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牵梦绕安全村,如今拔起麒麟园,前青龙山后紫金,风水宝地我曾蹲。

无田无地乡亲们,长城苑的城里人,三顾茅庐拜乡亲,半个世纪友谊存!

整个麒麟公社定林大队等都成了麒麟工业园区,一家一家的大公司在这里建起。

当年安全村的位置上,现在是中海国际高档住宅楼。

安全村的老乡们2012年被拆迁,2016年安置在有35层高的电梯房的长城苑里,定林大队的村民们每家都分有6-7套房。

半个世纪来相聚,豆蔻年华花季女,鬓发染霜容颜老,真情依旧难忘记。


感谢郭长寿10年前给了我电话联系方式,感谢郭长发的精心安排,感谢陈仕顺的友情赞助,感谢众乡亲们的如约而至,使我多年的怀念之梦能够在今天圆梦。大家都相见恨晚、畅饮叙旧,都开心哦!


五粮液的酒啊,梦回故乡,甘甜醇厚,回味绵长!

我和大队书记陈仕龙的女儿陈学美来一张,她比我小3岁,当年喜欢追随我们,和我们一起干农活。她嫁了一军官江宁县纪委退休,住江宁东山“商城”,弟弟又给了她一套长城苑房子,很幸福哦!。

毛主席挥手我前进,上山下乡干革命,回忆经历多美好,古稀之年好心境!

我们老三届知青上山下乡,1968年12月28日我和班头费秀英、孙启群来到了其林公社定林大队安全小队插队落户。

这是我当年插队时的尊容,还算清纯秀丽。这件我小姨给的白花绒布棉袄罩衫,当年孙启群还说我是小资产阶级思想,哎哟看她当年有多左哦。😏

我们陶吴纺织厂的同事们,每年从10月份开始,就约着去汤山东泡汤,已有4年之久。

汤山靠其林门近啊,每次D19经过马群、其西路、锦绣花园我总想寻寻觅觅,想到我68-70年插队的老乡们会碰到吗?但碰到也认不识咯,不如找到他们哦!

这是汤山东一品温泉

这是汤山金乌温泉公园

记得2001年小费的女儿男友开车,她们一家三口和我们一家三口来安全村看望了妇女队长唐金秀。

2008年我、小费、小孙搭我朋友的小车又来到安全村,看望了妇女队长、富贵爸、来云、小年等老乡。

2012年我儿子开上小车,我们专门来安全村,但已经拆迁,村落已夷为平地,一片繁忙景象。

今天我终于圆了思念的梦,找到了年龄相仿的老乡们。




当年插队我们被安排住在唐金秀家客堂,旁边就是灶台。她老公在浦镇车辆厂上班,每周休息回来一次。

第二年大队安排帮我们盖了个2室的新房,与五保户老太太住在一起。

我每晚睡觉前都无忧无虑地唱歌,睡在有蚊帐的床上,记得喜欢唱:“见到你们格外亲”,“只盼着深山出太阳”等歌曲、京剧,格外动情,单纯无恙,开心快乐,忘记了白天的疲劳。

我班班头费秀英,我俩是插队在一家的好姐妹哦!依稀记得,我跟着她挑粪桶上自留地,种的菜吃不了还带回城里的家。

现在她身体有点不适,出不了门。祝她早日康复!

我们一家的孙启群同学,现在也不愿出门,特别是冬天,好保重哦!

我们村有31户人家,村前是虎头村,村后是后庄村,最西边隔着一条河就是马群了。

安全村从西边城头村到东边小定林村,一条长长的石头小路,有31户人家。

依稀记得路最南边住长金家长发家,然后就是一大片庄傢地和小河(我们吃水的源泉),最北边起叶明翠、郭长洲、郭有宝、郭有龙、郭长寿、郭长生、唐金秀、高明清、高延彪,陈仕顺,陈仕龙、陈仕夕、陈仕贵、高正义、陈学志的家。

自2012年他们全部被拆迁,原地规划成麒麟工业园区和高档住宅区。

整个大队的村民按置在有电梯的长城苑35层的高楼里,家家都分有6-7套90平的楼房,还有100多万元的安置费,每月有1千多元到2千元的退休金。今非昔比那是天堂般的生活、幸福无比。。

插队的经历如今历历在目。插队的第一天,将我分在城头村,和高中的丁琪杨毓兰分在一家,我不愿意,哭着拿起行李就往拖拉机上摔,跟着我班同学们到了安全村,队长看我小、可怜,就说多一个人就算了,收留了我。

这下公社管知青的干部认识了我,于70年11月就调我去陶吴纺织厂工作了,公社同时去了父亲叔叔工厂外调,他俩可是中共党员哦!我吃商品粮咯,在当年还是个幸运儿呢!

