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香泪酒悼福王

作者/程思良

惊悉著名闪小说作家王福日兄驾鹤远游,泪飞如雨,天妒英才,痛何如之!广大闪友心中人品与文品俱佳的“福王”,永远离开我们了!我们失去了一位好兄弟!中国闪小说界失去了一位干将!……心香泪酒悼福王,福王虽去,精神永存!天国没有病痛,愿福王在天国安息!




邻家首届全国微咖大赛年度总冠军王福日去世 | 讣告

邻家社区网 庠序邻家


据文友王福日的家人及朋友告知,2019年12月22日晚,邻家社区网首届全国微咖大赛年度总冠军王福日先生因病逝世,享年38岁。

王福日先生自2003年大学毕业后,就进入了新闻单位工作,先后就职于《华商晨报》与《新商报》,历经社会新闻报道、深度报道、经济新闻报道的洗礼后,成为老记者。

后进入编辑行列,负责金融财经、要闻和周刊副刊版面的编辑。先后获得国家级新闻奖、辽宁省新闻奖、市级新闻奖。

因健康状况,王福日淡出采编一线,开始摸索文学写作。他谦虚自称“新闻老兵,文坛新人”,偶有小小说与随笔散发在一些都市报副刊版。

2015年11月19日15时17分,是他与邻家社区网结缘的日子,两年里,他留下了18篇优秀作品,209条评论和互动。

2016年,他以一篇《影匠》,获得了当年邻家社区网全国微咖大赛年度总冠军,中国微型小说学会副会长、微咖大赛终审评委杨晓敏赞叹文章:

“在一个多元文化并驾齐驱的时代,中国传统文化元素正在受到越来越多的挑战,有一些流传已久的民间艺术甚至被逼入死角,无法挽回地永久消逝。但也有一些在继承与创新中注入新的活力,在坚守中焕发出新的生机。

“作品《影匠》选取两三个典型细节,简笔勾勒,略加点染,两代皮影艺人的不同选择与命运,即跃然纸上。作品立意不俗,故事短小精悍,却写得波澜起伏,颇为动人。

“采用对比手法,将老一代艺人老张对皮影艺术的执著与坚持,新一代艺人小金对皮影艺术的继承与创新,巧妙地穿插在一起,彼此照应烘托,感染力极强。结尾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传统的皮影艺术在绚丽的现代舞台灯光下亮相,让老张的眼泪淌成河,这泪应是五味杂陈,也让作品越发显得余味悠长。”

王福日先生将笔名取为“大连笑匠”,文友都喜欢拿他打趣,开玩笑,他在屏幕上的字里行间,永远乐呵呵。在邻家网,他还曾写过四篇《大连笑匠段子合集》,博得邻家文友一乐。

他离开了,文章永不朽。愿《影匠》可以使你记得:世间曾有王福日。

愿他在另一个世界,可以健康、快乐,一切安好。





阴云四布闻惊雷,直戳五内痛尖锐。福日何疾走太急?淮北我侪泪雨飞。闪界小说非小事,福日大作是佳拟。而今君去云天里,余吾有疑可问谁?

——叶雨





邻家文学网

老亨

《影匠》犹留声,福日已远行。微咖失文星,邻家悲故人。

故人已去,逝者如斯夫!

一一悼福日兄

文/孤山闲泉

今天

阴白白的

忽然就有雪

很盛

落满我肩头,眉梢,心头

伫立杭州

竭力想穿透那漫天的云

只见漫天皆白的雪花哟

从北方天空飞来

一重重

泪眼模糊了

恍见天空出现了二个大写的字

一一福日

你走了

我不相信

不相信这是真的

那么朝气蓬勃的一个人

那么笔耕不辍的一个人

那么卓有成就的一个人

才三十八岁呀

天忌英才

你怎么会舍我们而去呢

这是事实吗

是事实

我们难道只有接受

什么旋律响起来了

是一首穿越了千百年的歌

低沉而且庄严地响起来了

那是大诗人的挽歌

大诗人送著名作家

陶渊明《拟挽歌》

死去何所道

托体同山阿

个体的人终会离开人群

留下的人不必太过孤单

他精神财富却留下来了

他的著作已然成为丰碑

成为我们生活中

热爱生活

弘扬正气

传播中华文化的永恒风景

如此

也就够了

还多说什么呢

谨此

献给我永远的好朋友

王福日兄

一路走好。

2019.12.23于杭州敬书

 江城子.悼福日兄

                             兄洪超

 战神一去世茫茫,深相念,不能忘。闪界悍将,五关斩六将。旌旗万里飘扬,看李广,又何妨。

晴天霹雳细思量,望塞北,眺江南。人海茫茫,不见兄胸膛。此后年年肠断处,闪坛上,匠影伤。


江城子•冬至

——悼闪友王福日老师


文/杨希珍


昨日天气雾茫茫,白昼短,黑夜长。北方天空,更是添悲凉。夜半福日驾鹤去,冬至夜,天难亮。


早晨忽然噩耗降,微信群,炸开场。文友互传,难以抑悲伤。即使与君未谋面,论坛里,已名扬。


2019.12.23

《战神》谢幕,福日走好!一代闪王,甚为痛心!

