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如水,岁月如歌,转眼、2019年即将成为过去。


这一年来,在匆匆忙忙中、走过了春夏秋冬、也走过人生中的酸甜苦辣、聚散离合及种种际遇,一路走来、有得有失、有苦有乐、有笑也有泪,但走过的路、看过的风景、心中留下的歌、在时光的沉淀、打磨与雕琢中、已成为感动,成为美好,成为一首首诗词……


这一首首诗词,如春风化雨、如阳光普照、如山里清泉、如沙漠绿洲、如荒野的芬芳……滋润与温暖着我的心房,一直一直的激励着我一路前行、永不言败。












《过客》(趙梓均)


日子像一阵风吹过

门前的树木

还有那些野花野草

也不知开开落落了多少回

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

也像潮水般

来来去去

去去来来


活着的活着

死亡的死亡

出生的出生

笑着的笑着

哭着的哭着

沉默不语的一言不发

守口如瓶

形形色色的表情

如一个包罗万象的万花筒

也总是让人琢磨不透

看不清



现实尽管如此

但日复一日的

年复一年的

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详和与简单

这里的一切又是那么的平凡与平淡



这里有很多老得掉了牙的故事

锈迹斑斑的

早已被时光和岁月搁浅

遗忘在杂草堆与苔藓之间

无人问起



天空还是那片天空

山梁还是那道山梁

河流还是那条河流

但老屋也不再是那间老屋

出出进进的面孔

也换了一批又一批


站立屋前

我也只是位匆匆忙忙的过客

抬头仰望

偶尔有白云从屋顶上飘过

屋檐下那只忽飞忽落的麻雀

似曾相识

熟悉而陌生

陌生而熟悉


这里的一切

像一本书

一本写满了记忆和历史

一本未曾打开过的书籍

没有人去阅读

没有人去考究

更没有人去关心一只麻雀的身份与来历

因为生命太短暂

大家都各自在为自己的生存忙碌着



你我匆匆

红尘过客

世界很美

生活很美

人生的风景也很美

惟有好好珍惜

依心前行

就不会留下遗憾

错过精彩




《写给妈妈》(趙梓均)


妈妈

您十月怀胎的辛苦

在我出生啼哭的刹那

您笑了

开心地笑了


这之后

就是您精心的哺育与照料

逗我玩

逗我乐

逗我笑

还给我唱摇篮曲

经常是您睡湿来我睡干

甚至是吵闹得让您休息不好时

您还是没有半句怨言

总是笑呵呵的


慢慢的

慢慢地

您扶我学走路

教我学说话

指我学识字

送我进校园

接送时

总是牵着我的小手

为我背书包

为我撑雨伞

有时我还装哭装闹

撒娇要您背着和抱着


在逐渐成长的日子里

您还不耐其烦的

教我怎样去做个好孩子

教我讲文明

教我学礼貌


您几十年如一日

为了我们为了这个家

您烧茶煮饭做菜

您洗洗涮涮

您喂养家禽家畜

您为我们缝缝补补等

从来不言语一声劳累

总是含辛菇苦的

任劳任怨着


除此之外

您还是一个农民

一个普普通通的庄稼人

还得在照顾我们之余

风里来

雨里去的

为了这个家

爬坡下坎

砍柴割草打猪菜

翻地播种玉米高粱

栽瓜栽豆种蔬菜

插秧收割庄稼

季复一季的

年复一年的

勤勤恳恳的

累弯了脊背和身腰

也操碎了心

熬白了头发

直至我们长大成家了

您都还是放心不下

依然在为我们操心操劳与牵挂


妈妈

您是太阳

给我们的是温暖



妈妈

您是月光

给我们的是善良


妈妈

您是辽阔的天空

给我们的是胸怀与思想


妈妈

您是厚重的土地

给我们的是仁慈与无私


妈妈

您是浩瀚的海洋

给我们的是宽容与博大


妈妈啊

我敬爱的好妈妈

您又如一棵平凡的大树

坚强

高尚

伟岸


妈妈啊

我最亲爱的妈妈

您又如山里的一湾清泉

纯朴

柔美

洁白无暇




《生活就像一个童话》(趙梓均)


生活就像一个个童话

有时候

我们是听故事的人

有时候

我们是讲故事的人

有时候

我们就是故事里的人


现实如同高深莫测的古城堡

在城堡里

有野心勃勃的国王

有泼辣歹毒的皇后

有英俊潇洒的乞丐

有温柔善良的公主

有挑拨离间的管家

有憨厚老实的马夫

也有可怜的

沿街卖火柴的小女孩

还有形形色色的路人及小丑


他们各自站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

戴着不同的面具

为了生存与生活

哭的哭着

笑的笑着

乐的乐着

呆的呆着

痴的痴着

傻的傻着

疯的疯着





《写给自己:站在一口炒锅前》(趙梓均)


