么“黑”的都会有人抖落出来(那时叫“揭发”)贴在大街两旁供人阅读。邹来甚至看到自己的父亲也被人写了“大字报”贴上墙。

还有就是群众组织造反派揪斗“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除了中学的学生组织井冈山兵团,地方出现了两大对立群众组织,打李站与101。

一天傍晚,邹来一路浏览大字报走到工农兵大礼堂,见礼堂外聚集了很多人。原来是地方一大群众组织打李(打倒李井泉,时西南局第一书记)站的人正围住礼堂,还有许多看热闹的群众。礼堂里住着川剧团及其组织101的人。两个对立群众组织先还互相高呼“文攻武卫”,后来礼堂大楼下不知打李站的人还是看热闹的人向楼上窗户洞里扔石块,双方开始扔石头瓦块攻击对方。只听大礼堂的窗户玻璃不住爆裂,噼里啪啦掉下地,国家财产就这样被破坏了……

一天午后,在街上,只见打李站的人纷纷往北撤,还有架着头上血流不止的人跟着跑的。听说对方参加武斗的已有准备,省、地辖锌矿等企业的工人手持钢钎早就严阵以待了,头部流血的人就是被钢钎击中的。

武斗升级,好些班车停开,到处都乱,邹来的父亲也不能外出打工了。许多机关单位、工人等不愿参加武斗的人都不上班了,不少人加入了乱砍乱伐的行列,上山砍树劈柴、弄成木材去了。那些日子,柴山路上担柴的、扛木料的,成天人来人往,胜过赶集!生存现实摆在眼前,为了帮着父母养家糊口,邹来也加入了乱砍乱伐的队伍。

再后来造反派到武装部枪枪,武斗越演越烈。一次担柴回家,在距家还有五里来地的山头上,邹来就听到了密集的枪声。及至下到半山,竟有子弹声呼啸而过!双方枪战就在山下不太远的地方。等啊等,枪声往偏南东山寺方向去了,傍黑,聚集了很多担柴、扛木料的人的队伍才一起结队往城里走。

不能上山打柴了,有热闹就看看。一天,听说打李站被打死了二十来个人,尸体都放在四小礼堂里。邹来和大院的发小去看看,真是惨不忍睹。介绍的人指着一具尸体说,刘++(已记不得名字的一年轻人)死后脖颈还被对方强扭了两转,颈骨完全被扭断了,人残忍起来真是难以想象,除有的战争片、战争纪实作品之外,同胞相残竟能没人性到这地步……

一天凌晨,听说打李站撤出城里跑了。邹来和发小们上街去看,打李站曾防守的城门洞里遍地是手榴弹,还有成箱的。不知厉害的小伙伴们竟捡了十几个,然后大家提着去城河边投弹到深水处炸鱼,所幸没有出事。

又可以上山乱砍乱伐了,邹来常常一天上午、下午各去一次,几个月的乱砍乱伐,从上到距城五里左右的月亮庙山头再往横山方向走十来里,原先满山茂密的森林终于只剩下稀稀拉拉的弯扭小树了……



批斗大会,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