——迟占勇

悼王福日老师

文/徐剑农

王者气候已形成,

福寿康宁难并存。

日落终将再升起,

叹哉永难见“战神”。


福日己闪去

佳作留人间

一纸相隔泪

不知落几年

走好!闪友福日

——吴继忠

悼闪友王福日老师

文/了了

北岭冬暄雪涕飞,

大江凝肃响惊雷。

闪军悍将今忽去,

泪问苍天乱圣规。

冬至

文/陈文贤

神奇的一天

昼和夜的分界线

没有寒霜 不见白雪

你却冒着冰冷的风

走向了永远

福日先生

与你素不相识

更未谋面

却在闪群知道了

这个普通的名

一生就是柴火

放入凡尘的炉镗

燃烧自己到成灰

经历磨难的烟道而冉冉升起

从这天开始

白日一天天长

用你笔尽量描述光明

也许在天国

真的会找到你心中的

不二


悼念王福日逝世而作



一字百元唯福日,

四大天王您北立。

惊闻英才驾鹤升,

闪界文圈泪如雨。


——四十之上




哀悼王福日老师

文/张守忠

闪坛陨星落

驾鹤西去行

永垂苦色果

影匠千古颂








痛悼福日先生

文/林健

惊闻福日去,

巨痛催泪飞!

媒介妙文传,

荧屏送笑语。

北国良将在,

南疆威名立。

哪堪英年殁,

恨无华伦医!

一抔黄土掩福王,辽版痛失领头羊

佟惠军

惊闻福日弟因病离世,哽咽于喉,心难平静。以此寥寥数语,寄予在天之灵! 与弟相交三载,往昔种种,如同昨日。

记得初相识,姊初涉文坛,胆颤颤在群里发一篇文字,希望得到高人指点,弟提出几点中肯意见,至今感念于心。之后“征程杯”全国小小说大赛,其中几次坎坷困顿,终因学猛鼎力,你们几个的无私付出得以完成。弟之为人那时就入了姊心!

17年夏,炳发、德北、存青在沈举办新书发布会时,与弟匆匆一见,音容笑貌似在眼前。虽未曾深谈,但彼此心存莫逆。辽版建立之初,弟与唯斌邀我一起为闪友做点事,你们付出良多,姊徒挂版主之名,辜负弟之期望,甚感汗颜。

你获520微咖大奖之后,丝毫没有成名的趾高气扬,仍专注于写出更好的作品。那日你对我说,今年没写几篇文字,只因高不成低不就,不知道写啥,想一个觉得别人写过了没意思,就不想写了。你对自己要求如此严格,姊不及你之万一!

姊那时不知你已沉疴缠身,其实,知道又能如何?人生就是一场变故,不变的时候,各自安好,变故之后,道一声走好!

天堂里没有病痛,福日,你丢了皮囊,灵魂永生!






无 题

文/杨希珍

己亥冬至日,

昼短夜最长。

福王驾鹤去,

世间添悲凉。

噩耗传南北,

闪友痛悲伤。

战星虽陨落,

佳作永溢香。

——祭奠福王

2019.12.24


影匠

文/王福日

皮影匠人老张的告别演出,这天他来得特别早,挂台布,调灯管,把当晚要用的皮影一个一个摆在了台子上。

老张点了一支烟,透过缭绕的烟雾,他恍惚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哦,是徒弟小金。

小金是老张唯一的徒弟,皮影一门讲究制、演、唱、奏,老张倾囊相授,小金尤善唱,调门一起,老张自叹弗如。

“师父,您可真早。”

“来,坐。”老张拍了拍身边的凳子。

“师父,您就放心享清福去!以后就看我的吧!”

“三年能出个戏子,三年出不来个影匠。”老张深吸了一口烟,“既然你辛苦学成了,别让它断了传承。”

小金没答话,只是点了点头。

时间一晃,老张在美国和儿子享受了五年天伦之乐。

他忽然非常想念自己在乡下的小剧场,就央求儿子买了回国的机票。

陌生又熟悉的小剧场让他差点昏过去——衰败的木门,潦倒的桌椅,本来洁白的台布已经烂成丝丝缕缕在风里飘荡。

“小金呢?”

