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荏苒,转眼2019年还剩几天了。这一年,我走东游西,放飞身心,行程三万多公里,领略各地景色,用像机拍下所见。现在翻阅那些照片,美好瞬间又唤起我的记忆。

  2019年的春节我们是在泰国度过的。出国之前还身着羽绒服用暖气,飞机一到泰国就要换上短衫吹冷气。

参观泰王宫,热的要在树下乘凉。

登船出海的栈桥伸向海中

  入住苏梅岛的别墅,别墅后面的泳池可以洗气泡桑拿,还有一片绿草如茵的草坪。

  到著名的纳通海滩观看日落,涨潮前,小螃蟹爬满了海滩。

  下海玩浮潜。阳光透过海水可看见水下十多米。海底世界尽显眼底,水下的石头有的像巨型平菇,有的像园头磨菇,有的像球,有的像纹有精致花边的鼓,有的好似大象臥着水中,有的则面目狰狞令人森然…各色海葵随着水流晃动着身躯,海胆藏在石缝里,只露出枣红色的刺,众多肥硕的海参趴在海底,五彩缤纷形态各异的鱼在珊瑚之间游弋。可惜我没带水中拍摄装备,那精采的水底世界只能存放在我的脑海中。

  阿联酋的迪拜,七星级的帆船酒店,一顿早餐就收费600多RMB,我们只能敬而远之。

矗立在市中心的阿利法塔,高达828米,刺破青天。

  乘电梯到达塔顶的观光层鸟瞰迪拜市区,远处的海中是正在兴建的世界岛。

在沙漠里乘车冲沙,体验刺激。

  很多游客都站在沙丘上看落日,我拍下他们

面包树下的当地人

朱梅拉海滩的游人歇憩处

  阿联酋的首都阿布扎比,有座耗资60亿美元建造的清真寺,谢赫扎伊德清真寺,寺里处处细节显露奢华,是世界上最豪华的清真寺。


  乘船游览迪拜河,看这景色,哪像在沙漠之国?

  棕榈岛上的亚特兰蒂斯酒店,建筑气势恢宏。

  人间四月天,麻城看杜鹃。虽然爬山很累,但一切都值得。

  保康县是国家级贫困县,虽然缺钱,但不缺美景和负氧离子。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保康送我景。

  土耳其的著名城市伊斯坦布尔,马尔马拉海把它分成欧亚两部分,博斯普鲁斯大桥又把它们连在一起。

一群海鸥跟着我们的游船如影随形

城中到处都建有精美华丽的清真寺

悠闲的海边垂钓人

  棉花堡,山上一片雪白,就像上帝打翻了牛奶瓶。

土耳其的女售货员,长的好精致

  伊斯坦布尔城区保留了多处老城墙,这些老城墙都有一两千年的历史,它们与新建筑相映成趣,成为城市一景。

  清晨起来,看到爱琴海上的日出。刚好一只小船从下面的水面反光处经过,我按下了快门。

  洗漱完毕,来到爱琴海边的沙滩,空气清新,一切静好。

  这是小镇渔港里停泊的游艇(之一),可见当地人的生活品质。

土耳其唯一的一条河,红河

树林中的情侣

  首都安卡拉的国父纪念馆,此馆为了纪念土耳其共和国的创始人凯末尔而建。

换岗的士兵

  图兹盐湖,一望无涯,比我国青海省的茶卡盐湖大很多。

有着二千多年历史的古罗马城邦遗址

古罗马人走到哪里就把剧场建到那里

坐在悬崖边的垂钓人

  这里是安塔利亚市流入地中海的水,多么清澈!想想有的国家,我无语了。

黄昏,我们还在赶路。

  在卡帕多西亚乘坐热气球,每个热气球下面一个藤制吊篮,可搭乘20人。

  太阳出来时,天空已有数以百计的热气球

放眼望去,天空和地面都美极了!

  餐厅用餐后下楼,突然发现这个楼梯好有趣。

  番红花城,地处狭小的坡地,街道蜿蜒曲折,每栋房屋都透露出历史的气息。

  入住著名的洞穴酒店,整个酒店都是在山上岩石中挖凿出来的。

街头的流动水果摊

  安塔利亚市的老城区,每栋房子都很有文艺范,房屋虽老,但维护的很好,家家种满花草,很有特色。

  黄昏,在爱琴海边观看落日,海浪拍打着岸边,激起巨大的浪花。

这里是广东省阳江市的海滨。

港口停泊的渔船

沙滩上很晚还有人放风筝。

  有的人把帐篷支在沙滩旁的小树林里,晚上听着浪涛声入睡,早上又被浪涛声唤醒,既有情趣又省了住宿费。

  开平县的碉楼,迄今已有九十年历史。它是上世纪初当地人出洋打工,赚钱后修建的,为了防止土匪袭扰,他们把房屋建的坚固如堡。

  光谷广场的新地标,名叫“星河”。它采用不锈钢结构,通过密集光源营造出像海浪一样的效果,将光谷地区的朝气蓬勃、创新进取之势,与武汉大湖大江特色相融合,主体呈现大波浪形式。

  第N次来到北京,慕名进入国家大剧院参观,这里是前厅。

  山海关,当年清军入关建立了大清王朝,如今我们出关看到了关外景象。

  辽宁盘锦的红海滩,血红的一片,一望无涯。

  秋风阵阵,万物萧瑟,又到了赏菊的时节。今年沙湖公园的菊花,品种格外多。

树林里的景像

盼望

思考

尝试用B门拍摄

  马上就到2020年了,2020年去哪儿呢?去美国?怕遭遇枪击。去日本?怕核辐射。去台湾?又怕翻车。冥冥之中,圣托里尼岛向我招手;西班牙、葡萄牙热情地向我问好……一切到时候再说吧!

谢谢关注!