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毫无波澜的2019,没有动荡起伏的怀事件发生,也没有能让心情兴奋很久的好事,每天按时的上下班,没有社交,没有娱乐,没有多一个朋友,也没有少一个朋友,一切都那么不动声色。下半年开始,我终于不安,我担心自己会在这种安逸中彻底死掉。

你们能体会那种精神上被掏空的感觉吗?深知自己有血有肉有思想,和别人并没有什么不一样,可就是什么事都做不成。你一遍一遍的剖析自己,究竟是哪儿错了。为什么怎么选择都不对,怎么走都看不到光?


有时候嘲笑问自己,到底是我选择停下,放弃了生活,还是生活觉得我经不起玩,懒得和我玩?


可笑的是,无论哪种原因,都狼狈至极,可笑之极。


从16年开始,我拥有的一切,被生活剥夺的剥夺,自己放弃的放弃。到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也许是到了某种年龄,也许是经历了某些事。有些话,真的不愿再开口。误解、议论、流言、评价,在别人嘴里狂魔乱舞,于自己面不改色中归于平淡和习惯。


我选择了一次大逃离,一个人拎着口26寸的皮箱孤身到一座完全陌生的城市。有人认为这边有熟人,也有人传言我跟了大BOSS。一夜之间,我离开的那个小镇上流言四起。母亲不止一次打电话催促我回去,说闲言碎语不堪入耳。


我宽慰母亲不理、不听、不在乎。我知道她在那些比刀还锋利的议论声中惴惴不安。可我也不能告诉她,这边只有孤独和陌生,一切需要面对的都只是我一个人。

这个纷乱嘈杂的世界,每个人都成了精神上的孤儿,拼命的想要寻找安全的避难所。有人选择偶像,有人选择撸猫,有人选择疯狂工作,有人选择平凡恋爱。每种选择背后都藏着每个人最真实的渴望,而我的选择是逃离。


后来,我最感谢也最心疼的是母亲在电话里没有哭出声的坚强。

还好,这座城市是温柔的。它容纳着各种各样的人生,它是困境的制造者,也是机会的给予者。它有多冷酷就有多善良。


其实我一点都不坚强,我渴望有个人能为我遮风挡雨,也渴望有个人能陪我走完一辈子。每一个风平浪静的表面背后都藏着及其危险的惊涛骇浪。


没有哪个人能无条件的对你好,且一直对你好。得多多少少让自己有点什么,在对方为你付出,你也能回应的时候,才有资格去渴望那个人的出现。


活到如今,才感觉人生像气泡,像旋涡,像指针不停回旋,像塔罗牌变幻莫测,似乎,世间任何微小的变化都与我有关,也都与我无关。

三年的逆境中,我没有和生活硬碰硬,“我命由我不由天”这种胆量我没有。唯一想做的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往前走,默默面对,默默承受,伤再深,心再痛,不吭声。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路不要紧,保持走最要紧。


今年最值得庆幸的是,我被这座城市接纳了。终于把过去种种压抑一刀斩断。

这里的生活并不丰富多彩,除了吃饭是一群人,其他都是自己,一个人睡觉,一个人外出,一个人购物,寂寞的感觉像触手一样在房间蔓延,时间被抻的很长很慢,加之严重失眠,有时候早上起来洗漱,才发现自己好像一夜没合眼。


我并没有觉得这没有什么不好。这一年独处,才真正让自己静下来,这是一段自我博弈的过程,也是一段自我谈判的过程,在这些过程中我从新认识了自己,也更新了自己,过去那些凌乱的山河,是该放下置之不理了。

有时候,坚硬不见得是最正确的方式,但柔软一定是。舌头老被牙齿咬,牙齿掉光了舌头还在。对抗世界的时候,松开拳头也是一种面对。


我不知道新年里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也不知道又会有多少阻碍在等着我。但我会,一直走,一直走。无关理想,无关目标,无关追求,只为证明自己真实存在。

至于那些渐渐退去的豪情壮志,倒也不觉得有什么遗憾,毕竟这个年纪的我们,喝空了杯中的热茶,雪还是没有堆积起来很正常。


2020,愿你有意,愿生活有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