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文| 半夏

图片| 网搜



         叶子落了一拨又一拨,玉兰的、银杏的、樱花的、苦楝树、黄山栾树......它们在喃喃:雪在远方,在远方,远方......


                                           ——题记





乡间树色知寒近,梅枝数萼告春信。

旧事莫沉吟,芳菲气象新。


年轮红袖印,岁月改云鬓。

画楼起清音,可以弹素琴。





秋云春梦寒冬至,一年盈满阖家喜。

足备酒和鸡,新添身上衣。


老来休管事,切记莫生气。

上百古来稀,微醺浅醉迷。





北风吹过梧桐影,惊鸿飞越千重岭。

十里暮云平,落花满后庭。


顽童催酒醒,揉面煎茶饼。

宿火煮香茗,欣闻弦管清。





野梅寒峭花枝瘦,北风渐紧单衣抖。

独立涧边愁,明明尺素收。


浅妆来等候,一路疾疾走。

飞壑越长沟,月栖柳梢头。





邻人离后无踪迹,素弦莺语如儿戏。

庭院晓烟低,黄花深巷凄。


回首无限事,帘动西风起。

月影泪烛移,且行且爱惜。





期待初雪,期待她夜里悄悄地来,一早给我惊喜。


小时候的下雪天,和妹妹一起在院子的梧桐树下转圈圈,屋里透出昏黄的灯光,父母忙活着家务,那时家里还是平房,这画面,一直,一直,记得。雪中印着最美的时光。


冬日阳光暖暖的,照在身上像羽毛轻轻抚过。前阵子在南窗搞了个花架,菜色多肉被太阳晒得红彤彤的,颜值爆棚,喜欢得不得了!


冬至已过,该忙活腌菜啊腌肉啊,宁波人还热衷晒各种鱼干、风鳗鱼鲞、酿酒、做年糕、磨汤果粉,这忙着忙着着一年又过去了,新桃换旧符,又是一年春来到。






         菩萨蛮,本唐教坊曲,后用为词牌,也用作曲牌。亦作“菩萨鬘”,又名“子夜歌”、“重叠金”、“花间意”、“梅花句”、“花溪碧”、“晚云烘日” 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