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欣欣子的序言中说,“祸因恶积,福延善庆,种种皆不出循环之机”。廿公跋也云“中间处处埋伏因果”。但是,我们看看人物的命运,考考篇中的结局。不难发现金瓶梅并不是写善恶报应、因果轮回的,在这里"天道有轮回,善恶反不报"。

来保两口

来保是西门府的伙计,西门庆在时很器重他,多次委以重任,拜见蔡太师都是他赴京代表西门庆出头露面。西门庆死时,他正和韩道国在外为西门庆置贩布匹,船回东平府码头,他不知主人西门庆已死,在岸边等侯交税过渡。陈经济来后说韩道国并未交接先前贩卖所得银两,而是不辞而别去了京城。

这来保立时明白道国是拐财跑路了,随急领陈经济上酒楼吃喝先稳住他,暗地从船上卸下八百两布匹私存在客栈,眼睁着在西门庆女婿陈经济的眼皮下也昧了主子一把。

回到西门府来保倒打一耙,把他偷存的货物扣在韩道国头上,说当时卖了两干两银子。当吴月娘欲要他上东京找韩道国时理论时,他危言耸听,用翟太师府名头唬弄月娘,让其断了理论的念想。这一着使自已的私卸布匹混了过去。

可恶不仅是这,这来保见西门庆已死,还几次调戏吴月娘。更可恶是翟太师要买西门府四个说唱丫头,来保故伎重施,用太师府压吴月娘,出主意白送两个丫头,而他在护送玉萧和迎春去东京途中,先强奸了两个女孩,回来后又添枝加叶说韩道国在太师府如何风光,道国女儿因为在太师府答应老太太,如何吃的香喝的辣,至此把他和韩道国拐昧主子钱财的事坐实实地抺了过去。他装不要吴月娘的赏钱,却把太师府给的两个丫头身价银元宝又克扣了一个。

来保与妻弟把私吞的布货贩卖后,用钱在铺面买了一座房屋,妻子原在西门府邦厨,当来保把这一切安排妥贴后,一个喝酒就挑逗主子的老婆,一个借机在厨房指桑骂槐一句一个是韩道国昧了货,却怀疑我家来保,洗净眼儿看着你们大小老婆水涨船高。

吴月娘两头忍不得了,只好放他们夫妻离开西门府。

来保两口子,明目张胆地在自家购买的房子里心安理得地过他们的小日月去了。

道国夫妇

韩道国和王六儿是《金瓶梅》中出场较多的一对夫妇。王六儿先是和韩道国兄弟韩二鬼混,后来又做西门姘头,韩道国还在中间推波助澜。

韩道国与王六儿合谋,替人说情利用西门庆的权利,从中使钱。王六儿对西门庆百般迎和,只为讨一方丝巾,西门庆包占王六儿之后,丈夫韩道国反而提供诸多便利,他们共同做局,使西门庆为其花钱买了一幢带院阁楼。每次王六儿靠肉身换得钱财后,夫妇二人兴高彩烈地在炕上盘点白花花的银子。

西门庆死后,韩道国在船上听人说了一句,船行太快,心中犯疑。但并未给同行来保等人说,而是起了歹心,在渡口推说布价好先卖一些,主子怪责由他担着。然后拿着一干两银子从陆路先回,在城门口看到守坟人坐实西门庆已死,就径直先回到自家屋来。

王六儿看到白花花的银子,两人合谋拐财跑路,连夜五更天就去了京城女儿韩爱姐家太师府。王六儿在西门庆病倒的当天,还一句一个亲达达的和他斯混,面对干两白银却说了句"自古有天理就没有饭吃,他占用着老娘,使他银两不差什么”。

就是这个王六儿,后来又搭上了南方丝绸客商何官人。何官人当时是要找韩爱姐,爱姐不从,王六儿代女接客,反而与何官人打的火炭般热,并因此改变了命运,被何官人带回老家南方一起生活。

更为改变命运的不仅仅是这,后来韩道国死后,何官人也做故,爱姐与叔叔韩二到南方探母,王六儿与韩二又住到一起。

我们的王六儿又组建幸福小家庭,她们还守着何官人留下的大家业和几顷水稻田,滋润地快活着。


西门官人

西门庆一生是短暂的,也更是丑陋肮脏的。他只活了三十七岁,奸人妻、偷人妾,嫖妓院、包男童,有人统计被他奸污的竟有36个女性,还不说他随身携带的淫具包和干奇百怪的变态狂,这活脱脱一个淫棍魔头。

西门庆猎财更是不择手段。他诱走了李瓶儿巨资,新婚夜提着马鞭子对跪在地上赤条条瓶儿第一句就是我拿了你钱就不怕你:,他骗回了孟玉楼和她的财产,叫她管帳确不官钱。

武大郎和花子虚并不是他亲手害死,但没有西门庆他们都不会死。他临死时看到披头散发的索命鬼不是武大郎就是花子虚。

西门庆一生做恶多端,但却生的风光,死的隆重,到后来还转生为东京城内,富户沈通为次子,名为沈铖。

淫妇金莲

孳妇瓶儿

潘金莲和李瓶儿,在进入西门府之前,可以说都是冤业深重。我们看李瓶儿气骂花子虚何其绝情,背地里藏财宝何其阴险:我们看武大郎喝药时金莲凑势一灌何其歹毒,武大郎痛绞翻滚时金莲跃上身用被捂压何其凶狠。

这两位俏丽美人的纤纤素手,都沾染着男人的血污。但是,她们都住进了富丽堂皇的西门府,锦衣玉食,享受着荣华富贵。到最后都托生到东京城内,李瓶儿还成为袁指挥家的干金小姐。

《金瓶梅》最后一回,是普净师超渡亡灵托生,现将西门府的人物因果轮回摘录于后,读者自已考量。


西门庆,东京城内,富户沈通为次子,沈铖。

陈经济,东京城内,王家为子。

潘金莲,东京城内,黎家为女。

武大郎,徐州落乡民,范家为男。

李瓶儿,东京城内,袁指挥家为女。

花子虚,东京郑干户家为男。

宋惠莲,东京朱家为女。

庞春梅,东京孔家为女。

张胜,东京大兴卫贫人高家为男。

孙雪娥,东京城外,贫民姚家为女。

西门大姐,东京城外,番役钟贵为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