一口炒锅

油光滑亮


对我而言

这口看似平常的炒锅

却有着无限的吸引与诱惑力

它是我心中倾慕的一座神秘花园

它是我休憩的一处驿站

它是我玩耍的一片乐园

它是我精神寄托的一方领地

它是我安放心灵的一偶港湾


我喜欢站在这口锅前

已经有很多很多年

一直一直的

去去来来

来来去去的

挥霍着如水的时光

如金一样珍贵的岁月


站立锅前

我把一蔬一菜

油盐酱醋倒进去

调味出来的

是诗是画

是爱是春暖花开

是远方是梦想


站立锅前

我把悲欢离合

酸甜苦辣等都统统的倒进去

经过一定火候

捞出来的

是生活

是日子

是至味清欢

是人间烟火


站立锅前

我把青春与生命

所有的人生际遇

亲情友情爱情

以及一切与我有关的点点滴滴

都滴水不漏的倒进去

经过悉心的煎熬与美化后

装盘的

是一种成熟

是种蜕变

是一种精彩

更是一种幸福


我喜欢这样的感觉

也愿意这样挥霍着

因为

因为站立锅前

是我的初心

是我的信仰

是我的至爱

是我的荣光

是我的快乐

也是我的知足




《人生感悟》(趙梓均)


人生是树

简单是叶

快乐是花

知足是果



《生活如诗》(趙梓均)


生活如诗

在平平仄仄的章节与字句里

一路上

心存感动与美好


即便风风雨雨

也要活出阳光和自信


即便酸甜苦辣

也要活出美丽与精彩


《人生如戏》(趙梓均)


人生

其实就只是一场戏而已


台下台上

我们既是观众

也是演员

我们在扮演着别人的同时

有时候

其实就是在扮演着自己


《流水的心思》(趙梓均)


从远方而来

向远方而去


走过悬崖

走过险滩

走过荆棘丛林

走过田园

走过村庄

走过荒凉

也走过繁华


一路走来

能屈能伸

可长

可短

可方

可圆

即便点滴穿石

也从不言败

放弃初心


执着一生的信仰

只为融入大海的怀抱



《走过一座废虚》(趙梓均)


一条浅浅的小河

依然弯弯曲曲

曲曲弯弯地流淌着


眼前

一座废虚

如同一件生满了锈迹的古玩

承载着风雨的浸蚀

岁月的冷落

它模糊的样子

可怜得

似乎也看不清楚


风景深处

那些被时光搁置

与遗忘的残墙断坦上

长满了浓密的野草

厚重的苔藓

还有那些疯长的

认识与不认识的荆棘树丛


我步入其间

在一株调零的花前

慢慢的俯下身

细细的打量和思考起来


瞬间

思绪穿越时空

似曾相识的意境里

我像种花人

又像看花人


这里的一切

是那么的陌生

又是那么的熟悉


我如同在这里生活过

我知道这里曾经的沧桑

我知道这里曾经的繁华

我也知道这里曾经的美丽

因为这里

曾经是我的家

这里有我爱恋过的山水

爱与亲人



《生活与门》(趙梓均)


人生就像一道道的门

我们总是在门与门之间徘徊

我们总是在梦与现实之间徘徊

我们也总是在得与失之间徘徊


当一扇门为我们关闭的时候

而另一扇门也正为我们敞开


与其徘徊

不如勇敢的迈出一步

这样

我们就会看到不同的风景

收获到不同的胜利与喜悦


《雪花》(趙梓均)


十二月的花朵

盛开得有些与众不同

从零下几度的天空中

簌簌的滑落下来


一朵朵的

一片片的

纷纷扬扬的

最终

把整个世界都编织成圣洁

无遐


于是

纯净掩埋了所肮脏

色彩和杂乱


然后

这些雪花

让自己晶莹剔透的躯体

化作滚滚的春潮

渗入大地


我希望

这干净的雪水

让沉睡中的生命

都一一唤醒

以至让每个生命发芽

生长

开花

结果

活得清清白白

干干净净





《日子》(趙梓均)


花落花开

日历一页页的撕下

暑去寒来

庄稼一季又一季


我守望在时光的渡口

被岁月打磨

雕琢

搁浅

遗忘


即便如此

但我不死的躯体

依然在等待着

微风的吹拂

阳光的普照

雨露的滋润






《秋思》(趙梓均)


南飞大雁过高楼,

漫天落叶入眼眸。

风吹窗台菊花瘦,

一江秋水一江愁。




《长相思———念家》(词)(趙梓均)


千重山,万道岭,

寻梦他乡一人行,

夜来难入眠。


愁一盏,酒一壸,

窗前望月情深深,

两眼泪盈盈。


《长相思———游子》(词)(趙梓均)


春已去,秋又来,

行馕空空雁南飞,

转眼又一年。


人难圆,梦难圆,

望穿秋水盼归期,

相聚又别离。


《长相思———际遇》(词)(趙梓均)


风一程,雨一程,

酸甜苦辣路中行,

为梦不言语。


来无影,去无踪,

浮生若梦了无痕,

且行且珍惜。


《破阵子———雪夜感怀》(词)(趙梓均)


冷夜残雪小楼,

孤灯寒风帘愁。

一壶浊酒煮人生,

千滋百味涌心头,

细品热泪流。


岁月瘦影悠悠,

时光似水东流。

淡看花开花落去,

几番风雨伴沉浮,

逐浪争上游。


《赏梅感悟》(趙梓均)


暑去寒来一瞬间

花落花开是空无


人花两相似

岁岁各不同


冬已至

梅已开

辞旧迎新

春天已在悄悄的走来


站立梅花中

我仿佛也开成了一树梅的样子

很美很美



我愿心存美好

把苦作乐

我愿举一缕缕清香

把温暖传递

把春天接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