“皮影不挣钱,小金带着剧团的几个年轻人进城打工了。”

老张暗暗叹气,“麻烦通知我的老伙计们,三天后,开戏!”

两个月后,一群老人正在小剧场里排练一出新戏,邻居闯了进来,“快看电视!”

老张急忙打开电视,绚丽的舞台灯光刺得他眼痛,小金和他的皮影剧团正坐在一簇聚光灯里,表演着他们的皮影戏……

老张的眼泪一下子就淌成了河。

【杨晓敏点评】在一个多元文化并驾齐驱的时代,中国传统文化元素正在受到越来越多的挑战,有一些流传已久的民间艺术甚至被逼入死角,无法挽回地永久消逝。但也有一些在继承与创新中注入新的活力,在坚守中焕发出新的生机。作品《影匠》选取两三个典型细节,简笔勾勒,略加点染,两代皮影艺人的不同选择与命运,即跃然纸上。作品立意不俗,故事短小精悍,却写得波澜起伏,颇为动人。采用对比手法,将老一代艺人老张对皮影艺术的执著与坚持,新一代艺人小金对皮影艺术的继承与创新,巧妙地穿插在一起,彼此照应烘托,感染力极强。结尾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传统的皮影艺术在绚丽的现代舞台灯光下亮相,让老张的眼泪淌成河,这泪应是五味杂陈,也让作品越发显得余味悠长。


祝贺闪小说作者王福日的闪小说《影匠》勇夺五万元大奖!

——程思良


首届“520微咖大赛”评选结果公示

520微咖大赛,是由邻家文学社区网发起并举办的微创作大赛,通过邻家网(http://www.linjia114.com/520/)征集520字内的短小说、短故事,设立周赛、月赛、年赛,用颇具创意的“文字选秀”方式,打造中文微创作大咖的“星光大道”。首届“520微咖大赛”自2015年10月1日起,至2016年7月31日止,历时10个月,产生66个周冠军,19个月冠军,1个年度总冠军。月冠军评委及版主由费新乾、徐建英、憨憨老叟、谢林涛担任,总评委由杨晓敏担任。

年度总冠军:王福日《影匠》

获奖评语:在一个多元文化并驾齐驱的时代,中国传统文化元素正在受到越来越多的挑战,有一些流传已久的民间艺术甚至被逼入死角,无法挽回地永久消逝。但也有一些在继承与创新中注入新的活力,在坚守中焕发出新的生机。作品《影匠》选取两三个典型细节,简笔勾勒,略加点染,两代皮影艺人的不同选择与命运,即跃然纸上。作品立意不俗,故事短小精悍,却写得波澜起伏,颇为动人。采用对比手法,将老一代艺人老张对皮影艺术的执著与坚持,新一代艺人小金对皮影艺术的继承与创新,巧妙地穿插在一起,彼此照应烘托,感染力极强。结尾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传统的皮影艺术在绚丽的现代舞台灯光下亮相,让老张的眼泪淌成河,这泪应是五味杂陈,也让作品越发显得余味悠长。

月冠军(包括“评委直通车”月冠军)

2015年

10月:七里老塞《豆花》、老黄牛学飞翔《纵马江湖的老头》

11月:风居住的街道《人财两失》、吴继忠《追赶灵魂》

12月:云替《文武举》、小菜一碟《赌》

2016年

1月:许媛《佛珠》

2月:王福日《影匠》、寒崖《芍药》

3月:吴春丽《木拐杖》、笛子卡《一条鱼的记忆》

4月:红月亮《一则发不出去的报道》、孙逸《垂死者》

5月:廖东平《山泣》、雨巷孤灯《回眸》

6月:砌步者《一只硬骨头蚊子》、落念《大头怪》

7月:王立红《马掌匠》、电击《天使之翼》

方寸之间,生意盎然

——首届“520微咖大赛”作品印象

文/杨晓敏(大赛总评委)

随着现代人生活节奏的加快,及各种现代通讯工具的日渐发达,传统的写作与阅读也受到严峻的挑战。微博、微信、微电影,一部小小的手机在手,大千世界尽收眼底。大部头的文学作品反倒渐受冷落。如何适应时代潮流,创作出为读者喜闻乐见的文艺作品,这对文学创作者来说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挑战,也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机遇。

