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半夏



        宋词是中国文坛上一杯谁喝谁醉的“美酒”,它既能重现山呼海啸般的波澜壮阔,令人潇洒超脱;也能描摹杏花春雨般的细腻婉约,令人柔肠百转。


                                          ——— 题记





冬日清寂,那些清寂中又夹缠着暖意,也许是一杯热咖啡、也许是一包刚出炉的糖炒栗子、也许是一盏散发橘黄色光芒的路灯、也许是一个久违的拥抱。


倘若有时间,每天会读一些诗词,那些绝美的诗词,是可以温暖心房的。兴致浓时填几阙。有友友说写得越来越好了,真的感谢大家的关注支持鼓励呢!嗯自己也感觉进步了嘻嘻!平淡的生活中能做自己喜欢的事,还能得到朋友的认可,真好!我说过我会记得开心,就这样,安静恬淡地生活。





         慢慢走过秋日里的水色光阴,收藏曾经的点点滴滴,在看起来有些孤独的冬日,翻翻一年多以来的诗词,是思念,也是清欢。


美篇书珍藏着。这本书收集了我自2018年9月第一次学习写词到2019年9月,一年来的所有宋词。这是我感觉今年最有意义的收获。送给自己,感谢岁月。感谢岁月的所有馈赠。


有人说:五十岁开始就认命了!也就是:五十而知天命。因为五十岁以后,知道了理想实现之艰难,故而做事情不再追求结果,纵有三千烦恼,还有词可疗伤。庆幸遇见美篇,让我在下半生还能写写词!以后准备一年收集一次,订个小目标呵呵。





小目标足矣!难道还想成为大诗人不成?只是想在文字中享一份清欢闲静而已!回望一路上深深浅浅的脚印和在指间轻轻滑落的时光,唯有文字,才能将往事安放在心灵的一隅,用来温馨独处静默时的回忆。


回忆若能下酒,往事便可作一场宿醉”。发现,酒和诗是最般配的!酒喝到极致,就会忘掉天地,然后,就是诗意盎然的时候。您看,陶渊明、李白、苏东坡,李清照。还有一句话说得好:“诗酒趁年华”!





趁阳光尚好,趁花儿未开到荼靡,趁还不是那么老。不管柴米油盐诗酒花?还是柴米油盐酱醋茶?都会是这一路走来的记忆。生活,一半诗意一半烟火:柴米油盐,劳碌而艰辛,是漫度寻常日子;诗酒花茶,清宁而舒缓,意于享受嘈杂背后那一份难得的况味清欢。


       记忆是生活的馈赠,让我们记住走过的每一段重要的路,那些生活里过不去的坎,那些忘不掉的事,到头来,也不过“俱往矣”。关于记忆,辛波斯卡的诗中曾写道:我摇动记忆,也许在它枝叶间,沉睡多年的某些事物,突然振翅起飞。


        人生的风景,其实是内心的风景,到最后都会回归于简单,于简单处看人间冷暖。说不定哪一天再读写过的诗词,感觉“好矫情啊”。





可能爱好文字或者活在文字里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有点矫情,这样说会不会打击一片呢!那么这么说,会不会有欣然欣喜呢:不管年龄到了哪个阶段,我庆幸自己心里一直住着一个少年,不忘初心。


      我用简单以及原谅的眼神看世界,即便所见的是满目疮痍,只要自己用真心对待生活,生命就不会在时间的长河里白白地流过。不管了,怎么想就怎么写喽!反正我已经爱上宋词!


爱柳永“晓风残月”的柔美;爱李清照“人比黄花瘦”的伤怀;爱秦观“朝朝暮暮”的感慨;爱辛弃疾“金戈铁马”的豪迈......古人走过的路,见过的春夏秋冬,感叹过的情思幽怨,都能隔着久远的时光,打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