我多么想感恩公社管知青的干部范长道、臧同乾、夏丽珍哦!可是范早已去世,夏主任已去了江阴生活,臧的行踪我还待打探,找机会再寻找咯!

生产队长陈仕夕对我们非常好,每次自报互评,我们的工分都评为8分,同年龄老乡10分,我们还是很高的。当然我们也很努力,小小的身板跟着村民挑稻草到沧坡门卖(3里路),上山砍柴。挑秧把子、牵绳子、插秧、拔草、割稻子、收麦子等什么活都干。

记得有一次,到孝陵卫的炮兵工程学院翻墙头割草,回来压田,被解放军收走了链刀,说这里经常打炮,多危险,让我们写检查,我说我们是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贫下中农要我们干我们就得干,后来解放军就把我们放了。

我们插队时从来不塌工,到下雨下雪放假才进城回家。路线是:安全村-沧坡门-孝陵卫(8里路,步行1小时)-5路到新街口(1角钱车费)-新街口-三山街(4分钱车费)-步行至中华门的家。

遇到下大雪不通车(那个年代,中山门到孝陵卫没有降坡,特别是卫岗坡度大,汽车爬不上去),我们就步行回城,路线是:沧坡门-石门坎-光华门(18里路)-中华门

我们还经常帮老乡们到城里的家里拖煤基,也是走到光华门这条路线。

和老乡们处得很融洽呢!

我们有8分的自留地,平时种各种蔬菜,这块地原是个庙地,非常抢生,平时种了各种菜,如冬瓜、西瓜、南瓜、笋瓜、青菜、萝卜、韭菜、山芋等10多种,吃不完还带回城里家中。用挤米的卖糠钱买肉打酱油,分稻谷和菜籽油,生活自给自足。第二年年底我还分红了现金84元和米,相当于那个年代6个月的工资呢,很高兴哦!

1969年那个年代大唱革命样板戏,我们大队也组织了宣传队,我在里面演沙家浜智斗中的阿庆嫂,穿着戏服,一招一式颇为精彩。在大队各生产队演出,好开心哦!

1969年中苏关系对立,毛主席向全国发出了“全民皆兵”、“备战备荒为人民”等一系列关于备战的指示,我们生产队组织了每家挖一防空洞,我们知青插到村民家挖洞,我编入高延彪家,他们对我很照顾,我没觉得多苦、累,防空洞挖得很顺利,像模像样的。

1970年11月,公社一纸公文,调我去江宁县陶吴纺织厂上班,我不愿意去,因为没有调回南京,而且路远(离城里家6角2分车费),但公社干部说你不服从分配,以后不调你了。我只好去了,毕竟是吃商品粮,当工人了。当年知青都很羡慕,说我是知青中的幸运儿呢!

亲爱的老乡们,我很感恩当年你们对我在劳动、生活中的帮助、关照、支持和陪伴。岁月变迁改变不了我们心相连、情永在, 几十年的沧桑无论你我如何经历,今天我们能健康地走着、快乐地相聚就是一种缘分和幸福。 每个人都改变不了昨天,更不能预知未来,让我们珍惜当下,过好精彩每一天。

梦里梦外都是情,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岁月静好且珍惜!

这分别是我19、21、24、28岁的老照片。

这分别是:35、38、44、44、58、69岁的尊容,其中44岁是报考高工时工厂宣传科同事照的,58岁考驾照照的,69岁换驾照照的。

告别2019年,拥抱2020年,在这辞旧迎新之际,我衷心祝愿我的小伙伴们阖家欢乐、幸福安康、祝愿我们的未来更加美好!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