小小说正是顺应这一潮流,应运而生。三十年来,小小说经历了由发轫、萌芽,到壮大的成长历程,造就了一波又一波的优秀小小说作家,也给成千上万的读者带来了丰富的精神食粮。尤可欣慰的是,面对日新月异的现代高科技,面对传统纸媒生存日渐窘迫的困境,小小说作家们也在不断地调适着自己的写作阅读方式,紧随时代步伐,将小小说写得越来越短小精悍,却不失小小说的艺术水准。阅读这一组微咖大赛作品,眼前不由灿然一亮。

这一组作品共19篇,均是520字以内的微篇。却还是应了那一句,“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很显然,这只麻雀比小小说那只平民艺术麻雀更小更精致。因为字数上的严格控制,要在520字的篇幅之内,兼顾小小说的立意、结构、情节等种种创作技巧,要写得有思想深度有智慧含量,甚至为读者留下一个让人经久难忘的艺术形象,无疑对写作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让我欣慰的是,这一组微咖大赛作品,题材涉猎广泛,或今或古,或悬幻或现实,文风活泼多样,或平实朴素,或轻松风趣,十几篇佳作,如一颗颗玲珑有致的微型艺术品,皆有可圈可点之处。现挑其中数篇佳作,略作评点。

《影匠》是我颇为欣赏的一篇作品。在一个多元文化并驾齐驱的时代,中国传统文化元素正在受到越来越多的挑战,有一些流传已久的民间艺术甚至被逼入死角,无法挽回地永久消逝。但也有一些在继承与创新中注入新的活力,在坚守中焕发出新的生机。作品《影匠》选取两三个典型细节,简笔勾勒,略加点染,两代皮影艺人的不同选择与命运,即跃然纸上。作品立意不俗,故事短小精悍,却写得波澜起伏,颇为动人。采用对比手法,将老一代艺人老张对皮影艺术的执著与坚持,新一代艺人小金对皮影艺术的继承与创新,巧妙地穿插在一起,彼此照应烘托,感染力极强。结尾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传统的皮影艺术在绚丽的现代舞台灯光下亮相,让老张的眼泪淌成河,这泪应是五味杂陈,也让作品越发显得余味悠长。

作品《豆花》短短的五百余字篇幅,却写了一个女人漫长凄苦的一生。女人年轻被逼进镇上妓院,后又为一土匪强逼为妻,家破夫亡,儿子流落民间吃百家饭长大,在镇上开了一家豆腐店,女人便成豆腐店常客。一碗小小的豆花里,包含着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一生的爱恋与思念,也融进了一个女人一生的屈辱与血泪。作品于冷静不动声色的叙述中,围绕一碗豆花,慢慢展开、推动情节的发展。悬念留白,伏笔照应,均有讲究。女人年轻为何人所逼,她与秀才一家的悲剧,都仅仅是点到为止,却给读者留下了无尽的想像空间。而其中也不乏细节点睛之笔,女人喝豆花,“不加盐不加糖”,却在最后一次吃豆花时要儿子在豆花中加盐。一勺盐,浸洇出一个女人一生绵延不尽的苦涩滋味,读罢让人唏嘘不已。

《纵马江湖的老头》,在现实与虚幻之间自如穿越,将悬幻因素植入现实,表达现代人在高强度的竞争与压力面前,对纵马江湖的快意人生的渴慕。作品语言风趣,叙述不急不徐,结尾却出人意料,让人脑洞大开。《佛珠》关注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讲述了一个让人忧伤的故事。一串佛珠,被城里人视为文化风水,以为它可保佑人,在一个乡下人的眼里,那却是一棵有生命有温度有痛感的百年老树。城里人砍树做佛珠保佑自己,乡下人敬畏着也爱惜着能做佛珠的老树。强烈的对比手法,其讽谕之意,不言自明。从传统文化中汲取养分,涉笔成文,赋予传统的文学或者故事以新的生命力,为众多小小说作者所青睐,《追赶灵魂》、《人财两失》、《文武举》、《影匠》等作品均写得不错。也有关注当下市井百态的《芍药》、《一则发不出的报道》、《山泣》等,作品紧紧抓住眼下种种社会热点焦点问题,作品写得厚重沉郁,表现了作者强烈的社会责任意识。《木拐杖》、《大头怪》、《一只硬骨头的蚊子》等作品,则以荒诞夸张的艺术手法,对当今社会上种种阴暗现象明讽暗谕,体现的同样是作者们的现实主义精神。

总之,读罢这一组微咖大赛的19篇参赛作品,一份欣然之意自心底油然而生。一篇篇风格各异的微篇佳作,于方寸之间显示出勃勃生机。小小说后继有人,小小说这种文体,定会在广大小小说倡导者、写作者、阅读者的共同努力下,走向前景更为灿烂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